辛国云《半亩地》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1

山东大多地方把红薯叫地瓜——红薯没籽,不知算不算瓜,但都这么叫着,叫了多少年,不是瓜也是瓜了。没什么奇怪,这类的事儿多了,就像很多地方把玉米叫“棒子”或“玉蜀黍”一样。就是相距很近的地方,对某种物事的叫法竟也大相径庭,如有的地方把圆形的瓜叫南瓜,长形的叫北瓜,而有的地方却正相反。区域之别,约定俗成,大约都不会弄错。

二标家在村南有半亩地,他突然想在那里栽上地瓜。二标五十几岁,儿子、儿媳都去城里打工,家里的活就全靠他跟老伴撑着做。也没多少地,除了村南这半亩,村西还有二亩。那二亩种麦子和玉米,收了够老两口吃,剩余的还能拿到集市上卖掉。村南这半亩土质不好,再说老两口力气也不够,这几年就一直荒着了。也没什么可惜,村里好多地都荒着呢,大家都不指望种地吃饭了,粮食不值钱,一斤麦子不到两块钱,不算搭上的工夫,光化肥农药钱也收不回来。过了清明就快到谷雨了,正是插地瓜的时节,二标突然想把那块闲地拾掇拾掇,插上地瓜。如今粮食够吃,没几个人吃地瓜了,種一点当主食之外的调剂,就像城里人吃水果,隔三差五吃上一点,有无营养且不去说,贪图个新鲜味道。现在听说吃地瓜可防癌,说不定这东西还能火起来呢。二标想不了那么远,火不火与他没什么关系,他就是不想让那块地荒着。不怎么用心,巴掌大块地,到时也能收上三两筐。人吃不下多少,剩下的拿到集市上换点零用钱,或者喂了猪羊。二标就是这么想的。

老伴说了一个词儿——“心血来潮”,让二标对她刮目相看,他拍拍屁股说:“一个炕上睡大半辈子了,没看出老婆子还是个文化人呢。”老伴嗔他:“你以为呢,俺好歹上过一年初中,偏嫁给你这个小学只读过两年的半文盲,亏大了。”二标就笑,似乎很开心,但声音里含着不屑。在他看来,读两年和读十年没什么区别,读一肚子书也不见得就比没读过书的人精明,书呆子不就是那么回事吗?书读多了就把人读傻了,有些大学生,出了校门都不知道东西南北。想到此,二标的笑声里突然有了一种酸楚的味道,他想起了多年前的一些事。老伴说:“笑什么笑,知道你不服气,看你那嘴黄牙板子,整天不刷牙,不漱口,看着就膈应人,没文化就是没素质,不知道讲卫生。”二标老伴每天都刷牙,并且用“中华”牙膏,从没换过,这在农村也算稀罕了,甚至成了村里一景,有人背地里叫她“中华老太”。二标不再说话,两个人一旦绕起嘴来,没完没了。他可没那闲工夫,有正经事要做呢。

栽地瓜要先育地瓜苗。二标在院子里用旧砖头垒个池子,填上沙土,一个地瓜炕就做好了。把选好地瓜母子埋进去浇上水,上面罩上塑料布,到夜里还要盖上草帘子保温。每天早晚各洒一次水,催苗。几天后,地瓜种发出了芽子,待枝叶完全舒展,掰下来就可以插到地里了。

二标揭开池子上的草帘,地瓜芽上都展开叶了,嫩嫩的叶片汁水盈盈,青翠欲滴。昨天看时还是些芽苞呢,一夜之间就变了模样。二标想,看来它们也着急出来看看外面的天地呢,就像待在娘肚子里的孩子,整天拳打脚踢闹着要出来。二标决定下午去栽地瓜了。二标心里似乎挺高兴,忍不住想哼几句戏文。也不知因为什么事,想了想,除了栽地瓜这件事,也没有其他值得高兴的事儿。可栽地瓜有什么可高兴的呢?这活儿在农活中虽算不得重活,可一个人把苗子一棵棵栽到半亩地里,然后每棵浇上水,算算也不怎么轻松的。再说二标毕竟也是五十几岁的人了,跟年轻时不能比,那时候大家都说他是日死牛的壮汉子,走路都一蹦三跳,一抬脚,皮球大的土坷垃踢出去一丈远,然后碎成一片,比用锤子砸得都匀实。现在不行了,精神气儿一年不如一年,力气头也是江河日下。都说人过四十天过午,那么他现在应该接近日落西山了,还有那么点余光悬在那里,只是微微有点亮儿,却没有多少热力了。

二标让老伴炒一盘葱花鸡蛋,自己顺上一壶酒。都说人高兴了好喝一壶,尽管栽地瓜算不得什么高兴的事儿,可二标还是特别想喝一壶。二标喝得挺滋润,一小口一小口地嘬,嘬一口带出“嗞溜”一声响。放下酒盅脸上的皱纹就化开了,目光也水一样柔滑。这顿酒喝了足足一个小时,喝得二标身上冒了热气,额头上亮汗津津。二标抹抹嘴脚步轻飘出了屋门,老伴早已把独轮车收拾好,一边盛着地瓜苗子,一边挂着两个水桶和扁担,还有一把锄头横在车上。二标捞起车子,似被风推着,飘飘地出了院门。

天半阴着,细风挟着些许凉意,正是栽地瓜的好天气。二标操起锄头进了地,要先把荒了的地蹚一遍。也不用太仔细,地瓜这东西贱命,给点土水便泼辣地活,没脸没皮的。土松了一遍,埂子也拢起来,二标的汗也下来了,坐在地头上吁吁喘气。要吸袋烟,解解乏,一吸一吐,气就顺了,缓了,踏实了。连续吸了两袋烟,二标缓过来了,身上又蓄满了力气。他挑了水桶到不远处的河沟里挑水。那河沟里的水原是清清亮亮的,里面还有一群一群的小鱼,嗖嗖地蹿,搅得水面打着旋儿,像一朵朵花儿。小虾米也有,贴着水边乱蹦,此起彼伏,比着谁蹦得高。现在不行了,水成了浑黄的颜色,上面漂着许多垃圾,塑料袋、塑料瓶,更多的是模样模糊的物件,分辨不出是什么鸟东西。死猫烂狗也有的,在水面上浮着,上面绕着一群苍蝇。今年少雨水,天暖得早,苍蝇蚊子早早地飞出来了,哪里有臭味往哪里扎。人是不能喝了,也不敢让牲畜喝,喝脏水会拉稀,但浇地瓜应该还行。二标挑起水桶脚步仍然飘飘悠悠,没觉得沉重,他想,酒真是好物件,能给人添力气,也添精神,晚上喝两盅,上了床还总想那好事儿呢。二标提起一筐地瓜苗子轻盈盈进了地。土松软了,用手一戳就是一个坑。扒好坑把地瓜苗放进去,然后盖上土用手摁实,地瓜苗便亭亭立在土埂上了。二标是老把式,知道每棵苗之间的距离,远了近了都不行,近了互相争养料,长不好;远了就浪费地了,收成会大减。大概用了两个多小时,苗子就栽完了,剩下的就是给每棵苗浇上水。也不多,每棵半瓢就够,多了也白白跑了。

二标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擦黑。老伴心疼男人,早早把饭做好了。中午吃的葱花炒鸡蛋,晚上得换口味,煎了半条咸鲅鱼,还放了两个红辣椒,烹得油亮亮的,她知道老头子好这口。二标又喝了一壶酒,咂着酒盅嗞溜嗞溜响,直喝得浑身通泰,筋骨松开,舒坦得像活神仙了。吃饱喝足,老伴烧好热水让他烫脚。她说,睡觉前烫烫脚解乏,觉睡得香甜,要多舒坦有多舒坦。二标脚泡在盆里,眯着眼,很享受的样子。这一烫,血脉通顺了,筋骨似被人轻手柔指捋了一遍,全松开了。擦干脚,二标身子一顺撂床上,少顷,便响起粗重的呼噜。

夜里竟然落了一場小雨,淅淅沥沥没断。舒舒坦坦睡一夜,二标恢复了体力,精神头也足,小眼溜圆水亮亮。心想,这精神头,看来老子还不老呢。开门看到被雨水润湿的地面,一脸的笑便堆起来:老天知道俺心思哩,这雨少说有二指深,三五天不用挑水浇地了。早饭也不吃,二标披件衣服就奔地里去了。太阳出来了,湿润的田地里放着亮,空气中弥散着土地的香味儿。二标喜滋滋来到地头,一看,却惊呆在那里。自己的地仍旧荒着,与之相邻的地里却栽满了地瓜苗,幼嫩的叶片喝足了水仰头支棱着,生机勃勃——那是老刁家的地。

二标一腚坐在地头上,啪啪拍自己的额头:“喝酒坏事啊!”

2

二标到老刁家的时候,老刁正吃早饭。二标瞄了一眼,桌上一碟酱花生米,一盘葱花炒鸡蛋,那一碟黑乎乎的好像是香肠。二标心想,这狗日的比我吃得熨帖。老刁把着一个锡酒壶,正嗞嗞地喝酒。二标心里猛然一颤:这狗日的酒!

“早晨也喝一壶啊?”

“嗯,二标来了,早晨一壶酒,一天有劲头。来,坐,喝一盅?”

老刁老婆有眼力见儿,见当家的说话,起身就去拿筷子和酒盅。

“不了,别忙活,我吃过早晨饭了,你喝着,喝着。”

老刁便不再让,端起酒盅继续喝酒。

“我来……哦。”

“我说二标啊,”老刁酒盅桌上一墩,“怎么吞吞吐吐的,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这大清早来找我不会有什么急事吧?”

“是,是这么回事,昨天,我栽地瓜……怎么说呢,嗨!糊里糊涂把苗子全栽你家地里了。”

老刁一愣,送到嘴边的酒盅悬在那里。

老刁老婆扑哧笑了:“这,这怎么可能呢,二标你真会说,这话怎么说的?”

来到地头,老刁笑了:“哈哈,我说二标,你学雷锋呢,这也太伟大了吧!我太崇拜你了。”

二标差一点儿哭出来:“我说老刁兄弟,你别拿我开心了,昨天多喝了两盅,谁知,迷迷糊糊干了这瞎包事儿。”

“嗨!瞎什么包,多好的事儿啊,收了地瓜咱到城里卖烤地瓜去,好几块一斤呢!城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就好这口。”老刁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兄弟啊,你别寒碜我了,你笑个啥嘛?你说……这事儿咋办吧?”

“咋办?好办!你再育一炕呗,节气还不晚,再说地瓜这东西泼,早点晚点都不耽误长。没地瓜种去我家拿也行,地窨子里或许还有呢。”

“那,谁来栽啊?”

“当然是你栽啊,你家的地呀,你不栽谁栽?”

“那,你的地我就白栽了?我可干了整整一个下午呢,累得腰酸腿疼,回到家月亮都老高了。”

“哄鬼呢?昨晚阴天还下了雨,这地不还湿着呢,哪来的月亮?说瞎话都不打哏,嘁!”

“反正,反正我不能白干了。”

“那好,我知道你心思,我请你喝酒,喝好酒,炒鸡蛋,煎咸鱼,我知道你好这口。”

“操!谁没喝过酒。”

“那你说咋办?”

“你把我的地里也栽上地瓜。”

“什么?你说话也不走脑子,顺嘴胡咧咧。你看看我这条腿,一天到晚疼,一天三顿酒喝着都不管事儿,这鸟地我本来就是让它荒着呢,谁让你瞎了眼给栽上地瓜的,我不领你这个情。”老刁说起他这条腿理直气壮,多年前发生的那件事儿,在他心里早就烟消云散了。

“你……你不讲理!反正我不能白栽,你得给我栽上地瓜。”

“我要是不栽呢?”

“你不栽,那……我栽了你赔工钱也行,现在力气比粮食值钱。”

“什么?我说二标,你想钱想疯了吧?你那儿子儿媳不都在城里打工吗,还缺那点小钱?真是个二标!越活越抽抽了。”老刁头一扬拐着条腿愤愤而去,把二标撇在那里。二标呸了口唾沫:“操!真能装,来的时候还好好的,这会儿还瘸上了,当年怎么就没给你砸断!操!”

二标夜里睡不踏实了,老做梦,梦见的都是与地瓜有关的事,清清亮亮又模模糊糊,云里雾里。还梦到老刁的腿真的瘸了,是被他一铁锹拍瘸的,拉着腿像条老狗,在地上慢慢爬……大概二十年前吧,二标还真就用铁锹拍过老刁的腿。那年老刁是村里的治保主任,二标觉得他整天耀武扬威,走路都横着身子。他横不横身子其实与二标没什么牵扯,二标一向老实巴交,从不招惹是非,与治保主任没球关系。二标不招惹人并不代表别人不招惹他,老刁先就招惹了二标。老刁看上二标的媳妇了。二标的媳妇算不上美人,但读过初中,女人一旦有些文化,说话做事就与一般的农村妇女有了区分,走起路来都似乎被风托着,杨柳一般,袅袅婷婷。老刁心里骂:就二标那货,怎么就娶了这么水灵一个女人,老天真是不睁眼呢!老刁仗着是治保主任,便名正言顺也无所顾忌地到别人家里检查治安情况,二标家自然去得最勤。一次趁着二标不在家,老刁动了邪念,恶从胆边生,没有任何过渡,直接把二标媳妇摁床上了。二标媳妇拼命抵抗,但怎抵得住老刁被淫邪涨满了的虎狼一般的身体。幸好此时二标从地里回家了,手里的铁锹冲着老刁就抡了过去。幸亏老刁躲得快,不然脑袋肯定被劈掉一半。铁锹砸在老刁腿上,老刁哀嚎一声,拖着条伤腿狼蹿而去。二标举着铁锹不依不饶欲追出门去,媳妇死死抱住他说:“劈了他你得给他抵命!这个家你不要了?”二标这才松下劲来,铁锹一扔,骂了老刁一阵。从此,两家结下疙瘩,虽未再起什么风波,但两人一直都觉得窝心揪肺。而这次二标糊里糊涂把地瓜栽到老刁地里,不知是老天给了他们一个缓和关系的机会,还是让他们重拾二十年前那段怨缘,做一个彻底了结。这事情的走向似乎正朝着后者急速推进。

太阳老高了,二标还赖在床上不起,唉声叹气。老伴过来摸摸他的头:“这咋还病了,不就半亩地瓜吗?跟那老东西置什么气,你愿意栽咱再栽上就是,我帮你。”

“你懂个屁,这不是半亩地瓜的事,当年若不是……”二标把后面的话咽回去,他不想因为自己的错而牵恨于老伴。“他是欺负咱家里没人,一点没错,这是明摆着欺负咱哩!去,给将子打个电话,就说我病了,让他赶紧回来趟。”

“好模好样的打什么电话,回来趟一百多里地,再说他上着班也忙,请假还扣工钱,哪像你,游手好闲,还老惹不利索,若不是你发飙非种什么地瓜也……”

“你啰嗦什么,不唠叨能把你当哑巴卖了?叫你打你就打,这个家里还是老子说了算!他再忙也得回来,咱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这叫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老伴手一甩,恨恨地,还是沉着脸出门去了。

3

儿子心急火燎回来了。

“爹,咋好好的说病就病了呢?”

“将子啊,你老子叫人欺负了……”二标见到儿子心里一酸,眼泪差一点涌出来。

“咋回事……”

将子揣包烟去了老刁家。将子也跟他娘一样,劝爹别为这事置气,说一个村里住着,别伤了和气。还说,这事本来就是自己弄错了地,也怪不得人家。将子说看看能不能借点地瓜苗子,他用不了半天就栽上了。可二标说什么也不干,说这不是地瓜的事,分明是他欺负咱家里没人,这次若让了他,以后说不定怎么欺负咱呢。将子还是磨蹭着不想去,二标放了狠话,说你今天不去,老子就撞死在你跟前!

“老刁叔,忙啥呢?”

老刁心里一沉,火气一下冲上头顶。狗日的二标,还搬兵来了,一个在工地和泥巴的也敢到老子门上找茬?

老刁乜了一眼将子:“不年不节的咋回来了?是为你爹的事来的?”

“刁叔,”将子笑了笑,“您说,您老兄弟俩,别因为这点事儿弄得不欢快,俺爹脾气犟,心里过不去,您老放句软和话,这事就过去了。”说着,将子拆开烟抽出一支递过去。

老刁手一挡说:“我凭啥?明明是他栽错了地,凭啥让我说软和话。他自己错了,还让我赔不是,还有天理没有?嘁!”

“是,是,刁叔说得是。要不,您看这样行不,俺家没地瓜种了,您给弄点苗子,我抽空把俺家地栽上,这样到秋上咱两家都能收地瓜了。”

“我没地瓜苗子,好几年不种这鸟玩意儿了,要栽你自己找地方淘活去。”本来老刁愿意出地瓜苗子的,也费不了多少工夫,可二标这货竟然把儿子从城里叫回来,分明是跟他叫板呢。

将子脸上挂不住了,嗔了两嗔,终于还是松下来,说:“老刁叔,听说您那半亩地也不打算種什么的,既然栽错了咱就将错就错,就让俺爹种着,等收了地瓜,分给您点行不?”

“将子,如果你女人让别人睡了,弄大肚子,生下孩子管那男人叫爹管你叫叔行不?”

“刁……老刁,你说的是人话不?你乱对比啥?你,你为老不尊!”

“我不管鸟的尊不尊,你去把我地里的地瓜苗刨了,老子还等着种东西呢,老子想种芝麻、花生,嘛好吃种嘛。这事没商量,你要是敢撒野,我也把儿子叫回来,你们俩比划比划。”

将子一跺脚,恶狠狠瞪了老刁一眼,走了。

二标媳妇骂一句:“这老不死的,仗着儿子在县里当个什么警察,咋歪得不知自己姓啥了。”

“什么警察,是个鸟协警,就是个临时工。”二标接过话狠狠吐口唾沫。

“这老狗日的,油盐不进。”将子狠狠吸口烟接着说:“算了爹,君子不跟牛置气,咱就忍忍吧。”

“老子忍不了!”

村主任三桥接过将子递过来烟卷问:“不年不节的咋就回来了?给你爹娘送钱来了,发大财了吧?”

“俺爹病了。”

三桥听完将子的话呵呵笑起来:“这个二标,真是二标啊,咋干出这样不着调的事儿呢?这可是从古至今没听说过的稀罕事哩。”

“三桥叔,您就别笑话他了,他窝囊得差点儿都上吊了,您是村主任,说话灵光,就帮忙给处理一下呗,不然我走了也不放心呐。”

三桥吸口烟说,“这鸟事儿。”

三桥说:“老刁啊,这事我听说了,二标喝了酒种错了地是他的错,可这也算不得什么错误吧,这犯错和错误可是两回事,有的人小错不断大错误不犯,一辈子没啥事儿。叫我说啊,你去把他那半亩地也栽上地瓜,也就换个个儿,谁也不吃亏,省得两家闹得不好看,是不?”

“主任啊,你是领导,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他错了也就错了,把自己那块再栽上不就是了,不就半亩鸟地嘛。你看我这腿,一个半残废,能下得了地吗?按说我可是帮扶对象哩。”

“嗯,也是。我说,你别大意,还是去医院瞧瞧,针针灸贴贴膏药,拖久了可真成瘸子了。”

“你就不能盼我个好,咋说话呢?我儿子在县里通过公安局长给找了个老中医,是祖传的秘方,治风湿病一绝。人家一般不给人瞧病,也就是局长的面子,说这两天就把膏药捎回来。”

“好,那就好,你儿子不仅有出息,也孝顺呢。”三桥心里冷笑:就你生的那货,小时候看着就是坨牛屎,又臭又瘫,垛三回也烀不上墙,如果不是你有个在城里当个什么官的鸟亲戚,就是在村里篦八个来回,也不会要那尸从货。你老刁是有骆驼不吹牛,德性,操!

老刁脸上露出得意,掏一支烟给三桥。

三桥点着烟深深吸一口说:“我看……这样啊,反正栽上了,不然就让二标种着,等收了地瓜分给你一筐,要是收成好两筐也行,算是对你土地的补偿。这样公平合理,我去找二标说。“

老刁知道这话是将子说的,现在从三桥嘴里说出来了。

老刁撇撇嘴说:“这是将子那王八羔子说的,你帮他传话哩。你知道我怎么回的他?”

“怎么回的?这破事儿,你还能说出什么鸟花来?”

“我说,要是他女人叫别的男人日了……”

“你狗日的老刁,真狗日的,哈……”三桥骂了句,嘴里又哈哈笑着了。老刁也不好说什么,伸手不打笑脸人。气出不来,脸憋得黑紫。

三桥嘴里笑着,心里却还在骂老刁。

本来三桥想了几套方案,其中一个是让老刁拿点钱雇两个人把地瓜苗栽上,也就是百儿八十的,可看这架势,想从他身上掏一毛钱都难。三桥突然感觉一阵凄惶泛上心头:如今村支部、村委会都是名存实亡了,老书记得了癌症,没多少日子了,自己虽然主持着支部工作,几个支委都忙着自己挣钱,谁有闲心管村里的事?而他这个村主任就是骡子的鸡巴——摆设,说句话连个屁都不当。看来,上级一直喊着抓基层组织建设是对的,再不抓,可真就成了一盘散沙,闹出多少不着调的事儿也不稀罕。

看三桥一脸苦相,老刁暗喜,心想,你三桥也有服软的这一天,前两年看你耀武扬威,请你喝酒都得排号,现在真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了,连只鸡都不如,鸡还能下蛋呢。老刁心生快意,禁不住想再奚落三桥几句:“我说三桥啊,你是村主任兼着党支部副书记,老支书病成那样,没几天活头了,你就是村里最大的官儿了,你喊一声,招呼几个人,义务帮他家把地瓜苗栽上不就解决了,虽然村里整劳力没有了,但能扛动锄头拿起锹的人还是有的,犯得着来求我这个半残废吗?”

三桥听得出好赖话,老刁话里有话,这是埋汰他呢。三桥心头一凛正色道:“老刁,我不是求你,就是帮你们说和一下,乡里乡亲的,闹翻了脸好看吗?你看看咱村里,年轻人都尥蹶子跑出去挣钱了,家里老的老小的小,本来就凄惶,天天再弄得鸡飞狗跳,没一天肃静日子过了。正因为我是村主任,建立和谐新农村是我的责任嘛。你说对不?”

老刁不理他,扭头走了。

4

事情越弄越僵。

将子沉不住气了,但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再好好劝劝爹,别跟那个畜生不如的东西一般见识了。

将子说:“爹,地别种了吧,出一把力收那点粮食能值几个钱,以后吃粮咱去集上买,零花钱也缺不了您的,您二老就过点清闲日子好好养老吧。”

二标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不行!庄稼人不种地还干啥?你们在城里挣那点钱就烧包了,还买粮食吃,让地荒着不怕被人笑话?老天爷也看不下去的。再说,这不是半亩地瓜的事儿,明摆着是那老东西欺负咱,现在就是刀架在脖子上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这回我非跟他拼個鱼死网破,不然以后他就敢骑在咱头上屙屎。我,我去告他狗日的!”

“你上哪里告?告他什么?”

是啊,告人家什么呢?二标叹一声蹲在地上,两手抱着头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老伴心疼,过去拉他,二标打着坠不起来。

将子的手机响了。是一起打工的工友打来的电话。

电话那头说:“将子,赶紧回来,明天集合人到县政府告状去呢。”

“告什么状?告谁……这里信号不好,你再说一遍!”将子跑到院子里大声喊着。

“今天刚听说,咱去年建的那个大楼马上要拆了,老板撒丫子跑了,欠咱很多工钱呢。”

“拆了?好好的干吗要拆?”

“说是违法建筑,手续不全,那个老板是个骗子,公安局都通缉他了。”

“人是骗子,楼可在那里杵着呢,把楼一卖不就有咱工钱了。”

“人家说咱建的是不合格的楼,偷工减料,用不了几年就得塌。”

“放他娘的狗臭屁!”

“你说啥?我听不清……反正你赶紧回来吧,咱这伙人就差你一个了,如果不去,要回来工钱可……”

放下电话,将子也往地上一蹲抱住了头。一年的工钱,两三万呢,不会真的打水漂了吧?他知道,向政府讨钱没那么容易,除非你有站在十层楼上往下跳的胆量。再说,凭什么向政府要钱呢?是那开发商黑心烂肺坑害人啊!不行,得跟工友们说说,不能跟着闹事,这是犯法的,闹不好就弄得进去蹲几天。好好想想,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将子顾不上爹的地瓜了,匆匆出了家门赶车去了。

二标没辙了,儿子一走,老刁肯定更张狂了。

老伴叹口气:“老头子,算了吧,咱就咽下这口气吧,大不了地瓜咱不栽了。往年咱也没栽,不也过得挺好,没缺吃缺喝的。”

二标不吭声,伸手去摸烟袋。老伴看见,他的手抖颤着,眼里分明含着一汪老泪,一闪一闪。

整整两天,二标把自己关在西屋里,弄得咣咣乱响。老伴也不敢进去,贴着门边听一阵,不知道他一个人鼓捣什么。她知道,这老东西年轻时就这样,在外面受了气好把自己关起来砸桌子摔椅子,把心里憋屈发泄出来。

入夜,有很好的月亮,又大又圆。老伴在屋里看电视,有一眼没一眼,心在老头子身上呢。

二标终于出了屋,肩一把铁锹悄悄出了家门。

二标来到村南地头上,借着月光看着那些叶片有些发蔫的地瓜苗,这才想起,苗子该浇水了,那点雨水被太阳一晒早飞了。嫩苗不经旱,得天天浇遍水,等长得粗壮些就不用管它了,怎么折腾都不怕。这就像养孩子,小时候得精心照管着,冷不得热不得,等长成大小伙子,就是天上下刀子也不怕伤到他了。突然,二标似乎听到那些苗子在对他喊,渴啊,渴啊,好渴!

二标突然怒从心起:娘的,都是因为你们这些狗东西,现在知道渴了,老子栽错了地,当时你们怎么就不知道提醒我呢。狗日的老刁!狗日的地瓜!

二标骂着,喊着,突然气血冲顶,挥起铁锹一阵乱舞,铁锹在月光里闪着白亮的寒光。

二标喘了,累了,坐在地上吸烟。吸进去的没有吐出来的多,一团团飘聚在月光里,像一团团心事搅在一起,驱不散,扯不开。

二标本想把地瓜苗都铲了,以解心中怒气,可看着那蔫头耷脑的小苗终是不忍,毕竟是半亩活生生的小生命呢,他下不了手。

那些小苗又喊叫起来,渴,渴啊,渴死了!

二标心软了,软得一塌糊涂,整个身子似乎要塌下去。他现在脑子里什么都不想了,只有一个念头:回家拿水桶挑水浇地。

月光似乎更亮了,把地上的景物照得清清楚楚。二标提着水桶,用水瓢一棵棵浇苗子。水一渗进土里,便润起一串笑声,二标还听见小苗在争相说话,真甜,甜呢!好舒服呀!二标的脸上露出了这些天来的第一次笑容。

“孩子他爹——”

“二标——”

呼唤的声音在月光里传得又远又快。二标浇完最后一棵苗的时候,呼唤他的人已到了地头上。

三桥气喘吁吁地说:“二标,快跟我走,快出来!”

老婆声音里带着哭腔:“孩子他爹呀,咱将儿出事了!”

5

这天下午,千余名建筑工人集结到县政府大院讨薪,结果与维持治安的警察发生了冲突,老刁的协警儿子也在其中。老刁儿子身体瘦小,推搡中跌倒在地,当时将子就在跟前。是将子趴在老刁儿子身上护住他,才没被人踩死,但将子却受了伤。

“你说咱将子是憨是傻啊,拿自己的命去护那个王八羔子,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活呀!我的天哪……”老伴说着就嚎出了声。

“什么时候了还嚎!”三桥喝住二标老婆,然后对二标说,“赶快走吧,去县医院,乡里派车在村里等着呢。”

路上走着,三桥匆匆地说:“乡长说了,虽然将子也是去讨薪的,但听说他一直在劝大伙不要闹事,特别是关键时刻他拼命保护了公安干警,是见义勇为,县里准备表彰他呢。将子这孩子不赖,真是不赖,打小我就看他有出息,这回给咱村里争光了。”

二标想笑,咧了咧嘴,比哭都难看。

将子头上缠着绷带躺在病床上,胳膊上扎着管子输液。娘的眼泪止不住了,看着眼前的将子模模糊糊:“儿啊,这是伤到哪里了?你这个憨熊,干吗舍了身子救那个王八羔子,你不想想,他爹是怎么待咱的。”

“娘,乡里乡亲的,我不能见死不救啊。他就倒在我跟前,如果眼看着他被踩死,我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呢。再说,老刁是老刁,他是他。”

二标想说话,嗫嚅了半天没吐出一个字。他抓起儿子那只没扎针的手握在自己手里使劲攥了攥,然后对儿子郑重地点了点头。

将子受的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休养几天就好了。二标两口子见儿子没什么大事,第二天就回家了,家里猪啊鸡的,离不开人。

乡里派车把他们送到村南头,同行的副乡长亲切地跟他们握手道别。村主任三桥把副乡长拉到一边说:“乡长啊,俺村班子的情况你都知道,老书记这病恐怕……哦,我是说呢……我看将子这孩子人厚道,有头脑,关键时候也能冲上去,是个好苗子呀,乡里能不能想想办法把他弄回来,重点培养培养,我也好有个帮手,您看……”副乡长点点头说:“嗯,我回去跟书记汇报一下,如果能行,就抓紧办,村里的班子是该好好整整了,再这样下去,大家的心就都散了。”

二标下了车,太阳在头顶上悬着,白光灿灿,耀得睁不开眼。他抬手打上眼罩睁开眼一看,自己的半亩地里栽满了地瓜苗,在阳光里闪着绿油油的光。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