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京《石榴树(组诗)》

作者:王国京 来源:原创

五月,阳光不偏不斜地照着回家的路

我归来,恰好遇到石榴花开

门前的石榴树,总是天天陪着母亲

它一会儿开满花朵,一会儿

摇摇树叶,变戏法般地捧出很多石榴娃

让母亲开心快乐

而我,总是两手空空

就连一个普通的娘字,也叫得那么迟

你看,石榴花在笑我

那火红的花朵啊

笑得没有一个标点,不说一句话

母亲用春天画了一棵槐树

母亲用春天画了一棵槐树

然后,挂满了槐花

风一吹,槐香就飘满我回家的路

母亲的牵挂比小河更加弯曲

以哗哗声,呼唤我的乳名

仿佛人间的爱都是流动不止

母亲反复用炊烟擦拭月亮

好像那面镜子里,能看见

她牵着我的手,童年的记忆

孩子问

一位年轻的妈妈,领着

不足三岁的孩子

在大街上

走路,孩子问:

妈妈,为什么我的前面有影子呢

妈妈笑着说:

因为你的背后有一颗太阳

鲁绣

真挚的三月,用细雨

绣出春天的葳蕤

花园婀娜的柔风

描绘着山以东的锦缎年华

一朵牡丹花舒展着娇羞

引蝴蝶疯狂起舞

一对鸳鸯漂游暧昧

比喻着爱情的千丝万缕

绣花针来自心中

除了绣思想,还缝补疼痛

我错过了时光班车

没有赶上爱情的花期

拐杖

八十多岁的姥姥

身体佝偻

拄着一根并不漂亮的拐杖

一听到我到来的动静

就蹒跚地走出门

今年春天,天气干燥

姥姥感冒了

她还是那样拄着拐杖迎出来

去拿茶壶,泡茶

还给我拿出,藏了好多天的

橘子、香蕉、和苹果

离开时,她目送着我

走得很远很远

我回头时,看见

她那弯曲的拐杖

正支撑着她哆嗦的岁月

回家的路上

我说不出桃花芬芳的距离

忽略了风雨的拗脾气

離开,就是为了再回来

时光已打开最近的花期

村庄的春天,我还遇见了庄稼和草

邻家的犬吠也是一种招呼

就连鸭子也摇摆妩媚

我的乳名,在大街小巷是多么适宜

看我一眼,我就幸福透了

母亲早用我打电话的余音

连接了袅袅的炊烟

已经到家门口了,我却又担心

待不了多久就再次离开

村庄的小草

风来了,它们扬前抑后地传话

如果风让它们向右看齐

它们就骄傲地仰起头

这种秩序,丰富了风吹草动的诗句

它们的立场,拥有阳光,就灿烂

为一场小雨,也要站得挺直

夜里,梦想成为一棵大树

想着想着,就挂满了激动的泪珠

它们的人生观,短暂一生即辉煌一生

不抱怨自己的矮小和贫穷

靠着大地,不断泛绿、泛绿

它们一微笑,村庄就青翠欲滴

村庄睡着时,它们围着村庄转,呼唤春天

还为村庄的人祈福

据说它们是村庄的灵魂,是祖人

豌豆花

没有掌声,也没有报幕

着浅紫色短裙,穿深紫上衣

逢春天登场,在村边

舞蹈了旖旎的四月

大地的盛世,比雨还茂密

杨大哥是最好的观众

他沿着一滴露水出发,他能看清

豌豆花的每一个表情,动情之时

他仿佛是另一架豌豆

身体里不断地发芽,开花

杨大哥,把阳光拧成一股股绳

除了绑好豌豆的舞台

还绑好风声,保护所有的庄稼

直到晚霞满天,他用善良的黄昏

擦亮锄头,也擦亮月亮

此时,炊烟也兴奋起来

它袅袅地飞,而豌豆花

羞涩地把自己藏在夜幕里

再往后,幸福的村庄

偶尔扔出一两声新鲜的狗吠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