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井中的龙王》刘化智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古代伯益挖掘了第一口井,讓人们喝上了甘甜的泉水,得到了皇帝的夸赞。“井”也是农村的组织单位,每八家为一井,所以井与故乡紧密相连。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怡然自乐的生活,都以“井”为象征。为表示亲情,常说:我们吃的是一口井的水,是一家人;人不到穷途末路绝不背井离乡;如果一个游子,老年能叶落归根,喝上家乡的井水,那是一种多么幸福的享受啊!

家乡的“井”坐落在村庄的东南角,居于青龙之位,南临大塘,西北村落相依,东方则是一望无际的绿色平原。青石条护井栏,圆形井壁,青砖砌成,面积约一平方左右。既显得古朴大方,又显得清新典雅,有一种无穷的韵味。

老井,在我心目中,充满着神奇色彩。母亲对我讲,井下有井龙王。一年三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他不停地从龙眼泉中汨汨地向外淌水,供给百家。每逢除夕,家家都拿着红绿黄剪成的彩条,插在井旁,还焚香磕头祈祷龙王保佑人口平安、人畜兴旺、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春节也忌讳打水,是为了给龙王放假一天,与人民同乐,共度佳节。

每逢大旱之年,庄稼枯萎,河底龟裂,井水干涸,在一筹莫展、无计可施的时候,就掏井,请井龙王布云行雨,驱除旱魔。许是赶巧了,每次淘井后,在三天之内,大雨或小雨都有一场。但在民间,天人感应的封建思想根深蒂固,所以一下雨都归于神灵,增加了井的传奇色彩!

积德行善、因果报应,在农村却是最普遍的信仰。本村大财主秀才刘盘之子刘乡臣修井保子的故事,也广为流传,妇孺皆知。

解放前,他生了近十个儿女,然而未有成年,相继夭折。儿女的离去,让这位财主痛不欲生、凄神寒骨。面临精神崩溃、丧子之痛的现实,他萌发了积德的善心,想到了修井。这口不知有多少年的老井,由于桶碰水蚀,年久失修,井栏破烂不堪,井壁伤痕累累,每逢阴雨天泥泞难行,给人带来不便。财主求子心切,一边取砖备料,一边套马拉车到石弓山采石加工,运回。一切俱备,请来石工瓦匠重修老井。经过能工巧匠的复修,老井面貌一新,井壁光滑,井栏平坦洁净,井水清流,石子小径通于四方,人们交口称赞:刘财主为这口井积了德、行了善,井龙王一定能保他子嗣平安、大富大贵。

刘财主的善举,好像真的感动了井龙王,他晚年喜得贵子。这一独苗根深叶茂,他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现在是妻贤子孝,儿孙满堂。他家人丁兴旺,更使人们相信因果报应和井龙王灵验。虽然这是迷信的观点,但是孔子说的:“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怀惠”的思想还是应该继承的。

东方破晓,鸡啼犬吠,翠鸟唱鸣,大地苏醒,井旁热闹起来。打水的人们,从四面八方,涌向井边。沉睡一夜的人们,清晨相见,分外亲热,婶子大娘相互问候,叔叔大伯互打招呼,表达了老少爷们的骨肉之情。

全村几百口人,同吃一口井的水。这口井的水甘甜可口,喝凉水可以预防疾病。我村居民大多都有喝井凉水的习惯。每当从井中提出水时,不论大人小孩,趴在桶边,像牛一样咕咕喝一气,然后仰起脖子,望着天深深吸口气。井水的清凉沁人心脾,直通十二经络,感到十分爽快!本村百岁寿星屡见不鲜,从未有人生奇疾怪病,个个精神饱满、精力充沛,更增加了老井的神秘色彩!

这口井不仅哺育了刘小寨一代又一代儿女子孙健康成长,而且以他为纽带,在东舍西邻中建立了和谐、亲密的关系。

在我十多岁的时候,我家和三爹、三叔、大娘同住在一个大院,谁家也没有院墙。担水的时候,不分彼此,你给我担,我给你挑,亲热得像一家人一样。一天,大婶的大儿对我说:“我娘常念叨你,‘你二哥心眼好,在你小的时候,常给咱担水,你长大可别忘了人家。’”左邻右舍淳朴的民风代代相传,酿造了浓浓的乡情!

一口古朴的井,不仅成为团结和睦的纽带,而且铸造军民血肉相连的鱼水之情。

1946年,蒋介石不顾人民的反对,对解放军发动了全面内战。经过一年的战斗,人民解放军粉碎了国民党的全面进攻和重点进攻。战争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为彻底粉碎国民党的内战,1947年6月,刘伯承、邓小平率领晋、鲁、豫解放军主力强渡黄河,挺近大别山,直插敌人心脏:南京国民党中央政府。

刘邓大军途经此地,驻军刘小寨。他们军纪严明,与百姓亲如一家。帮群众扫地,担水劈柴。开财主之仓,放粮于民。大人小孩,各拿布袋,争先恐后去领粮。这一消息,不胫而走,奔走相告:“解放军开仓分粮啦!”

那时,我年纪小,提着陶罐到井旁去提水。当罐丢进井中,一看黑洞洞的,老深老深,唯恐陶罐碰破,吓得六神无主,痛哭起来。正好一位军官带着一勤务兵路过此处,看到此情此景,他们到了井旁问清缘由,把陶罐提上来。那位军官喝了一气凉水,赞道:“井水甘甜可口,好水!”他让勤务兵把我送回家。回家的路上,那位同志告诉我,刚刚那位军官,就是百打百胜的刘伯承将军。那时我似懂非懂,但是他们的音容笑貌,我记忆犹新,终生不忘!

吃水不忘掘井人,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是成千上万名烈士抛头颅洒热血、不怕牺牲换来的。

1948年11月,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等统一指挥的中原解放军,在以徐州为中心的广大地区,展开了淮海战役。并号召淮北广大地区民众,参加运输,抬担架,做军鞋,支援前线的工作。

来我村收军鞋、带民工的是位英俊潇洒、目光炯炯有神的解放军战士——宁班长。他枪法很准,枪指鸟落,人们赞叹不已。那年冬季来临,久日无雨,天干地旱,井水枯萎,人们心急如焚。可是由于天寒地冻,没人敢下井掏井。在这紧要关头,宁班长毫不犹豫下井清淤,加深了井底,解百姓的燃眉之急。当人们喝到清凉的泉水时,万万没有想到这位德才兼备的班长被国民党杀害了。

我村刘化祥老村长应征抬担架支援前线,亲眼目睹宁班长被杀害的过程。

宁班长带领一百多位抬担架和运输的民工,日夜兼程的向徐州进发。当走到阚疃集被国民党黄维兵团部队拦截住,并追问领队的解放军,拷打民工,酷刑审讯,可是没有一人透露真情。敌人无计可施,把机枪对准民工说:“再不说带队的人,全部枪毙。”宁班长为了保护全体民工的生命,不顾自己的安危,把手枪偷偷丢进附近的水塘,走出民工队伍说:“我是带队的,与他们无关,放了他们……”民工被安全地放行了,可这位年轻的解放军战士被国民党杀害了。每当老村长刘化祥讲到这个故事时,常常不能自已,总是热泪盈眶,老泪横流。英勇的解放军战士安息吧,我村的人们永远不会忘记你这位掏井人,永远踏着你的足迹前进!

自从农村通了自来水,往日熙熙攘攘热闹的井旁,现在变得冷冷清清。老井像一位孤独的老人,十分寂寞。然而老井,依然张着嘴,像掉了牙的龙王嘴,笑口常开,好像说:改革开放的成果你们享受了,我这老井龙王也沾光,再不用日夜忙碌运泉水啦,也可退休享福啦!老井有着千年的光辉历史,不仅养育了一代又一代本村的儿女,而且以井为纽带建立了亲密的军民鱼水之情。为了不忘井龙王对本村的恩赐和缅怀先烈、牢记历史,在这次美丽乡村建设中,计划投资十万元,建成以古井为中心的美丽花园。

首先修复古井钻探加深、安装机泵,让甘醇的养生之水长流,为人们的身体健康再立新功!井栏加高,用雕有图案的大理石砌成,四面各有一座雕梁画栋、琉璃瓦上盖的凉亭。其次,北边立一块宁班长英雄纪念碑,把他的英雄事迹刻成碑文,让这位英雄流芳百世、永垂青史,让他永远活在人们心中!

对南面的旧大塘进行改造。对旧大塘加宽加深,中间留一小岛,建成奇鸟异兽的动物园;在塘坡的中间留一平台,块石砌成,作旅游、观光、垂钓之用。沿平台栽花种柳,为休闲创造良好的环境;塘中放鱼栽藕,那时真正的是“鱼游荷叶动”、花香四溢的风景塘。

东边建一花园。以一行行垂柳为框架,构成各式各样的图案,规划花色相间、高低错落、以鹅卵石为料铺成四通八达的小蹊径,以有利于观光者欣赏游玩;园园之间堆一假山,使游客好像置身于青山绿水之间,置身于鸟语花香之中!

西边则是一幢幢既有古建筑的古朴又有现代流行建筑样式的典雅的楼房小区。内设超市、幼儿园、银行、卫生所、保卫所等行政机关及民间团体,为居民的生活娱乐、教育、养生保健、安全服务提供便利。小区周围的围沟,重新复修,清沟清淤,绿化架桥,使水变绿,使沿岸绿树成荫,花圃成片……在小区前面,建一广场,供小区居民健身之用……

美丽的乡村建成后,给人以美丽的遐想:井水的养生、碑文的遒劲、花园的艳丽、池塘的碧水绿荷、小区的整洁美观,让人们心旷神怡!茶前饭后,人们可以闲庭漫步,置身于各种景色之中,观赏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丰富生活;可以跳跳广场舞,表现新时期的风采;可以在陽光雨露滋润下畅谈美好的幸福生活;也可以抱子携妻,步行于林荫道之中,畅说家庭的甜蜜,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

此村,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井龙王的神秘,滋生了人们的愿望、善意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老井的泉水,酿成了军民的血肉关系。龙是中华民族的象征,让这位为本村日夜操劳的井龙王,走出井底,腾空驾云,鸟瞰美丽壮观的桃花园似的新村!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