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 兰《预言》原文

作者: 来源:

预 言

◆ 阿 兰

我认识一个人为了知晓自己的命运,就让一个算命的看手相。他跟我说他这么做只是好玩,并不是真的相信。如果他事先征求我的意见,我必定劝他别这么做,因为这是一个危险的游戏。什么预言还没有说出来的时候,你不相信当然不难。这个时候用不着你相信什么,可能谁也不会去相信。一开头持怀疑态度并不难,但是以后就不容易了。算命的很了解这一点。他们对你说:“反正你不信,你又怕什么呢?”他们就是这样设置陷阱的。至于我自己,我怕我会相信他们;我又怎么知道他们会对我说些什么呢?

我假设算命先生是相信自己的,因为如果他意在逗笑取乐,他就会用模棱两可的话预告一些平平常常、可以预见的事情:“你会见到一些麻烦,受到小小的挫折,但是最后你会成功的。有人跟你作对,但是总有一天他们会同你修好,而在这个期间自有忠诚的朋友带给你安慰。你不久会收到一封信,内容与你现在操心的事情有关……等等。”诸如此类的话他可以说上一大篇,这对任何人都没有损害。

但是,如果这位算命先生相信自己真能预卜未来,他就会向你预告灾祸。你自以为超脱了世俗的见解,听了以后置之一笑。但是他的话还是留在你的记忆里,当你胡思乱想或做梦时会突然袭来,让你稍稍感到不安。直到某一天发生一些事情似乎与他的预言吻合,你就不那么容易把握住自己了。

我认识一位少女,有一天一位算命的看过她的手相以后对她说:“你会结婚的。你将有一个孩子,但是过后你会失去这个孩子。”一个人的生命处于如日初升时,这个预言不会成为沉重的包袱。但是斗转星移,这位少女出嫁了,不久前又生下一个孩子。到这个时候,这个预言对她越不那么轻松了。假如这个孩子得了病,不祥的预言就会像钟声一样老在母亲耳际萦绕。可能她当初曾嘲笑这位看相的,现在轮到后者报复了。

这个世界上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可能发生,所以不管人们的见解有多么坚定,碰到某些遭遇也会动摇。你听到一个不吉利的、难以置信的预言后可能会付之一笑,但如果这个预言部分应验了,你就不会有心情发笑了,即便是最勇敢的人遇到这种情况,他也会等待事态的发展。我们知道,我们的担心带来的痛苦不亚于灾祸本身造成的痛苦。也可能有两个预言家不谋而合地为你预言同一件事情。如果这一巧合并不使你感到特别不安,那么我对你十分钦佩。

至于我,我宁可不去多想未来,只注意眼前可能发生的。我不但不会请人看手相,而且不想从自然现象中寻找未来的预兆,因为不管我们有多大学问,我终不相信我们的目光能看得很远。我发现任何人遇到的重大事件都是他未曾预料,也不可能预料的。当人们治愈了好奇心以后,无疑也需要治愈过分的谨慎心。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