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芊《爱到天涯海角》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我们一行五人去西班牙葡萄牙旅行时,朋友的朋友为我们介绍了一位当地的陪同,说是一家文化公司的高管,恰逢休假。当我们从浦东转迪拜的EK185航班到巴塞罗那BCN机场时,那陪同已在机场等候了。

通上电话,见了面,我们都惊呆了,那是一位身材高挑、举止文雅、相貌标致、肤色白皙的中国姑娘。她落落大方,打过招呼后,自我介绍说,我叫艾娃,西班牙名字。

艾娃自己为我们开车,开的是一辆老款的大奔。车内收拾得干干净净,拉着窗帘,飘着淡淡的香。艾娃说,这是专门为大家跟朋友借的。

到了宾馆,艾娃为我们登记。她办事不紧不慢,用西班牙语跟总服务台小姐轻声交流着。一会儿,服务生把我们的行李送入房间。六人,正好三间,艾娃很自然地跟我们融入一起。

开始几天的行程,我們在西班牙。艾娃开着车,一路带我们游历了巴塞罗那、萨拉戈萨、马德里、科尔多瓦、格拉纳达,一直到塞维利亚。

艾娃的车不紧不慢地开着,我们的行程也不紧不慢。每天,艾娃总尽量安排一两处有西班牙风情特色的去处,带我们慢慢体味。她讲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的故事,陪我们去欣赏西班牙歌舞《卡门》,还专门让我们看了场惊心动魄的斗牛表演。艾娃说,她喜欢西班牙,这样的全程旅行,她已走过几次。

几天下来,渐渐熟了,她跟我们无话不谈。她是江南人,读的是北京外国语学院西班牙语,在西班牙读了硕士,毕业后一直在西班牙工作。

我们都好奇,追问她,你这么漂亮的姑娘有没有结婚,多大了?按理说,这不太礼貌,然艾娃挺爽直。艾娃说,她三十六岁,在西班牙十多年,处了几个男朋友,都分手了。第一任,是她的学长,大陆上来的,在她就读的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做学术访问,人家拼命追她,一次次制造浪漫让她惊喜。她不即不离跟他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来,他回国了,那段说不上真正的恋情也就烟消云散了。第二任,开始于七年前,男友来自台湾,比她小两岁,是同一教授带的学弟。教授家聚会时,他们认识了。学弟高个,身材与她相配。师母有意撮合他们。他们也相处了一段时间。然学弟家突然遭了大难,父亲和哥哥同时遭遇车祸身亡,他只能放弃学业,回台湾打理家族企业。他几次三番催艾娃去台湾。然艾娃退缩了,她觉得他俩还没达到那情分。学弟坚持了一段时间,多次为她买好了去台湾的机票,然她一次次放弃了。最终,学弟不再坚持了。之后,艾娃也与一位同在英国的同事相处了一段时间,同事挺绅士的,然最终艾娃还是放弃了。内心的感受告诉她,那并不是她的真爱。

之后几天,艾娃有些沉默。我们不再追问她的私事。艾娃非常细心,安排挺周到,我们玩得也挺开心。

进入葡萄牙,我们的行程也即将结束,在里斯本呆两晚,我们就要回国了。

那天下午,艾娃说带我们去一个好地方。

我们的车到了亚欧大陆的最西端,那是罗卡角。面对水势浩渺、水色碧绿的大西洋,是一块离海面一百多米高的巨大的岩石。石碑上写着“Onde a terra a caba e o mar comecou a”。艾娃说,这是葡萄牙大诗人卡蒙斯的名句,意思是“陆止于此、海始于斯”,这是“天涯海角”。

坐在海边大石坎上,艾娃竟主动跟我们讲起了她的初恋。她说,我的初恋,在高三,他是我的邻居和同学。我们从小较着劲一起读书,你追我赶,是全年级公认的学霸。那年,发大水,我们的小区被大水包围。回家得蹚一条水淹的堰基。我们一起回家,我不敢蹚水,是他一手提着我的鞋子,一手拉着我的手蹚过了堰基。他粗大有力的手拉着我,我心怦怦跳着。蹚过堰基,在树丛边,他迷离地看着我。我吻了他。那是我的初吻。他一下子变得惊慌失措。尴尬了一些日子,我忍不住给他写了一封信,告诉他,我爱他,真的。

高考,我们都挺出色,我考取北京外国语学院,他考取南京大学。一南一北,我们秘密相处。临近毕业,我们的恋情渐渐明朗,我父母坚决反对。原因只一个,他父母是编制外的环卫工人。为阻止我们,父母决计把我送出国。他们把房子卖了,把企业迁到了浙江,做得很绝。

临分手那次,我们一起去了海南岛,在天涯海角,我们相拥而泣,一直到天黑。他说,你即使走到天涯海角,我也爱你到海枯石烂不变心。我说,我们已在天涯海角了,我们只能回到岸上。他却说陆止于此,海却始于斯,我们有更广阔的空间。我说,海有风浪,会覆舟。他说,为爱,他将一往无前,直至大洋彼岸。

艾娃说,她还是离开了,她记恨她的父母,憋着气,没有回一次国。

听到这儿,我们有点诧异,说,上次,我们去海南岛时,有位朋友的朋友介绍的小伙儿跟我们同行。他每年那个时候都要去一次天涯海角,已经去了十多次。他至今没有找过女朋友,一直在等他的初恋情人。他跟我们讲了一个跟你差不多的故事。

艾娃问,那是什么日子?那小伙姓啥?我们说,那天鹊桥相会,那小伙姓秦。

艾娃沉默了。

第二天,按原计划,送机场后,艾娃独自开车回马德里。然艾娃把车停妥后,竟然跟我们一起上了同一架班机。我们都在疑惑。艾娃说,她决计回国。昨天我们说的小伙儿,就是她的他。为了这一次,她一次次签了证,然一次次犹豫着。这次,她不再犹豫了,她要去找他。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