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川《穿过河西走廊的风,与灵魂赛跑》

作者:艾川 来源:原创

风是可以触摸的,在河西走廊

在茫茫戈壁滩上,当我伸出双手

风就有了骨感,有了刀子的快意

一个人如果忍着自己的疼痛不说

遍地狂躁的沙子便会立刻安静下来

但风不会静止,只会在灵魂的沟壑间加速奔跑

直到凌乱的脚步接近于莲花开放时的悄然无声

从寂寥的耳廓里掏出一座荒凉之城,连同枯萎的火

放于经书的空白处,感觉灼热了,再用一场大雪把

它慢慢捂凉

而沉默寡言的祁连山脉,摆出了与风决战到底的姿势

向西,一路与风赛跑,一路绵延不绝

端坐在山顶之上的白雪,有时也会痛得哭出声来

爽朗的哭声清澈、灵动,感天动地的滚滚泪水

化茫茫戈壁为茵茵绿洲,武威、张掖、酒泉

并排坐在河西走廊里,身披丝绸,一起遥望飞天大梦

风是有形状的,在河西走廊,风是被雕刻的对象

一粒沙子是一位细心的雕刻家

给风雕刻出曼妙的身姿,于是有人说沙丘是一堆沉

睡的风

何止沙丘,烽火台和古长城不也是一堆堆沉睡的风吗

被凝固的风,带着刀子的锋芒和佛经的慈祥

穿过河西走廊,风为灵魂,塑造出各种孤绝的模样

被我暂时借用的这一具肉身,该存放在哪里呢

风在崖壁上奔走,被镂空的山体给出风格迥异的答案

因与果,在风的规劝下,均已坐化

那么,一只鹰为何突然呈现出它傲慢不羁的身影

湛蓝的天空无从考证,仅能从鹰的翅翼上

感受风轻轻掠过的声音

还有胡杨,这个为风所困的士卒,到死都不肯低下

高昂的头颅,千疮百孔的身躯

让灵魂有了千千万万个出窍的理由

风是有信念的,在河西走廊,风可入寺、入佛

入千家万户。隐入佛经的大风

不轻易戳破早已漏洞百出的人世

只有执拗的风,长年累月地在房檐上奔走

被拖累的砖瓦终于松动起来,咣铛一声

一块松动的砖瓦掉进佛经深处,一场大风掉头就跑

戈壁是风的故乡,请不要随意翻动那些沉睡的石头

它们厚重的身躯里居住着一场场凛冽的大风

飞沙走石,其实是风从一个人的灵魂里走出来,做

一次单纯的梦游

深谙佛经之道的石头从不为风所动,是因为它们早已把锋利的棱角吞入腹中,在漫长的自我吞食中

石头成为沙子,沙子聚在一起,成为辽阔的沙海

与其说一支驼队行走在茫茫沙漠

不如说是行走在沉睡的风里

每一粒煎熬中的沙子都渴望被灵魂指认

每一个苦行僧都渴望找到尘世的边缘

每一具骷髅都渴望找到干净的肉身

当我俯身沙海,与一粒沙子互换骨髓和信仰

沙粒中灼热的光芒沿着枯萎的血脉,向遥远的地平

线喷发

而声声驼铃婉言谢绝了绿洲的邀请,要赶在日落之前

把一路跟随而来的漫漫风沙送出阳关

风是有灵感的,在河西走廊,如果没有风的思考

怎么会有铜奔马神奇的飞姿,如果没有风的推敲

那些石头怎能会安静地坐在石窟里,酝酿一场飞天

大梦

风在石匠的刻刀上,借用梵语,与苍茫大地对话

风隐入画者的墨池,在崖壁上或端庄而坐

或疾奔而行,尽显千古风流的风啊,穿过茫茫戈壁

与灵魂赛跑

君不见夜光杯里倒映着一弯明月,盈盈月光

抚慰着河西大地,凉州、甘州和肃州,三兄弟抱团取暖

怀中的丝绸与佛经、茶叶与瓷器,被风吹成了灿烂

的历史

好大的风,好纯粹的风啊,当我站在祁连山上眺望

整个河西走廊

如同眺望一场天际来风,奔跑的野马与缓慢的驼队

以相悖的张力诠释旷野之美,诠释灵魂之惑

再也没有比站在戈壁滩上更加孤寂和幸福的事情了

一个人的灵魂给风做了模特

慈悲和痛苦都是风给他的回报

君不见当年征战的士卒早已解甲归田

徘徊在玉门关上的春风早已吹入寻常百姓家

羌笛与杨柳,早已握手言欢

歲月无情,当年的城堡只剩下一堆荒凉的土

吹过去的风在土堆上掩面而泣,迅疾的马蹄

在坚硬的戈壁上打印两行深深的记忆

风是温暖的,在河西走廊,祁连山上终年不化的积雪

如棉花一样覆盖着遥远的人世,不论春夏秋冬

都能给悲怆的灵魂带去绵延不绝的慰藉

在河西走廊,能够与风赛跑的,除了灵魂

就是那些静止的事物,比如佛龛,比如烽火台,比如

胡杨

它们在历史深处与凛冽的大风暗暗较劲,却仍岿然

不动

风,在制造一场更大的执念,它搬动着寂静到处奔跑

用整个河西走廊去放牧一场叛逆的大风吧,喊醒沉

睡的白骨

以绿洲的名义,把风安顿下来,天下方可安宁

穿过河西走廊的风,与灵魂赛跑

一阵风跑着跑着,一头撞在崖壁上成了飞天巨画

一个人跑着跑着,突然坐下来,成了一尊佛

当我漫步在茫茫戈壁滩上,为减轻心灵的苦楚

不得不与风沙和顽石,交换彼此的孤独和信仰

并在淡泊的履历上加盖一枚弯月式的印章

然后变成一粒灼热的沙子,投身大漠,追上一支远

去的驼队

艾 川,原名庞小伟,男,1973年3月10生,河南省作协会员。曾在《星星》《诗刊》《飞天》《扬子江诗刊》《青年文学》《解放军文艺》等刊物发表诗作。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