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轻松《两岸》

作者:李轻松 来源:原创

两岸

我的江河都出自悬崖。出自我的笔端——

在一个陡峭处获得落差

两岸的眉批——烟火,风信子

水与一副傲骨也在拔节

让我的河水又悄然涨高了几分

我的祖辈。赤足、豪饮,有着自由的天性

夏天里顺着河水摸鱼

冬天里逆着冰川溯源

那大小的波澜,在鸟儿的回旋中翻滚:

走出这座山就得救了——

隔着一山的哀怨,却是彼此的倒叙

锦瑟相传,患病的声调,每天恐惧

我是抱了拳的:流水里的祭日

秋虫里的青花,心里暗伤

都是一场怆然,涕下,也不论长短

不论青山与诗句埋了谁的白骨

终要背叛山水的初衷

背叛我内心里或深或淡的阴影

这反绞的双手

被绞杀的人情

山与水从来不分家

上游是上游的情人

下游是下游的坟墓

我只在中游,不上不下

铁水与花枝

铁如此俊朗,花枝如此羸弱

清晨的地平线口含珠露

吐出如铁的旧貌,和似花的新颜

水泽里的鱼儿只望一眼

七秒钟的记忆与眷恋

转瞬便成为前世——

我粗粝的铁,硬,坚硬

也能暴出炽烈的天真

我柔软的花,水,水灵

都生在枝节之外

我的境内,花与铁的混合

谁创造了这段艺术的距离

如此陌生,秉异,我的嫁接术

无形的香啊!余香,包含着铁的腥气

让我微醺地走在人间吧

莫名,无我,陶醉。我的哲学阐述

花与非花映照,铁与非铁相斥。

而我的笔触不到的苍茫

铁水已缠绕了花枝

花枝已被铁水淹没……

这世界的幕布

一块幕布张开,一张血盆大口

她不停地从幕布中爬出来,再被裹进去

从海浪中、魔爪里、窗棂间探出头

这被踩踏的人,被冤死的鬼

一条白绸垂下来就是命运

她伸出手是空的,永远不被握住

与世界这一段永恒的距离

仿佛艺术的真谛

那条冷漠的绳索,那些持刀者

一再地把浮萍按下头去。一再地

收割那些麦穗的血

一条铁轨伸直就是远方

竖起来成为阶梯,倒下去状如绞索

很抱歉,她不认识自己的倒影。

以及倒影里的飞鸟

不认同角色的转换,不传承

那长亭与短句。幕后的人

在灯暗处转了一圈

没有人看见她已走过人间……

桃花中的凉……

一个抱着瓦罐的妇人,在桃花中变凉

潮汐落了,脸色未免苍白

不要紧,还有春水自会流着

当然还有那场旧闻还在相传

脱掉那层桃色不难

难的是换了副骨头

那身后的古典与身前的现代

她的幽暗是惊艳的反语。她的间离术

都比柳丝更垂,比屋檐更低

那一腔善恶是用来崩溃的

被倾听的人却已没了踪迹

在林梢上行走,在江湖上玩命

更多的时候桃林是静的

风贴着枝头。她把眉毛描得更黑一些

嘴唇需更猩红

这巨大的嚣张里面

深埋着巨大的寂静

后花园

什么时候,顺着园子就开始怀春了

不必等到把药熬到三遍

更不必等到啼血

春草就漫过了后花园

在梦里幽会,是无需躲闪的

把云鬓轻绾,有些散漫的样子

也许更加迷人。你无心打理窗前的花枝

要剪掉一点乱是那么难

不被允许的爱,不被亲吻的嘴唇

在牡丹亭畔、芍药阑边

一番云雨打湿了尘间

被冥判的前世

要喝的孟婆汤就是一场煎熬

在明月桥前断了肠。你蜕去了假面

却是不得开口

你暗自垂了泪:叫声我来也——

可以生时却死,而死时却已生

且慢,春色如许,却是不知,不知

“是花都放了,那牡丹还早!”

忏悔者

突然抽刀,断水,一块红布将他们覆盖……

这样的静场有点残酷。追光散落下来

冰灰色的凉,那块红布慢慢地掀开

露出一段流水,两个人的峥嵘

中间却横着那把刀。他们周身像结了一层冰凌

瞬间白发,冰层断裂……

作为剧情的叙述者,却被道具说出了彼此的心声

声音如此沧桑、老迈。

趁现在还清醒,趁手还能握得动刀……

作为被施暴者,她又重新施暴,冷、那死——

直到那场追杀被白骨掩埋

直到奴役爱比奴役恨更充分

一朵花谢了幕

一段旁白响起:上帝已宽恕了他

他无需她的原谅

她呆立片刻,原来施暴与被施暴互为悬崖

一出戏的尾声……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好铁要用在生死间

我写下这句话,就接近了一场戏的尾声

给你一分钟时间,要么你继续打铁

要么你……为铁身亡

静场的时间总是短的

一分钟,时间到,请选择吧

你想用这世俗的铁杀人

我还拥有精神的刀

你想用这精神的刀杀人

我还拥有俗世的铁

从绿林里冲出的好汉

请红着脸放下刀吧

从烟火里脱胎的人间

请崇拜柴米和食蔬吧

等到数条绳子垂下来

等到捆绑,囚禁、牢狱……

你要冲破这铁一样的桎梏

以血肉,以筋骨,以深情

能死的死了,能疯的也疯了

谁能说得清谁疯谁醒?谁生谁死

好像每块铁都有自己的裂痕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憾

铁啊,你是这个世界最后的孤儿

身躯被变了形、脸被刺了青

心灵被压榨成了碎屑……

要扭曲这世界之形必先扭曲其神

而你的品格不变,硬度不变

没有什么能够被拯救

所以还得让精神的苦难继续下去

让这出戏继续演下去

春之暮野

春之暮野,有一片缭绕的气息

鸟鸣时心便更加幽静。通往秘所的小径

一朵花、一只菌子也有朝拜之心。

所有浪迹过的天涯都不是绝境

都会有水、有漫天的草、有林下之风

牵牛花沿着裂纹爬上了我的鬓边

一些古老的物种正濒临灭绝

我想把你们全部揽入怀中

像我爱过的,正在爱着的,整个世界

我与那些母性相通。一只母兽

面对猎枪时坦露了自己的胸乳

喂完最后一口奶,再从容赴死

世界啊!你分娩出了朝阳与血

却娩不出缺憾的人性,人性之脆

有时偶尔的崩溃就是恶念……

我要与一滴春雨慢慢落下,我还在人间,

与每一种生灵对视,看他们眉目清新

心地如画,我会如此地怦然心动!

那被遮蔽了的光芒、那莫名的笑意

被那些植物灌了浆,授过粉的身样

都是一些孕味十足的河蚌

如果我有幸也结了小苞蕾,

我就是一坛丰饶的蜜罐,

三辈子也用不完的今生,来世还用

我在春夜推开我的窗口,哦你们都在

能在就好。我会遇上每一个游魂

谁还在乎我用老迈的声音与你们通灵?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