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是作家的一种守望》牛一鸣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没有约定,湖南邵阳五位散文作家步履一致,齐步踏,向后转,以或怅惘、或温慰、或深情、或迷茫、或伤感的眼神,回望岁月深处的人与事,表达生活底色的欣与悲。天文学家的天职是瞭望天空,地质学家的天职是展望大地,散文作家的天职是回望来程——作家的来时路上,有作家成长的密码,更有作家情感的密码。

乡愁深处是胃部。刘诚龙的《春天的粑蕾》写故乡美食,其乡村画面,最能惹人心回故乡。就写作特色而言,文章很有韵味,长句,短句,说古,道今,平常一段物,写得摇曳生姿,文气厚重,机趣活泼,收放自如。

邓跃东的《月下华年》,将描述场景放下迷离惝恍的月光下,叙述我与一位叫联团的兄弟相同的人生立志与不同的人生走势,一样月光两样命运,走进城市的,回归乡村的,谁能说清楚谁的命运更好呢?人生有太多的彷徨与忧伤,旧时月与今晚月,都解不了人生奧秘,那就让月亮带我们回家。

刘慧的《样怪婆》让我们想起了自己童年,童年是那个“乔模样”,谁不调皮呢?我们多是被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带养大的,一个从外婆家逃回家的细节里,小脚外婆那焦虑神态,可见“我”这个“样怪婆”的古怪精灵,更可见爷孙情深,姥甥情重。

桃花,总是给人美好的回忆,可是在作者陈芙蓉笔下的《遥远的山桃》,读来却让我们心酸,苦难的岁月,生活的艰辛,有时让母亲失去应有尊严;文章中母亲送桃,卖桃几个细节,让我们看到了一位“被损害被屈辱”者,读来唏嘘。

《奶奶们》,这个题材是不是有点特别?两位奶奶,各有形象,作者杨丽爱粗粗数笔,便勾勒其音容笑貌,尺寸之间,写出了人物生死大事,可见笔力。三位女作家,不约而同写亲情,那是因为亲情,是我们心灵深处的底片,文学让其曝光,成一纸带黄的照片。

(特约编辑:刘诚龙 邓跃东)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