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生《自由精神之舞》

作者:安雷生 来源:原创

一切看似始于偶然的打量、会面、相识都是受控于某种机缘的,无论你是有意还是无意之中,也无论是诗书、影视等媒介虚拟层面的,还是现实世界的。

我们正是受了冥冥之中燕婉机缘的驱使,才闯进鲁西南那片“鸡鸣四省声震八县”的神奇土地的。

如果把单县1702平方公里的幅员比作一部卷帙浩繁的大书,那么,此地目前的139.76万人口,以及几经朝代嬗递,繁衍生息于兹的苍云瀚海般的芸芸众生,就是该作品的写手或版权持有者,而那里陆续上演过的依稀绵渺星空的历史,一下子就慑服了我这个初来乍到的陌生访客,着实让我深切地感触、领略到其文化底蕴的丰蔚坚实。

这部著作太厚重,太深邃,太崇高,太神秘,太不同凡响了!以至于字里行间皆无不洋溢着华丽庄凝、豁达豪壮的色彩,浓郁得几乎化不开,涣爛得教人难以睁开眼瞧,更让我于人文历史和自然风景之间作诗意穿行的初衷因着极度的崇拜极度的恭谨而变得诚惶诚恐,左右拿捏,步履维艰。不过,我很快就进入了盘宗角色,因为我忽然顿悟并身怀感恩地惊蓦发现——这里的空气是被善卷纯粹自由精神瑶林琼树间云雾雨露滋润了的,你在这片土地上徜徉,光深吸就够了,待你即将离去,你就会猛然觉得不仅自己的文化肺活量会异乎寻常地飙升,就是呼出来的也早已是一派沅芷澧兰的烂漫香息了。

我是作为从前的齐地子民后裔怀揣持久的仰慕,从黄河三角洲穿越到鲁国边邑,前来拜访讨教的,由于行程仓促,自己的游读虽属走马观花,却虔敬真切有加,如果不是大街上车水马龙的喧嚣浪花,超市里琳琅缤纷的商情演绎,乡村文化大舞台上过把“明星瘾”的热闹逗趣表演互动,“江北第一洞”的陈酿酒香,不是黄河故道上葳蕤密林里此起彼伏的蝉声抑扬,“百狮坊”、“百寿坊”透雕石刻气势雄浑精美的时光灵韵郁穆,朱家大院及牌坊阁楼汩汩流淌的明清民俗文化奶汁的诱惑,那些酣畅着原始文化情愫和古旧时光风味的硬软符号……我恐怕真的是要迷失在浮龙湖梦幻仙境一样雾烟朦胧的古单州滂沱烂漫、风情猎猎的故事里面了。

尽管此前自己有着足够的心理备课,可是,刚到单县还是被其沉雄遒劲、出类拔萃的文化沧桑积淀猝不及防地给灌醉了,想不到单县竟有那么多瑰玮婆娑的画卷,那么些令人怦然心动、震耳发聩的经典乐章,那么多让美好的自然、历史长久留驻人间的秉持着生命敲冰戛玉意义的光艳,然而,却是内敛矜持有度,安分慈祥有范,一句话——单县的好是藏着的。

正唯如此,便愈加激发起了每一个摩肩接踵的造访者穷奥索赜的欲望、兴趣和责任。

当我们将探寻的触角追溯到上古,有一个挥之不去的身影于漫长的世纪幻蜃中渐次清晰起来。

而单县之所以成为单县,也是完全因着此公的到来。那位当然就是尧舜的老师——善卷(又名善绻)。

相传,善卷为远古后期游牧于菏泽四泽六水之地的东夷族中影响较大的政治领袖、氏族首领,因善道术,瑛瑶德行,被当时的人们尊称为单父,单即单卷,而父则是古人对长辈男子的尊称,他曾居于单,《路史》载:“单父为舜师单卷所居……故称单父。”这就是今天山东菏泽市单县古称单父的由来。

尧帝南巡北归时途经枉人山,以“北面而问”的大礼向身栖此地善卷求教。随行人员不理解,觉得尧是天子,善卷是平民,何必这样过分地礼遇他呢?尧帝连忙解释说:“因为善卷是得道的人,不可傲视。我的德行智谋不及善卷,所以,向他行弟子拜师的大礼。这样做合理公正。若非如此,谁又能礼遇贤者呢?”从此,善卷以“帝者师”的美称广闻天下。

后来,他的继任者舜帝按照当年他曾经走过的路线来到沅水流域。古沅陵境内的大小酉山相传为黄帝的藏书之所。因为遭遇了洪水,舜帝担心书籍受损失,顺便前往视察。途中遇见了盘瓠子孙,与其交谈,颇有礼貌,丝毫没有往日的蛮横之态,甚感诧异。仔细盘问,才知道是善卷教育的结果。于是,舜在盘瓠子孙的带引下拜见了善卷。

善卷告诉舜帝,先帝拜他为师时,他住在沅水下游的枉渚,后来受三苗迫害流浪海滨。洪水平息,三苗远遁,他才回归故里。近几年,无可消遣,忽然记起黄帝轩辕氏有书籍数千册收藏在此山。于是,为了照看和保护这批古籍,并想通过对古籍的研究增进学问,就迁居到这里来了。善卷告诉帝舜,“老夫到此之后,遇见人们来此观山的,都以‘善德’二字和他们细讲。对那些盘瓠子孙,更对他们说明古书之宝贵,不可毁弃,又教他们识字,以便读书,民风居然一日日变好。”帝舜君臣听了,连声称赞。帝舜为善卷不遗余力保护古籍,终身致力于启发民智、弘扬民族文化的崇高品行所深深感动。于是,他再三表示要将天下让给善卷。可是,善卷不仅不从,还说道:“余立于天地之中,冬日衣皮毛,夏日衣葛絺;春耕种,形足以劳动;秋收敛,身足以休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遥于宇宙之间而心意自得,吾何以天下为哉!悲夫,子之不知余也!”

舜见善卷说得情真意切,无法勉强,只得惋惜北行。善卷却担心舜帝再来强劝,不久,离开了与舜见面的小酉山石洞,向乱石山中遁去,世人便不晓了其下落。

著名的《击壤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据说说的就是善卷。

关于善卷的去处,史学家处心积虑地研究给出了多个版本。而我们追寻的足迹首先在单县停了下来。尽管出类拔萃德高望重的文化是没有国界的,但从地理志上讲那里已经是齐鲁邦统的“率土之滨”了。

善卷的魅力首要的在于他宏琏卓杰的自由精神和活出了尊严的高尚人格。

我國浩如烟海的古代典籍中,有关善卷的记载,虽非汗牛充栋,确也蔚为大观,本文恕不累牍。然而,善卷拒受舜禅、避而不仕、躬耕自食、怡然自乐的高洁形象,心灯皎芳,矞皇昭泰,“翱翔忽荒上”,始终“昌光出轸,五星聚井”,敷腴屹立于华夏自由精神之林,为世人所景仰,至今长盛不衰,以致被共奉为隐逸超擘。自古迄现,包括庄子、荀子、《淮南子》、刘禹锡等在内的无数名家都对善卷的功绩给予了高度的概括与评价,一致认为善卷计有——重义轻利之德、重生之德、独善之德、轻名务实之德、敢谏善谏之德、崇尚自由之德、就利辞害之德、勤劳之德、中庸之德、顺应时势之德、守秉性之德、耿直之德、教化帝王百姓之德、使贪廉懦立之德、果敢之德……

由此不难看出善卷品格之光谱色泽的崛凡拔粹,金声玉振。善卷,那高贵的额头以平民独立精神的姿势嵌入了中国的天空,闪烁的光泽意味着文化帝制永远的湛蓝、窈蔼和宁静,飘扬成着自由民主的巨纛,化作大鹏翼若垂天之云,“飞兮振八裔”,水击三千,扶摇直上九万里……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他还赠与了我们甄测其身后所有季节或晴或阴的谶示!

世界有世界的法则,我有我的一定之规,既不参考任何权力坐标,不关心任何社会用项,亦不在乎你是身着绸缎还是麻衣,也不论你是桑鹅楮鸡棕鱼,还是鼎食馔玉绣裘轩车……两眼只盯着卓然突兀、骁勇勐偈、不移不淫、不屈不挠的生命独立价值,这就是善父耿介婞直的心理轮廓。所以,一走进此地,就注定被其贞柏劲松般的气场所笼罩感化、撺掇遣使,再也难以解脱,像一粒播入膏腴之地的种子只有沐着阳光雨露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开花结果的份儿了。

作为民主自由思想的原初典范、凤毛麟角,善卷和许由、巢父一道也因此坐稳了古代高士中最早名声显赫的代表,优雅深邃地挥洒出华夏文化历史天空的璀璨与炫目,不仅独树一帜,而且,惠连逶峻,成为千载傲岸潇洒人格崱崱、敲冰戛玉的美谈。那次杰出的造山运动平地突起的三座峰峦,以其巍峨气势、掣鲸力度和海立云垂的景致出神入化地矗立起了此后数千年叹为仰止的生命价值审美标杆,极大地左右了包括我国传统人文打底筑基时期的轴心人物老子、庄周在内的一代代似繁星千点开宗立派的出世追随、传承者,以其前赴后继睿智闳约的铺张与流淌,哺育出奔放逍遥、闲适安乐文化参天大树的浓盖繁荫。

俯仰山水间,游心任太玄。试想一个连帝位禅让都毫不动心的人,是何等境界?何等洒脱?这让推奉争名逐利常态化了的现代人情何以堪,小脸往哪里搁啊?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二律背反使我们陷入了苦闷彷徨的寒夜,不过,非常幸运,造物提携,我们有缘从善卷身上觑索、呼吸到了自由精神的北辰高辉。一股股日月的光芒,古典的光芒,摄魂夺魄的光芒汹涌澎湃席卷而来。文化的慧气仿佛睡梦中的陶胎,经过自由精神烈火的焙烧,渐次就升腾出了凤凰,升腾出了骏马,升腾成了义铭鼎彝的锦绣山水,升腾成为了功昭典册的太清星宿。

在黑格尔看来,宇宙间一切的核心是精神,而精神的本质是自由。我以为热爱自由实践自由既是一种人文表述,更是由表及里的生理湓涌、流露和喷发,是山川大地阳光风雨不约而同手脚并用的艰劬耕耩在人体心灵田地里撒下的希望,是天然拷贝在人体心灵里的有机程序,它可以在严寒肆虐下潜伏、等待,却一刻也不会熄灭思想的火苗,它可以被冷落、践踏,为冰雪覆盖,却不曾丧失抗争、光复的意志和毅力,而压抑越强,其反弹力、爆发力也越大。那是一种不吐不快,不飞翔毋宁死的生命奇迹。正像俄国思想家赫尔岑说的:“生命的终极目的就是生命本身。”所以说自由本质上更是一种跌宕遒丽、峨峨洋洋的性情诉求,当自由被擢拔到品德、主义高度,虽然水到渠成,但这形而上却一点也离不开形而下的个人鲜活支撑、具体生态维系,那份基因冲动义无反顾地全息着日后的光景与气象。文明成果无一不是其个体、部落、民族性情精神趋向自由解放的一种最经典之渴望和价值表现方式。“自由精神”作为事物的内在灵魂和发展动力,始终闪烁着包涵了人类总体诉求的神性风采和宪法指南,是哲学的凤冠,万有引力的商标,更是我们一切不懈追求颠扑不破的大周天内驱与终极目标祥瑞之发祥地。

尤其是后工业社会信息化了的今天,当我们秉承着以人为本的天然精神诉求,透过一幕幕波澜壮阔的“解放”事件,重新审视善卷们敦厚朴诚人性化到极致的蘭践懿举时,无不被锦心珠唾醒世骇俗的根本誓师造次、先驱劈闯开拓惊得目瞪口呆!然而,当时,他们可能不知道,甚至也不去理会自己的言行会产生如此深远的一段段瓞胤现实影响和能动价值取向,只是随意为之的率性怡情活动,天分释放,以至于稍不留神,平之又凡而实质华丽的转身之间撩拨、蹭动了一根为后世不懈祷攫、孜孜奋斗的命脉救赎神经,撩拨出余韵绕梁四十多个世纪琤瑽不散的千古绝唱。

可是,一些當代学者对“尧舜禅让”提出了另一种不同观点——“畏劳说”,觉得“尧舜禅让”没有那么严肃和神圣,只不过是人们不想承担这份辛累的职务罢了。先不说这种说法有无考证,单是身为一统天下的帝尧辛劳贫苦,确实是有史为证的。韩非子认为,尧在位时,吃住都很简陋,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是帝王而过着奢侈的生活。他住的屋顶的茅草不整齐,房子的椽梁不雕饰,粗粮野菜,冬天裹兽皮,夏天披葛布。禹在位之时,也没有因为自己是帝王之尊而高高在上。相反,他经常亲自背着犁耙和版筑参加劳动,由于操劳过度,大腿上没有成块的肌肉,小腿上没有汗毛……那些穷究不舍的偏执者据此认为,上古时的“尧舜禅让”,只不过是少了一份微薄的俸养,却能远离奴隶般的忙碌。因为没有人愿意自己奔波一生,到头来还要把这份艰劬留给自己的子孙后代。乍看起来,他们分析得不无道理。然而,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我们委实不应该悖离科学、情理规范,罔顾事实真相,拿着当下的生存眼光或标尺,去腻想、枉断上古时期那种原始、质朴的社会民风逻辑,作隔山猜牛般的臆测的。历史经验反复告诉我们,思想文化的东西看上去难免虚弱乏力,然而,却是最厉害的决定因素。因此,更新观念,或者说,改变日常生活中的偏狭甚至谬误概念,从来都不是无足轻重的闲聊,而应该是改变现状的一项质量互变的使命性启蒙事业,也是实现改变现状的探索、蓄能与必定到来的崛起标志。民族复兴重任在肩,华夏儿女责无旁贷,我们绝对不应该停滞自由精神之梦的追求步伐,就像人类挣断不了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的发展。历史无论怎么前进,都离不开“止于至善”的理想建设,那么,就让我们继续锲而不舍地从善卷那里汲取奋进的启迪与动力吧!

现代化的辉煌进程大规模地屠戮着人类极具想象力的辉煌生命诗意传奇,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今天的人们越来越多地关注物质的享受,精神追求却不如人意,君不见张嘴闭口物质利益,把曾经很纯洁的亲情、友情、爱情都绑架在了金钱利益之上,人与人的交往也是限于有所求交易之中。二十一世纪确乎离高洁的上古圣人时代已经十分遥远了。那些陌生模糊的麟凤鱼龙所彪炳的高迈本璞贞操无疑地永远是我们开张立世的心灵绿卡和招摇于大街的遮羞颜值、得瑟船票与人性词根。可叹的是,健忘的我们蹀躞的双耳日复一日地充斥着虚浮之喧、奢靡之噪,红尘滚滚,欲壑难填,内心无可奈何地扯满了觳觫破落的蛛网,晦戾充斥。目睹世风邋遢霉变因而心力交瘁的社会厚黑,见证诗圣杜子美曾高举双臂冲着太阳于《奉赠韦丞丈二十二韵》中大声祈唱:“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因此,目前,如何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河水”去“洗耳”,删除霸占着精神硬盘的噪音,以正能量浏亮江湖,重新格式化市侩哲学,升级思想版本,显得万众期待,嶙峋咆哮,肯綮急骤,难能可贵,刻不容缓!骎骎日上的文化精神的救赎与擢升从未像眼下一样隆重考验着我们的社会良知和志士仁人的付出及功力。

古印度《吠陀经》中说:“一切智慧与黎明同醒。”人的开明离不了光,而要有光,就得接通文化历史“大电网”,只有这样做了,眼睛才能生发神采,心灵才能放射光芒,那么,智慧力量强大了,才能对生活、社会、科学、艺术有着积极鹰扬的理解和追求,才会撬起更加沉甸的奋斗价值,在有限的时空,探揽享受到无限广大、峻峭的淑秀人生意义。

再次把历史景深拉长,将焦点对准善卷时代,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讲,善卷毋庸置疑地担当起了单县精神文化历史富矿的奠基人和发轫者,他的所作所为几乎一劳永逸地塑造和成就了这块土地上的人文风概,撑起了这方子民底气十足、引以为荣的精神门面,这也是足以让一代代单县人扬眉吐气的理由,更是他们于世俗社会上安身立命的文化伦理地标和身价坚挺护照,即使他们窘困潦倒,背井离乡,可浑身依然笼罩着七彩的祖袭道德文化光环,再贫血的日子,境遇的尴尬,鸠形鹄面的肉体也丝毫扼不住其整体精神星辰资质所呵护和照耀的璀璨、高迈,完全能够有足够的理由令那些颐指气使、飞扬跋扈的鄙视冷漠与倾轧刁难自惭形秽,终止猥亵蹂躏暴行,老鼠见了猫一般狼狈不堪,望风而逃,这就是宏壮历史精神文化的独特生态魅力,更是络绎不绝的访客们辄心向往,纷纷羡慕不已的海拔。

善卷凤仪绰约的精神太阳就那样光彩夺目地升起在单县古邑的地平线上,她义无反顾地扫阴霾驱迷雾涤秽浊洞彻苍茫历史云烟,普照着一座座时光大山褶皱里的稠人广众,应龙象舆,更以其尚殊的自由精神魄力、气势,不惧千山万水阻隔,硬生生将许许多多的忠绠杞梓折服得顶礼膜拜,纵横捭阖得行随神会,纷至沓来。并且,这种挡不住的趋之若鹜的情势一直持续至今,也难怪,就连尧舜也马首是瞻的主儿,谁还能把持得住地不所向披靡缴械投降?

邂逅丰稔的古老、深闳的质朴,就像面对一座雪山,我被高耸的冷峻逼视得哑然汗颜抬不起头来,那自由精神的幽蓝光芒就如此轻而易举地洞彻了我整个的心灵、血统和信仰。自由精神暴涨的律动,一刻不停地晏静攒射着生命的圣图与信仰的膂力,让我一次次猛重地堕入灵魂破茧刹那的天光之眩无法自拔。我依稀听到了硕大洲际板块慢慢漂移的响动,正从脚底隐约传来,而极端亲切安详的世纪曙光再一次驾临人间。正是在善卷魁岸自由精神清峻古健、桀骜不羁赤麾的肯綮感召下,发生于这个姝妙家园里的两大珍尤事件无可争辩地奠定了古单州在中国文化史上极富真善美光耀庆典性的幸福不朽地位,那就是老子和孔子的首度亲晤,与李白杜甫的第一次会游,那可是世界为之倾倒的两对文化巨人啊!就像闻一多先生说的:“四千年的历史里,除了孔子见老子,没有比这两人的会面,更重大,更神圣,更可纪念的。我们再逼紧我们的想象,譬如说,青天里太阳和月亮碰了头,那么,尘世上不知要焚起多少香案,不知有多少人要望天遥拜,说是皇天的祥瑞。”这些可全都先后聚集到古单州的舞台隆重上演的呀!仅凭此两点对了古单州的品位,以及之于其身外世界的意义,还需要再说什么吗?面对一部中国文化史,不用翻开,瞎子也会眼前豁然一闪,觑到单县专页的啊!而只此一点来论,假设有一趟中国文化寻根之旅的高铁或航班开出和起飞的话,那么纽约、巴黎、伦敦、北京、上海们或许它可以忽略,但古单州却是必须停下来逗留的华彩的一站啊!所以说,自由精神之舞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肯定是单州大地灼耀乾坤的基因祯符。

最早是倾慕已久的道教鼻祖老子找了个所谓“借口”,说是因避周室内讧息影于单父孟渚泽畔,惯性地仿善卷的样子堂而皇之地打造“小国寡民,无为而治”的老君寨,继而观水悟道著五千言《道德经》。他玄豹水云乡,蛩嘤吟鸥鹭盟作伴,操刀刻简,废寝忘食,悭吝地使用着情节生猛的象形方块字,文焕飙转,气运丹田,执椽如振,挥洒之间,抖眇志凿混沌发慧力祛谵妄叩真谛,以灵魂之火抚慰着世界的神经,点拨出微言大义的玄思,石破天惊的构想,醴泉重酿的主义。被此起彼伏的蛙鸣鸟啼踊跃点赞的夏晚,薰风习习吹拂着他蓬松的头发和顽强的自由精神,老子摘下几颗星星掖进荷包,走出为植物翠芳和野泊腥香气息所淹渍的简陋茅庐荆门,迎着尘世中那些漂浮游弋的事物和湖面上涟漪隐现的缘分,独梳一轮朗月,在水一方,窕邃的目光与苍旻交媾,然后,徐徐道破天机,而那他些闪烁着自由精神赅博卓越的浑金爻卦不经意间成了造物无法咽下的气,涔涔汗滴渐次凝成了万物的祥根,直把个汉语倒腾成了玄乎其神的天歌,他先是将之推进了世共钦羡膺赏的人类思想殿堂,继而本人也推脱不及身不由己地被邀上了一個几乎空前绝后的文化圣者高坛。曾几何时,德国人蒿目眄睨底气十足地夸耀说:“全世界的哲学都是用德文写的。”但是,当他们,按照欧洲中心论的哲学奠基者黑格尔的论调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思想传统不再有尊严,然而,老子的存在中流砥柱般让他们深感无可厚非的矫情偏执陡然显得那样幼稚可“爱”,于是,不得不红着脸低下头来承认:“通过共同的理性空间而彼此相连。”黑格尔亦坦言:“老子是东方古代世界的精神代表。”每每读到老子,一向踌躇满志的德国人在那种骨子里地道到家的高度面前,开始不说话了,接下来的情况是,在那个讲究科学的国度里,据说不久的以前以及现在老子《道德经》的风靡程度不亚于中国“文革”时的红宝书。而当今世界更是掀起“老子热”、“大道风”,以应对二十一世纪新的挑战。《道德经》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已成为研究东方思想的必修课。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统计数字显示:世界文化名著中,翻译最多的一部是《圣经》,而紧随其后的另一部就是《道德经》。啊!搭载于自由精神运载火箭上的真理之星,众目睽睽之中呼啸着飞贯漫漫时光长夜,横空出世,照亮了宇宙的面孔。一切于田园诗画的缱绻里悄无声息地进行着,两千五百年前的那个凝望苍穹冥思苦索奋笔疾书的无碍的“柱下史”“流放”学者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一部被后来国际学术界称为“中国最早的个人原创作品”的泛黄册页却把亚洲,把畴昔鲁国的善父邑,把当今的单县,把很快到来的单州市说给了全球。同时,还赢得了万人空巷户限为穿响遏行云神魂夺魄的轰动效应。当我们满怀感恩地将泪珠晶莹的目光投向幸福之河的源头,玄而又玄的秘籍又让我们钦佩得哑然无语,老子母尹益寿(名敷)是因“夜过孟渚,感星而孕,遂诞老子”的。成年之后的老子更为命运驱使着在浮龙湖上酝酿完成了他彪炳人类史册的不朽巨作。真乃浮龙湖有德,善父大地有德,才历练、供养,收获、赢得了大德的老子之德。他的《道德经》,或者说孟渚泽的《道德经》,古单州大地的《道德经》,不但影响了汉代以降两千年多年中国的思想史,而且也受到西方思想家的重视,成为世界哲学大典镇馆之宝。老子实至名归地被誉为了“中方巨人”、“中国和世界的第一哲人”。或许那些颐指气使的白皮肤蓝眼睛还不知道,他们崇拜的“上善若水”的巨人是品茗着孟渚泽的潋滟蕙风波光长大崛起的,这里的黔首翁妪对于他心中开满莲花的事一点也不感觉诧异。而湖里的鱼虾蟹蚌众水族们很久以前就已经明白——终有一天那条倜傥苍龙必定会携雷电裹狂澜腾空而起,扬芬紫烟上,垂采锦云中,搅得人间思想奔放激荡,九天排奡,五洲兢爽,“镐镐铄铄,赫奕章灼,若日月之丽”,只不过这是早晚的事儿。的确,越是文化修养越高的大家越是不约而同地认皈于此番道理——为自由精神扶乩的古单州大地养育的老子内心世界传出的青铜洪钟声韵幻若天堂敕令下达,闻者全都大气不敢喘,一一惊悚彻服,莫敢怠慢地铭刻入灵魂,毫不走样地贯彻于言行之中。美国学者由衷感叹道:“老子的智能是人类的智能。”日本学人卢川芳郎则说:“《道德经》有一种魅力,它给在世俗世界压迫下疲惫的人们以一种神奇的力量。”我想这种举世公认的“智能”和“精神”,毋庸置疑,正是善卷卓荦自由民主精神母系思想文本先锋大成的佐证、昭示、发酵与发扬光大。

这块热土变本加厉的昌盛荣兴当然没有逃过另一文化箕斗的瞩目,并且,极大地打动了那位千古圣人,使得更大气象“愤青一族”的孔子不止一次跑来问礼于他。不久,先知先觉的老子顾忌功大震主恐遭遇不测,瞅了个机会,静静骑青牛西出西行至函谷关低调而去,不过,一向古道热肠的他就是选择离开,也没忘了为相濡以沫的善父乡亲布下超前大局,留图相赠以种下安详之蛊,黎庶们照他的意思办了,而其“法力”的非凡,在他离去若干年后的洪水泛滥折头倒流,战乱蜂起,而兵燹匪盗莫敢侵扰中,民间传说的反馈是得到了一一诡谲实惠的应验,他也因之被传得神乎其神。

一只空前绝后的巨大凤凰飞走了,那倾世独立的心爱之窝却还热乎着,善父这块发作人物发作事业发作日子的宝地似乎没停歇意思地一如既往埋头造次着她的发作业力。春秋时孔子高徒宓子贱任单父三载政绩卓著,任贤用能,身不下堂,把单父打理得物阜年丰,黎民安康,风淳俗美,留下了“鸣琴而治”的千古佳话。身为亭长的刘邦来善父吕姑村迎娶了吕雉,得辅佐成就了汉室大业。韩世忠应诏入朝,授正任单州团练使,与其妻梁红玉一起镇守单州,转战南北驻为大宋抗金立下了赫赫战功。在无数文化朝圣者队伍里,当代著名散文家、文化学者余秋雨是一位让人肃然起敬的人物,他那么大的名气,每次都是悄悄来匆匆去,以一个平民的身份做着专业文化大腕循循善诱鞭辟入里的苦旅、考察、研究与创作,正如他在《唐诗几男儿》中写的“近年来我频频去陈留、商丘、单县一带,每次都会在路边长久停留……”,“向东,再向东……直到今天的山东地界,当时有一个大泽湿地……”我看这个大泽就是我们此刻荡舟其上的浮龙湖了,不过当时叫做孟渚泽,为古代九泽之首,与现在的微山湖比邻,但是面积远远超过了微山湖。你看又是好大的名气,却是实实在在的。余先生接着讲道:“无法阻挡的天才之风正扑面而来”,毋须饶舌,天才之风便系自由精神文化之风了,那是发生在唐代天宝三年四月间的事情,李白、杜甫自东都洛阳分别后第二次会面了,当时的单县县尉陶沔邀请大诗人李白、杜甫、高适联游单父,登半月形古琴台,饮酒赋诗,后人被誉为“四君子”,成为千秋唱酬佳话。就像《诗经》里讲的“岂弟君子,莫不令仪。”“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两千六百四十九名革命烈士和二百多位無名英雄在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残酷战争中抛头颅洒热血,在湖西这片善卷精神化醇天籁的平原大地上谱写了无数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丽诗篇,更是奏响了自由理想主义磅礴恢弘的黄钟大吕,真乃:“明德通玄,纯懿淑灵”,“仰宝塔祭烈士浩气扑怀,望琴台思先贤清风拂面”……

写到此处,我愈发感受到那自由精神血性的躁动,那超逸的灵性睿智的思想正击穿时空和迷惘如滔天的图腾猛雷隆隆碾来,再度奏鸣着雄奇皇皇的东方之韵,以吐纳万钧的巨淦涤拓出一方湛蓝无瑕的晴空,大开大启的季节生长在了一个崭新的高度。难道还需再继续费时耗墨吗?其实,自从我闻听帝师称谓那一刻起,内心就自然涌起了无言的膜拜,只是出于交卷的需要才画蛇添足地表白。思想因为脚下的土地而沉重起来,话语由于头上的天空而岑默不已。这么一块县域蕞尔之隅,竟然先后麇集了中国那么多超重量级的一流文化枭雄踏访活动、寄情抒怀,并且,长盛不衰,与日俱增,来轸方酣,谁说不是天大的奇迹?

而此背后,无疑众望所归地指向了这样一个客观憬悟与提励,那是这片昂扬着自由精神的土地令人彻底折服又无法解读的煦妪龙脉、日月灵气维系!

“激长歌于丹心兮,发铿锵于柔木”,那么,醉心于善卷亲手培植而代代蕃庑拔节的单县自由精神文化大树之婀娜多姿,醉心于这里汗青石刻的俊俏和浓烈,醉心于这里楼坊典籍的清新绮丽、深刻精辟,醉心于这里史哲词赋的浩瀚博大、汪洋恣肆,醉心于这里一切人文情节的跌宕起伏,就像细酌慢咂一杯茶,无论是对饮或酌,一律幽香四溢,唇颊留香,清心静魂,宁神爽魄,祥和生津,品出情景之美绮,靓出淡泊之心境,悟出大自然之神奇,任凭世间喧嚣,浮躁红尘,奔波劳碌,辗转不定,皆净身寡欲,坦率释然,超凡脱俗,淡定从容。

当时光的魔术把簇簇盛开的牡丹化作热情友好的仁爱请柬,谁又能无视文化从前世劈面而至的神炫与绮丽?我知道那是我们的祖先披星戴月筚路蓝缕手捧祝福,昂扬着自由生命伟大的气脉,赠与的铿锵激情启示和追梦接力棒啊!

我坚信,随着历史阳光的灿烂普照,单县的每一抔土壤里都蓬勃出着季节与文化积淀之株,郁郁葱葱,青翠欲滴,长势可人,一团和气,沁润心脾,沐甘霖之雨露,汲蟾踆灵辉,集天地精华,栉风沐雨,梦想一样茁壮成长。单县土地也必定因自由精神文化大树的茂盛而灵秀,而自由精神文化大树亦会因单县土地的滋养愈发香远。

就这样一直被“帝师”高耸云天的自由精神浸淫着、鼓舞着,仔细感受、揣悟着那种椒桂清徽的天然生命伦理文化仪式的煊煌、恒美哺育,方兴未艾扑所迷离的机缘犹氤氲于岁月岫壑之间。离开单县的那天早晨,不知夜里何时飘起来的小雨,一改数天的干燥直淅淅沥沥下到天亮,还不见停歇的迹象,在我看来那是从某个玄奥的湫漻时空潼滃以降的,是溶入了古单州郁郁文化情思和好客情分的神性甘霖,才这般绵绵恋恋,如泣如诉,于是,心里“慧目梵雨”这个意境便如三春粉桃花露一般浥浥飘逸开了……“但愿高蹈远举的善卷自由精神不息!”我在心里这样默默祝福着。而自己却亦忧悸着那些无数个离此暂归的家居日子里,陪伴我的将是多少不眠长夜的噬咬与煎熬呀!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