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豆的旅行》秦延安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大豆落土的一刻,黄润的光晕蜷缩在土窝里,瞬间便被犁铧卷起的泥土覆盖。惜土如命的庄稼人总是将土地利用得恰如其分,两行豆子一行玉米,很有条理地填充了田地的空白。

一场夏雨,蓬蓬勃勃一地绿苗,遮盖住裸露的大地。一株株手牵手,额抵额,齐刷刷的平整。在农人的精心照顾下,迎风沐雨,吸取日月精华,大豆和玉米暗暗地较着劲生长。在长到三四尺高时,大豆便停止脚步,开出一簇簇雪青色的小花,沿着茎干一直朝上,一节一节的,细细琐琐。而性急的玉米则马不停蹄地继续前进,很快便将大豆甩在身后,老远看去,这一地似乎只有玉米的身影。但大豆并没有气馁,透过玉米枝叶的阳光雨露,就已够用。那些雪青的花兀自开着落着,一层一层地成熟,不久,末梢就结出青涩的豆荚。毛茸茸的豆荚膨胀而狭长,重重地垂在枝上,摇摇曳曳,彰显着清闲和自豪。就在那圆圆的豆叶下面,总躲藏着一些如食指大小的豆虫,它们如蚕一样,贴着豆干,蠕动着绿色的身子,将豆叶啃噬得破烂不堪。也许因为太多了,也许有好生之心,对于豆虫的放肆行径,农人们总是以默认的方式去对待。

一场立秋雨,让大豆的身子如足月的孕妇,膨胀得呼之欲出。此时,母亲总会摘一篮豆荚回来,用盐水一煮。不一会儿,一盘清香扑鼻的毛豆便会端上来,随手拿起一个,用嘴一抿,一股时蔬的鲜嫩便破豆而出,浸润了五脏六腑。

当然,更多的大豆依旧站在田野里,守望着秋的到来。一场秋风,给大地换上了金装。随着季节的走深,砍倒玉米的田地里已经变的异常疏落,所有的秘密都暴露无遗。豆叶已经脱落殆尽,豆荚如一位久经风雨的老人,显得更加矍铄。一阵风来,便弹奏起欢快的曲子,热闹了农人倾听的耳朵。走近豆田,就会听到豆荚爆裂的“哔啵”声响。不敢懈怠的农人抓紧时间,赶紧收割。很快,场院里就溢满了大豆的清香。在日光的发酵下,这味道变得更浓。随着噼里啪啦的连枷声,早已等不急的豆子应声而出,滚得满地金黄。扬场、筛簸、晾晒之后,一颗颗滚圆的豆子就完成了从田野到乡村的旅途。

俗话说,能舍芝麻不舍豆。对于田地里偶尔遗落的豆角和炸裂的豆子,勤劳的农人都要抽空一颗颗地捡回。而一场雨后,场院里撒落的黄豆,被雨水浸泡得耀眼夺目。捡回去,无论是煮粥,还是炒菜,都是美味佳肴。

素有“田中之肉”美誉的大豆,有增强机体免疫、防止血管硬化、促进骨骼发育和延续衰老等作用,颇受人们喜爱。很多年前,大豆是乡村酒席上必不可少的一道菜。煮熟的金黄豆子,配着红萝卜丁、芹菜粒调拌好,美其名曰五香豆。红、黄、绿,色泽丰富,是农人最好的下酒菜。虽然现在人们已不再吃这道菜了,但无论是收秋时,还是年末吃“五豆”和开春的“二月二”时,大豆都是村人必不可少的过节必备物。特别是金灿灿的“如意菜”——黄豆芽,让人百吃不厌。而做豆豉、打豆浆,更是让大豆的香在人们的舌尖上尽情演绎。更多的人会吃豆腐。凝聚了泥土精气的大豆,不管是卤水点,还是小葱拌,一清二白,弥久芬芳。

一粒大豆,从落入泥土到秋天收割,完成了一次生命的行走;一段人生,从播种耕耘到收获硕果,结束了一次劳动的旅程。大豆因为行走,而繁衍不断;人生因为劳动,充实而饱满。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