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松良《诺言无真》

作者:谢松良 来源:原创

流窜在微信里的男人,好多都在涉奇猎艳,我和老八也不例外。我们事业有成,收入可观,生活中总想再找点乐子。流连微信的女人,总有一些寂寞无聊,也不乏狩猎者。我在微信附近的人里,看到了离我仅三公里的香水,立马和她打招呼,她很快回了个笑脸,主动加我为好友。

我喜欢香水这个名字,香水说她也喜欢我的名字,我的网名叫无歌。香水虽然离我不远,可在东莞这样人口密集的城市,我能具体锁定她在哪里吗?连她干什么也不知道。当然,她对我的情况也一无所知。我喜欢和陌生的女孩打交道,跟她们聊天谈心和交往百无禁忌。

晚上七点多,我爬上小区高楼的顶层。站得高,想看得远,希望我的眼睛能够越过一切障碍,明察秋毫,锁定那个叫香水的女孩。我站在护栏边,往远处望去,除了色彩斑斓的灯火和高大宽敞的厂房,什么人影都看不见。

我掏出手机拍了一张图,用微信发给香水。过了几分钟,她回:“想不开吗,别这样啊,生活多美好!我说,请放心,哥是不会跳的,从三十二层楼顶到地面,我又不会像鸟儿一样飞翔。我站这么高,是想看看你在什么地方呢!

香水說,先生,你吃饱了饭没事干,可别拿我这个打工妹寻开心,我们厂赶着出货,忙着呢,要加班到十点多,我是拿计件工资的,只能和你聊几句。

那等你下班再聊,黑夜漫长,有的是时间,我回她。在楼顶又来回踱了几圈,无聊得要死,我就打电话给老八,问他那边最近有没有撩到妹子。

老八不愧是情场高手,说他刚遇到了一个本地妹,正打得火热。为了增加妹子对他的信任度,说想把我介绍给妹子认识一下,让我在妹子面前多夸夸他。我想,这当然得答应。

晚上十一点多,香水发来语音信息,她问,生意和爱情哪个更重要?香水的普通话比播音员还标准,悦耳清脆,又温柔如蜜。

这么个老套的问题,没新意。我说,肯定爱情重要啊,但生意也同样重要。

香水说,他也是这么说的,天天忙生意,忽略了我的存在。我一个小女生,需要爱的滋润,他却一点儿不解风情。

我不知道香水的那个他是谁。可香水在乎他,我就吃醋。我告诉老八,让他这个高手为我的这个感情作个诊断。老八让我把香水的微信号发过去,他要和香水聊聊。几天后,老八告诉我,香水的男朋友是个五金加工作坊的小老板。他俩一个南一个北,相隔几十公里。末了,老八又说,你有的是机会拆散他们。

我吃了定心丸,发起猛烈进攻,我们很快见了面。我是个做外贸生意的小老板,为了向香水证明我把爱情看得比生意重要,常常推掉生意陪她逛街,看电影,品尝美食,买衣服。香水时不时地提醒我,哥,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关系,我有男朋友,你在老家也有老婆和孩子的。

女人是冰,用凿子凿,她宁可碎。可用温暖去拥抱她,她便化成了水。那次,她父母从千里之外的老家来东莞玩,也许是为了考察一下未来的姑爷长什么样吧!香水提前几天给了他信息,他答应得好好的。可后来,他说有重要生意要谈,临阵脱逃不去接站。

香水带着哭腔打电话给我。这么好的表现机会,我当然要好好利用起来。她父母在东莞的一个星期,我陪吃陪玩,费用全包。而香水一次次打电话给他,不知道是真忙,还是怕花钱,总之他一直没有出现。她父母误以为我就是香水的男朋友,两位老人家说,这孩子唯一不足的就是年纪大了点,让香水好好珍惜我。

她父母要回老家了,香水也要跟着回去看看久别的故乡。送他们一家去火车站的路上,香水终于化成了水,头靠在我的肩上,允诺她从老家回东莞后,就将我俩的关系推上一个新的高度。

两天后,香水发来条微信:“回去的路上遇到车祸,急需用钱,你借我些,等保险公司的赔偿款下来,保证偿还。”

按照香水的提示,我分三次给香水转了五万块钱。收了钱后,香水消失了。

网友的诺言能信吗?我宁可相信香水的车祸是真的,她只是暂时消失。只是老八每次都提醒我说,以后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本栏责编 李青风

邮箱:sdwxlqf@163.com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