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林波《寻找》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我要去寻找二十三年前的一个女孩。

就一面之缘,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她是哪个班的,我只知道那天她是我们学校一千多个学生里唯一借给我饭票的人。

都怪自己当时只想着吃,拿上饭票扭头就跑,再也没有见过她。最近,或许是男人的更年期到了吧,我特别恋旧和神经质,收到女儿入学通知书那一刻,我脑子莫名地闪出了那个女孩。追忆着那个情景,那个细节,我忽然记起她将饭票递到我手上时投来的眼神,还有浅浅的笑,那绝不是一个女孩面对陌生人应有的神态,总感觉与爱情有关。

这是秘密,我不能让我那醋坛子老婆知道,更不能求助微信朋友圈。听说同学王恒是女儿学校的校长,趁送女儿上学的机会,我先去他那里打听。

在一个阴沉的日子,我见到了王恒。我首先自我介绍。王恒一拍锃亮的脑门,迎上来紧紧握住我的手。

寒暄一阵后,我渐渐转向了话题,说:“想当年,学校食堂也太坑人,一张饭票就那么一小份饭,像我们这些正值发育期的男孩子,个个饭量大得像无底洞,每顿必须加餐。你有所不知,高二那年,我家的厂子破产了,家里负债累累。看着父母要愁疯的样子,我给自己规定从不加餐,但肚子常常造反,只好向别人借饭票。当时太好面子了,只肯去向外班同学借。”

“你啊你,死要面子活受罪,在我们印象里,你家办厂肯定不缺钱花。看来,你是因家境而辍学的。”

“嗯。”沉默了良久,我说,“我辍学后就随父母去南方生活了,很少回家。”

“怪不得我们同学聚会都联系不到你。”

“转眼不惑之年了,一想起当年借饭票的事,总觉得欠那些同学一份情。有件事想请你帮忙回想一下,你当时是我们的班长,班里的事你或许知道,在我离校后有没有外班的女生找过我?”

“啥情况啊,让你这么惦念?”

“是这样,一天,我端着饭碗来到食堂门口,下意识往口袋里摸,可是翻来翻去一张饭票都没有。这时一位陌生的女孩来到我跟前,好像很了解我一般地说,是不是没饭票了,要不要我借你呢?我说肯定要啊。她也没问我啥时还,很豪爽地从袋子里掏出一叠饭票给我,有二十多张吧。过后还担心她找我要账,谁想半个月后我就辍学了。”

王恒托着腮帮想了好久,脸色渐渐凝重起来,说:“有,你走后没几天她就找来了,可是你走了,她很伤心。”

“真对不起人家。”

“她的情况你一点也不了解?”王恒看我点头,继续说,“你是她的恩人,她是伤心来不及报答你。当时她已了解到你的情况,正想着如何帮你。”

我一头雾水。

“这女孩我认识,是我舅舅邻居家的。她找我时讲了你和她的故事。”

故事很简单。我们学校门口有片空场子,星期天不回家的学生常去那里玩。那天晚上,场子早早就没了人影。有个叫丽的女孩因成绩不好在徘徊着,突然她感到背后有人,还来不及看个究竟,一把匕首已晃在了她眼前,脖子也被架住了。绝望之际,不远处传来了嘶哑的、冲破了天际的高喊声:“滚——滚!”这时,女孩来了勇气,拼命地回应道:“哥——哥!”

歹徒见势不妙逃跑了,她急忙往发出声音的地方奔去。也许受了惊吓,女孩在叫喊的人身旁停顿了几秒,就跑去了学校。但她看清了救她的人。

和我有关系吗?我努力梳理着,大脑高速运转,很快,故事拼起来了。

那个叫喊的人就是我。那天我好压抑,在场子另一头踱步,忽然听到了远处有异样的声音,因听鬼故事走火入魔了,提起鬼我的头发都能竖起来,慌忙中便喊:“鬼——鬼!”随即又想,还没到半夜哪来的鬼?听到有人叫“哥”,还以为谁在和我闹着玩呢。至于女孩发生了什么我并不知情,她从我身边经过,我甚至害羞得没正眼看她。

“在她心里你是恩人,是英雄。”王恒站起身看着窗外。

原来这么回事,还有勇气找她吗?我为自己猥琐的心感到羞愧,撓着头顺口问:“她现在好吗?”

“她走了,永远地走了。那件事对她触动很大,她发誓要做一个有正义感有爱心的人。后来她考取了警校,做了一名人民警察,在工作和生活中践行着自己的诺言,是位受人尊敬和爱戴的人,还多次受到过表彰。36岁那年,在一次执行任务时,为了解救一名人质,她献出了生命……”室内的空气凝固了,王恒推开了窗户。

窗外飘着细雨,我默默祈祷着,心中永远的女孩,愿你在天堂一切安好……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