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学全《马学全小说两题》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兄弟

有这样两个人,他们是在孤儿院一起长大的伙伴,一起上小学、中学,后来又一起上大学,毕业后在同一座城市发展。他们一个姓张,一个姓王,且以张君、王君命名。

话说张君和王君年龄相当,志趣相投,他们在学校时一起学习,一起锻炼。进入社会后,虽然他们在不同的单位工作,但两人经常泡在一起,分享各自看过的书,谈论工作中遇到的开心或不开心的事。他们也一起喝酒,谈人生论理想,家长里短,鸡零狗碎。张君对王君的工作、生活了如指掌,王君对张君的个人爱好、生活情趣也是如数家珍。在外人眼里,他们的感情胜过亲兄弟。

先是张君恋爱了,接着王君也有了女朋友。周末的时候,他们各自带着恋人一起郊游。张君跟王君的女友也很快熟悉起来,同样,王君跟张君的女友也很熟。因为四个人经常在一起,外人很难分清谁跟谁是一对。

两年后,张君和女友牵手走上了红地毯。新婚不久,上级部门分给张君单位一个外出学习的名额,领导经过严格选拔,只有张君符合条件。可是他刚结婚,新房还没暖热,领导也不忍心。当领导试着跟张君说了外出学习的事后,想不到张君一口答应了下来。

回到家,张君对妻子说了外出学习的事,妻子虽没意见,可他家住五楼,买米买面之类的力气活,妻子实难胜任。

张君第一个想到了王君。晚上,张君邀王君来家里吃饭,并委托他帮忙照顾自己家。王君没有推辞,一口应承了下来。王君说,你放心去吧。又对张君的妻子说,张君不在还有我呢。那晚,张君和王君喝了不少酒,说了不少掏心窝子的话。次日,张君踏上了去外地的列车。

三个月后,张君结束学习回到家,妻子的腹部已经微微隆起,张君看到后又惊又喜。晚上,妻子只是简单地问了张君外出学习的情况,对王君的好却说了一箩筐,听得张君酸溜溜的,嘴上说着改天请王君来家里吃饭,心里却是七上八下。

回单位上班后,张君隐约听到了一些关于他妻子和王君的风言风语。有人甚至调侃,他不在的时候,家里是不是请了帮工,又是买米买面,又是灌液化气的,还兼带陪他妻子逛街。

张君听着这些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好在,他在王君和妻子身上并未发现异常,生活依然按节奏不紧不慢地继续着。

张君的儿子半岁时,王君也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王君时常带着妻子来张君家里串门,把张君的孩子捧在手心里亲了又亲,逗得小家伙咯咯咯笑个不停。

张君的妻子就跟王君说,你那么喜欢孩子,也赶快生一个吧。王君说,不急,看到你们的孩子就像看到我自己的孩子。张妻和王妻对望一眼,异口同声说,别人的孩子怎么能跟自己的比。王君也许是说顺了嘴,脱口而出,一样的。

张君的心里一下子泛起了波澜,他开始观察起怀里的儿子来,越看儿子的眉眼越像王君。张君心里五味杂陈,夜里睡不着,翻来覆去想的都是儿子跟王君。

趁妻子不在家,张君偷偷带孩子做了亲子鉴定,结果证明儿子的确是自己的。张君心里的疑虑虽然打消了,可对王君却生了一层隔阂。王君这家伙嘴上也太不把门了,难怪会招来闲言碎语。

对于张君的心理变化,王君浑然不觉。

王君单位有个跨国项目,王君是主创人员,需要外出至少半年。这时候,王君妻子已有孕在身,生活中显然离不开人照顾。王君想到了张君,便委托张君照顾他妻子。张君没有推辞,只是答应的有些勉强。

王君是在接到妻子生产的消息后匆匆赶回来的,在医院的病床前,王君看到张君悉心照顾着他妻子和女儿,眼泪“唰啦”一下就流了下来,紧紧握住张君的手,感激之情千言万语难以表达。

不久,王君也听到了一些关于自己妻子和张君的传闻,联想到当初自己和张君妻子的传闻,王君没有多想,他在心里告诫自己,谣言迟早会不攻自破。

许多年过去了,张君和王君两家人依然走得很近,他们的儿子和女儿从小一起玩大,大学毕业后先后回到他们身边。

两鬓添霜的张君和王君只盼着孩子们成家的那一天。

姐妹

玲子和芳芳是同时招工到这家国有企业上班的,不同的是,玲子家在农村,芳芳家在城里。玲子和芳芳同住一间宿舍。玲子住宿舍,是因为家远。芳芳住宿舍,则是因为家里人多住房小。

那时候工资低,单位食堂又是大锅饭,玲子嫌食堂的饭菜粗陋,便在宿舍里支起了锅灶。玲子在家的时候跟她妈学了一手好茶饭,每当下班,玲子的饭菜香味便飘出宿舍,弥漫整个楼道,诱得人直咽口水。芳芳不会做饭,但吃过一次玲子做的饭菜就不肯回家了。下班后,她宁愿陪玲子去买菜,回来后给玲子打下手。

宽子也从农村招工来,和玲子同一个车间上班,住在单身宿舍的另一头。宽子不会做饭,只能吃食堂的大锅饭。

周末,食堂的大师傅休息,宽子没地方吃饭,只能吃馒头。

宽子身材高挑,脸皮白净,是个腼腆的男孩,跟人说话的时候眼睛总是盯着地面。

周末,玲子和芳芳买菜回来,在楼道里与下楼的宽子相遇。玲子问他去哪里。宽子说去外面。玲子问他吃饭了吗。宽子支支吾吾。玲子知道他没吃饭,就邀他一起吃饺子。宽子爱吃饺子,在家时经常缠着他妈包饺子,自从招工进了城,很少吃到饺子,玲子叫他吃饺子,馋虫早已涌上喉头,但他却摆摆手,说你们吃吧。玲子知道他脸皮薄,说一起走吧。芳芳也说,走吧。宽子犹豫着,可我……我啥也不会。玲子说,不会我们教你,一回生二回熟。芳芳附和道,就是,我们两个一起教你。宽子不自然地低下了头,跟在玲子和芳芳身后上了楼。

玲子和芳芳一个摘菜,一个和面。宽子插不上手,就拿起床上的一本书翻看。功夫不大,饺子馅拌好了,面皮也擀好了,两个姑娘开始包饺子。宽子也想试试身手,可半天也没包好一个饺子。玲子说,你还是看书去吧,我俩一会儿就包好了。芳芳也说,看书去吧,不用你搭手。宽子说,那我去接水,就拎了水桶去水房提水。

自那以后,玲子做饭的时候便时常想着宽子。在车间里遇到宽子,玲子问他食堂最近都吃啥,并邀他周末来宿舍一起做饭吃。宽子嘴上答应着,但却一次也没来。

一次,玲子做饭的时候有意多做了一个人的,直到吃饭的时候,才假装手底下没把握住分寸,故意问芳芳多出来的饭怎么办。芳芳说放着下顿吃。玲子说,剩饭菜下顿就不好吃了,要是再有一个人就好了。芳芳想了想说,要不叫宽子来一起吃。玲子怕芳芳看出自己的心思,就说宽子会不会已经吃过了。芳芳说,我去看看。

几分钟后,芳芳和宽子一前一后回到宿舍。宽子狼吞虎咽吃完玲子做的饭菜,说你们的饭比食堂大师傅做得好。玲子借势说,那以后常做给你吃。宽子不好意思起来,说我以后给你们买菜。

下个周末,宽子果然买了好多菜。可他刚把菜放下,就有人来叫他加班。宽子对玲子和芳芳说,你们自己吃吧,不要等我了。

玲子做好饭,芳芳说要去看宽子回来没有,恰巧在楼门口遇到宽子。芳芳说,饭做好了,就等你了。宽子说,不是让你们先吃吗。芳芳说,你是客人,你不来我们怎么能先吃。宽子没再说什么,跟着芳芳回到宿舍。看着宽子大口吃着自己做的饭菜,玲子心头升腾起一股甜丝丝的滋味,暖融融的。

隔三差五,玲子就会多做一个人的饭,可她又不好意思去叫宽子,就让芳芳去叫。有时候,玲子会盛满一碗饭,让芳芳帮她送给宽子,并让芳芳问宽子,他想吃什么。芳芳每回都能把玲子的心意带到,并带回宽子的谢意和想吃的饭菜。

在车间里,玲子和宽子偶尔相遇,她能感觉到,宽子的眼神里多了一层内容。玲子想,自己的心思宽子肯定明白。她等着宽子向自己表白的那一天。

就这样过了好久,玲子也没等来宽子的表白,却听到了芳芳和宽子恋爱的消息。

玲子去找宽子。宽子告诉她,芳芳做的饭好吃,让他有了家的感觉。原来,芳芳一直都告诉宽子,饭菜是她做的。

当天,玲子换了一间宿舍。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