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菜花开》陈礼贤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1

能开花的很多,现在说说油菜花吧。

她们开放,好像是倏忽之间的事。好像是,有人悄悄喊了一句什么,她们早在等着这一声似的,就一齐把花朵打开了。之前,我们在注意别的,比如旁边地里的小麦,看它长了多高,看它的叶片在风中怎样柔软,这时感觉哪儿有什么闪了一下,转眼一看,满地的油菜花突然开了,眼前一片金黄,黄得要溢出香油一样——我们当然很吃惊,几乎是吓了一跳的样子,张大了嘴,瞪大了眼,呆呆地看着,把油菜花都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2

油菜花是黄的。金黄。那样的黄法,我想了好久,找不到合适的词语。那种炫目的色彩,好像是什么人在天上打开了盒子,把色彩泼下来,泼在大地上,这里一大片,那里一大片,从河边,到起伏的山岗,整个村子都金黄灿烂。太浪费了。不知是谁这样奢华。

油菜花的气味,你肯定闻过的,香。也不单是香,还带点甜。嗅一嗅,香得让人有些甜蜜的感觉。

全世界的蜜蜂和蝴蝶都来了,多得数不清。但是,飞入菜花无处寻了,只听见嗡嗡的声音,从早到晚响着,从无停歇。

3

你可能不知道吧,油菜花开了,趁人不注意,有人溜进地里,在菜花的掩饰下,做些两情相悦的事呢。

你知道的,少男少女们,到了某个时候,忽然就春心萌动了,动起儿女之情来。油菜花开时,正是初春,蝴蝶追逐,蜜蜂寻爱……这些东西,在他们看来,好像在暗示什么。他们心里怦怦跳,脸儿红红的,心不在焉。油菜花开遍村子的时候,就觉得那种暗示越来越强烈,心里跳得也更厉害。他就想念一个人。近午时分,阳光薄薄地照着菜花,那个人来了,趁人不注意的时候,钻进油菜地。他们不是同时进去的,一个先去,从地那头,一个后去,从地这头。不久,他们在油菜地中间相遇了。然后呢,在菜花的掩饰下,他们做些两情相悦的事。那时候,地里的杂草生得很好,仿佛为他们铺了一层绿毯。而他们头顶上的油菜花开得那样繁盛,蜜蜂和蝴蝶闹得那样热烈,他们自然是陶醉了,醉得不省人事。等到醒过来时,看见金黄的菜花,粉一样洒在爱人头上和脸上。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