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鸿达《大河东去》

作者: 来源:

大河东去

“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

九曲风涛的黄河水自青藏高原奔涌而下,波涛汹涌,浩浩荡荡,蜿蜒而行,一路斩山川,穿丘陵,经平原,桀骜不驯,波澜壮阔,卷起千堆雪,搅动万叠浪,宛如一条延绵不绝奔流不息的血脉,滋养了中华民族的根与魂,铸就了炎黄子孙的风与骨。

1

千百年来,黄河水润泽了中原大地,孕育了华夏文明。母亲河膏泽的琼浆滋养了顿丘沃野,大河丰腴的乳汁养育了清丰儿女。

清丰800平方公里膏腴之壤,似绸似缎似锦似绣,若脂若膏若乳若汁,漫步于顿丘大地,可品味千年苍茫的岁月,聆听时光变迁的沧桑,感受厚重文脉的广博。而经历岁月漫长的流逝和沉积,遥望清丰黄河故道的沧桑与辽阔,金堤的厚重与高亢,蓦然间,才明白清丰已然成为一个盛放的文化标识和一座高耸的文化高地。只是,千百年来,黄河那褐黄色的波涛,黄河那澎湃的浪花,黄河那豪迈的魂魄,从未干涸、从未止步、从未停歇,她宽广坚实的身躯内一直留存着厚重顿丘的文化脉络,诠释着崭新清丰的永恒魅力。

远古的风缓缓穿过黄河的百转千回,从历史的深处吹来,像一位皓首苍颜老人的巨手摩挲着我的脸颊,让我感受大河的爱抚与时光流逝的漶漫,倾听着大河穿越时光沙哑而厚重的欢唱。

只是从未谋面,从未相识。曾几何时,对黄河的深切眷恋让我寝食难安夙夜难寐,以致多年,常把对她的依恋看成我心目中难以慰藉的情愫,不时在脑海里想象她的模样:或是王之涣笔下:“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或是温庭筠笔下:“黄河怒浪连天来,大响谹谹如殷雷。”或是李太白笔下:“黄河万里触山动,盘涡毂转秦地雷。”或是刘禹锡笔下:“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

诗人笔下的黄河经过历史发酵、萃取、历练、成长,在大起大落、大张大阖之间,让我们领略历史的延续和文脉的传承,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我亦对黄河有了新的认知。

1999年的9月,我在父亲的陪伴下坐长途车到山东交通学院报到,第一次前往省城济南,却不曾想,在途中竟与朝思梦想的黄河有了第一次的邂逅。当长途车行驶在黄河大桥时,突然听到有人高喊:“快看,快看……黄河……黄河……”。我顿时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起来,梗着脖子朝窗外望去。

眼前的情景瞬间把震撼了。黄河大桥下的河道宽阔辽远,汪洋一片,奔腾咆哮的河水像一条褚黄色的绶带蜿蜒起伏地飘向远方,两岸褐黄色的土壤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各种候鸟聚集停留于此,或展翅翱翔,或嬉戏觅食。苍茫间,让我心生奔赴生命之旅的冲动和寻访黄河时光年轮的憧憬。在汽车飞驰而过后的刹那,感悟到大河的雄伟,生命的渺小,也给我心如止水的沉静,自强不息的情怀。

而后的日子如黄河之水汩汩淌过四季,流过生命的颠破流离,辗转几个春秋后,我大学毕业,结婚生子,扎根清丰,才知道,清丰曾与黄河如此亲近。

黄河安澜,国泰民安。黄河那膏泽浑浊的琼浆曾养育了清丰儿女,也给这里带来洪水猛兽般的灾难。

而今,大河东去,岁月如歌。黄河已流淌了千年,千年之前,一个又一个搭建的舞台拉开帷幕,黄河堤岸一群又一群的身影载歌载舞,他们在蓝天白云间,在黄土泥沙中,用高声嘹亮的呐喊吹响奔放的号角,用坚实的臂膀扛起生命延续的犁耙,用铿锵的步伐丈量着顿丘大地的辽阔。

2

马颊河,流淌着顿丘源远流长的厚重岁月,也流淌着黄河生生不息的血脉。我曾路远迢迢慕名而来,追问源头,谁曾在河边饮马踏欢歌?

而今,当我伫立河畔,两岸花红柳绿,行人如织,笑声盈盈,清风过处,波光粼粼,水波潋滟。

“爸爸,这里的河水从哪里来呀?又流到哪里呀?”女儿满脸疑惑地问。

“这河水来自黄河,她会一直流,不停地流,然后流向大海……”我回答道。其实,在清丰生活了这么多年,我对马颊河的认知却少之而又,只能一知半解地告诉女儿。

“黄河和大海在哪里呀?很远吗?”

“是呀,黄河和大海在很远的地方,等你长大了,爸爸带你看她们……”

“好呀,好呀……”女儿高兴得雀跃起来,脸颊上洋溢着天真的笑容。

女儿从未见过黄河,也未看过大海,只有清丰的马颊河畔留过她的身影。而在她小小的心灵中,也许故乡的马颊河就是她心中的黄河,就是她心中的大海。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马颊河终究是不黄河,却自“发源”时起,就与黄河有了亲密的血缘关系,这也注定了她与生俱来的古老和灵秀。时光追溯到一千三百年前的唐代,为分泄黄河洪水,开挖了马颊河,作为黄河浑厚血脉的支脉,自然而然,她无可非议地承载了当时重要的分泄洪水的作用,而正是这一次偶然或必然的决定,一条河流就这样应运而生,而它的生命的轨迹和年轮也跨越了千年,千百年来这条河流一直默默地流淌着黄河的根与魂。而对清丰儿女来说,她不仅是一条地理的河,还是一条文化的河、精神的河。

近年来,马颊河几经治理疏浚,挖宽了河道,清理了淤泥,日益变得俊朗秀美起来。与家人朋友徜徉于马家河畔,沿岸而行,抛却了生活工作中的疲惫与沧桑,方可看繁花落英,听流水潺潺,一切的杂念与喧嚣便烟消云散,留下醉人的人情风物,随烟波流水,任你咀嚼品味。

今天,我们回望黄河,驻足马颊河,不能不将目光聚焦于顿丘大地。因为黄河文脉,早已静静地流淌马颊河的潺潺的水流中,流淌在清丰儿女的血脉里。

清丰,雄踞中原腹地,遥望华北平原,地处三省交界,东望泰山,西衔太行,南通九曲黄河,北扼燕赵之地。这里土地肥沃,历史悠久,钟灵毓秀,人杰地灵,学术氛围浓厚,曾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曾被华夏民族视为天下中心。

古顿丘,纳中原之灵气,汲黄河之膏腴,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曾哺育出纵横家张仪、经学家京房、大孝子张清丰、忠义名将南霁云、平民尚书李彪等伟器英华,不仅是流芳千年的孝道之乡,亦是缅怀先烈的中原红都。

新清丰,承忠孝之厚泽,启发展之宏图,这座年轻的城市上,坐落着千年古刹普照寺,雄伟瑰丽的老爷庙,冀鲁豫边区革命旧址,家居博览中心,文化体育广场等历史文化惠民设施,这里是全国文明县城提名城市,这里是中国中部家具产业基地。

从古顿丘到新清丰,这座古城见证了两千多年的世事沧桑,记录了发生在这里的千年传奇佳话。当顿丘令曹操伫立在顿丘古城墙上,沉思瞭望;当张清丰的孝道文化穿越千年,昭示天下;当南霁云车马驰骋英勇杀敌,饮恨沙场;璀璨厚重的顿丘历史以清丰大地为纸,以黄河文脉为墨,书写着一部流传千年的大河之书。

3

今年五一,高中同学华顺从山东莘县驱车来清丰游玩,他早已对清丰倾慕向往已久,所到之处更是对清丰日新月异的变化赞不绝口。

“记得十几年前,我第一次来清丰时,我们曾还为清丰和莘县两座城市的发展现状和未来发生过争执,今天看来,那时的争吵完全没有必要,眼前翻天覆地的变化是最好的证明……”华顺站在中华孝道文化园报恩塔前,湖水潺潺,清风徐徐,不禁赞叹道。

“十多年间,清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实一个城市的发展与厚重的文化支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她薪火相传的文脉永远是她发展的内在动力和生命的源泉……”我说道。

“清丰的确富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浓厚的创业氛围,加上清丰人民开拓进取务实创新的拼搏精神,我想清丰的明天会更美好……”华顺讲道。

“我们都是炎黄子孙,骨子里的黄河坚韧不屈激流勇进的精神终影响了世代的黄河儿女,他们为幸福生活奋勇向前,努力奋斗……”

我们聊了很多,聊了滚滚东去的黄河水,聊起了黄河给予我们的精神动力和力量源泉。聊了20年前我们在莘县一中的学习生活,聊了20年来莘县与清丰的发展变迁,也展望了两座城市的美好未来。

清丰与莘县,一西一东,一个建有报恩塔,一个坐拥大雁塔,中间虽然隔着豫鲁两省的界限,遥遥相望亦近一百公里,却因这种独特的地理位置,让清丰的忠孝文化与莘县的齐鲁文化交汇碰撞,融合铸就了清丰文化独有的生命力,而黄河文脉的博大精深把两处的文化串联起来,成就了这片沃野,催生了璀璨文明,也助力了经济快速发展。

时至今日,清丰不仅是一座碧水蓝天与生态环境契合的宜居之城,还是一座乡村振兴与中原出彩并进的康乐之城,也是一座孝道文化与红色基因共存的魅力之城,更是一座厚重历史与崭新时代发展的文明之城,有情有意有故事,有诗有梦有远方。

明月湖、叠翠园、中华孝道文化园、曹园、易园、廉园、西井街文化园,诗词之乡园林之美尽收眼底。中国极限运动基地、万邦物流园、云起百花湖、崛起运动健康城、大明宫家居、清丰融创财富中心,康乐之城绽放之花一览无遗。厚重文化园林与现代城市建筑相得益彰,经济惠民发展伴着群众安居乐业激情奔放,勾勒一幅幅幸福和谐的唯美画卷。

“黄河奔流去,文脉承古今。”

生命的永恒在于历经岁月磨砺仍旧璀璨瑰丽,文化的厚重在于经受跌宕沉浮依旧历久弥新。每座城市都有厚重的文化底蕴,都有粲然的文化标识,都有淳朴的人物风情。铺展开千年岁月波澜壮阔的历史长卷,转身回望黄河故道旁清丰博大精深的千年古城,你能重温源远流长的厚重文化,发现绰约缱绻的城市本色,寻访魂牵梦绕的赤子乡愁,品味脍炙人口的地方美食,宛如走进一部沐浴在新时代春风下乘风破浪继往开来的历史画卷。

“大河东去,沧海横流。”黄河定格的千年时光里,清丰每一次的蜕变都是一次崭新的启程,那远方的繁华与锦绣涓涓成一条水清岸绿的生态河、传承历史的文脉河、景美惠民的幸福河,奔流不息地流向前方……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