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世合欢》孟庆果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路边的合欢树开花了。

那粉红色的花儿,婀婀娜娜在绿叶间颤动,轻盈如蝶,微风起处,流云般柔美,梦幻般空灵,在阳光里摇曳出万种风情。

合欢花开在考试季,开在毕业季,开在夏日铺陈的繁华里,那是一场粉红色的祈祷,还是一树温馨的暗示?

那些经过数年寒窗苦读方才修炼到能够走进考场、凭一考定终身的莘莘学子,在这个季节里挥汗如雨。那些东奔西走、忙着找工作的毕业生,在合欢树下圈圈点点,寻找生活的归宿。一蓬蓬粉红的小花,见证着年轻人的朝气,也附和着年轻人的热情。

一阵微风拂过,花香沁出,温馨盈袖,偶有落花飘下,仍旧在眼角眉梢间,留下一丝温柔。我闭了眼,许下一个愿望:愿所有有爱的人,永世合欢。

合欢的名字,透着一种吉祥的气息,颇有“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韵味。若人这一生,真如这合欢的名字一般,从生到死,顺风顺水,和谐美满,该是多么惬意啊!

“合欢蠲忿,萱草忘忧”。有人说,合欢是一种寄托,要我说,合欢是一个追求,它需要付出、需要努力。若房前屋后广栽合欢遍植萱草,当真就能给人带来恒久的快乐么?我看未必。

说到底,这只是一个美好愿望而已。欢乐与忧伤,本来就没有天然的界线,愤懑与释然,也没有固定的模板,它是发自心底的一种感觉,取决于你的心态,取决于你的知识和阅历,更离不开心灵的豁达与成熟。当繁英落尽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有种失落的感觉。就好像,你栽了一畦黄花,却在某一个早晨,被一夜的风雨吹折了筋骨,只留下一地的残枝败叶。

失望么?落魄么?怨恨么?

有多少闹心事,便能生出多少烦恼丝,有多少尘世怨,便会结出多少无因果。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双飞的是燕儿,人儿还是独自一个,静静地站在合欢树下,手握着青春,却看见了青春凋谢的模样。

有人说,合欢树之所以叫合欢树,是因为它们虽然枝条错综盘绕,但被风一吹,又会各自分开,互不牵绊,它以独有的姿态向人们昭示:待人处事,能放手时且放手。

由此我想,这种树,在古时候,应该种在青楼旁,若她妖冶,当不害羞,若她离去,当无眷恋,这种敢恨敢爱的性情,自当出落成当今的一枚女汉子。虽风情万种,却从不盲目。

其实,合欢树,当真还有另一个名字,叫苦情树。而且,还有个悲情的传说。传说合欢树最早是不开花的。有一位秀才,十年寒窗,一朝进京,妻子粉扇不忍分别,指着门前的苦情树说,君今离去,定能高中,只是京城繁华,莫忘归家。秀才走后,杳无音信。妻子悲痛,每每念叨,苦情花开,夫为叶,妻为花,花不老,叶不落,一生一世,世世合欢。第二年,苦情树果真花开满树,粉柔清香,花叶晨展暮合,且世世繁荣。人们为了纪念痴情的粉扇,就把苦情树改名为合欢树了。

传说虽然很凄美,终究也只是传说,合欢虽然艳丽,却难以花开恒久。

合欢树冠如伞,花叶如盖,然而,花期并不长,只灿烂几天。它承载了人们太多的期盼,也凝聚着人们太浓的情思。“惆怅彩云飞,碧落知何许?不见合欢花,空倚相思树”。当年树下那个眉头紧锁衣袂飘飘的佳人已悄然离去,风中回响着绵长的幽怨与无尽的相思。

合欢花开还是一样柔美,我茫然看到,却不能够拥有,云雾后面的东西太虚无,纵心存不舍,却不愿背负沉重。

当理想与现实剥离的时候,我宁愿用一世的痴念守着一树的绚烂,我宁愿将无尽的苦情换成朵朵合欢,开满心田。

合欢花开终有落,与其纠结惆怅,不如在心中,种植一株合欢吧。

心若无尘,永世合欢。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