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爸妈过重阳》李爱红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今年的重阳节,我想把老爸老妈从老家小山村接出来过。

毕竟他们都是年过七旬的老人了,真想趁爸妈身板还算硬朗,出来走走逛逛。请出老妈好说,性格开朗的妈妈一说就通。可是请出老爸就让我犯难了。老爸深知我工资微薄,不愿意给我添负担。一辈子勤俭的老爸,就愿意守着他的那份农田,那个农家小院。

去年带老爸出来旅游,他说什么都不来,说看看自己屋后的北山,也是旅游。没办法,我最后使出“苦肉计”,骗老爸说:“爸,您若不跟我去旅游,我以后再也不每个周末回家看您了!”

这一招真灵,老爸就乖乖地上了我的车,和我来到风光秀美的海滩。在碧海蓝天下,我为爸妈照了张合影。当时老爸老妈在景区的人工湖踩着脚踏船环湖而游,在射箭场拉弓射箭,看着那一刻洋溢在爸妈脸上的笑容,我的心里好甜蜜!

可是这次我该怎么动员老爸出来呢?我思忖着。有了,老爸最挂念的就是弟弟,何不说让老爸来城里看看弟弟,顺便请爸爸到弟弟打工的商场看看,然后请父母到商场小吃城享受美味,到公园看美景呢?

想到此,我拨通老爸的电话。果然不出我所料,老爸当即答应了。

看来我猜中老爸的心思了,老爸真想儿子了。弟弟这段时间筹备商场开业很忙,他们父子快一个月没有见面了!

我高兴地开车到村里,老两口已经在家门口等候。邻居二婶正好路过,乐呵呵地说:“你闺女又来看你们了?”

妈妈笑着回应着:“嗯,我闺女带我们去城里过重阳节。”妈妈笑得是那样欣慰,那笑容里装满我们母女深深的爱。

陪着老爸老妈,漫步在紫金山人工湖公园的鲜花丛中。

明媚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人生不就是这样吗?“七十岁要个家,八十岁要个妈。”我要爸妈健康快乐,爸妈要我温暖的陪伴啊!看着在鲜花丛中流淌的潺潺水流,老爸老妈啧啧称赞这意境优美,我拿起手机,想为父母拍下这美好的时刻。

可是,镜头对准老爸的时候,一向严肃的老爸就是不笑。

我笑着说:“爸,笑一个。”

可是拘谨的老爸还是没笑出来。恰巧一个老大姐从我们身边走过,热心地逗老爸一句:“闺女多好啊,给你照相,快笑一个。”

这一句话,噗嗤一下逗得我们都笑了。看看老爸那布满沧桑的皱纹,也一下子舒展开了,笑得像孩子一样开心。

我赶紧抢下这个镜头,记下这难得的一瞬间。

在我的记忆里,军人出身的老爸很少笑。过去生活的重压,让他由一名英姿飒爽的军人,变成双手布满老茧、干瘦苍老的父亲。当年退伍的老爸,本可以有更好的国家工作人员的生活,但是孝道让老爸遵从爷爷的命令,回家帮爷爷种地务农。

军人的铮铮铁骨,让老爸这么多年虽然吃苦受累,但是坚强正直的品格却从未动摇,也一直影响着我们兄妹四人。

陪着爸妈走进这个熙熙攘攘,沉浸在开业之喜中的商场,扶着爸妈走上电梯。这是爸妈第一次走这种商场滚梯,真怕爸妈不适应。不过还好,七十多岁的爸妈适应能力很快。

打电话把在家写作业的儿子叫来,一起在小吃城吃午饭。

三世同堂的快乐,让爸妈好好享受吧。打电话把爸妈想念的弟弟也叫来,要上爸妈没有吃过的各种小吃,一家人开开心心地为老爸老妈过重阳节吧!

吃饭的间隙,老妈问我:“你哥工作的地方,离这儿远吗?”

我知道,妈妈见到了小儿子,又想她的大儿子了。

哥哥从小双腿残疾,生活困难,我费劲周折,终于给哥哥找了一个收银员的临时差事,补贴家用。凭哥哥当年的学习成绩,哥哥完全可以上一个很好的大学,但是残疾让高等学府的大门没有向哥哥敞开,哥哥只能以全秦皇岛市第一的入学考试成绩,却上了电大函授的财经班。

当年我县的残联主席说过,哥哥是全县最高学历的残疾人。但是命运却没能让哥哥走出那个小山村。哥哥的坚强一直鼓励我在艰辛的求学之路上不断向前,我才有了今天的生活。爸妈、哥哥的恩情我怎能忘?!

我笑着说:“离哥哥那儿很近的,吃完咱们去看哥哥好不?今天我就是您的司机,您说去哪里,我就开车带您去哪里!”

妈妈不由地笑了,我也笑了!

为了给哥哥一个惊喜,我没有打电话告诉哥哥。

当爸妈突然站在哥哥的面前时,哥哥一愣,我却不由地笑了,对哥哥打趣道:“哥,看我今天本事不,把咱爸都给请出来了。”

哥哥也笑了,“你把咱爸请出来,真不容易啊!”

转过头对老爸说:“爸,有机会出来走走多好啊,大妹这有车,也方便。”

爸妈有数月没有见到哥哥了,他们坐下来与哥哥开心地聊着。今天让爸妈看到哥哥工作的场地,爸妈也会更放心了吧?但是看到哥哥眼睛有些肿,不由心疼地问:“哥,你眼睛怎么了?睡不好觉吗?”

哥哥淡然地回应:“别担心我,没事,这哪像在咱家呢,只是工作睡得晚點,再说我也这么大岁数了。”没事就好,希望我的亲人们都健康快乐!

看过哥哥,爸妈还想去弟弟家看看孙女。

当我与哥哥告别,陪着爸妈走出哥哥的房间时,身后又传来哥哥叮嘱老爸按时吃治疗腿疼药的话语,我回头看到行动不便的哥哥正扒着门框,探出头来目送着我们,那一刻不知为何,眼泪盈满我双眼,突然不想离开!

弟弟家四岁的小女儿活泼可爱,看见老妈,嘴里喊着”奶奶,奶奶,我想你了”,便跑进老妈的怀里。老两口看到小孙女,脸上也乐开了花。

在弟弟家短暂的停留,老爸又张罗回村,他怕我送他们回去太晚的话,我回来就要开夜车了,他不放心。老爸总是这样,永远为我想到头前。

这时,小侄女对我说:“姑妈,我还想去你家。”我说:“好,那先和我送奶奶爷爷回家,然后就去姑妈家好不?”小侄女高兴地答应了。

把爸妈送回村里。爸妈又忙乎着在他们屋后那个小菜园为我割韭菜,拔白菜、大葱。

这个菜园也是爸妈勤劳的见证,七十多岁的人却能有硬朗的身板,就是因为爸妈有着一颗善良、淳朴的心灵,不停地劳作!这个菜园也是我儿子童年时的乐园,在这个菜园里儿子挖土玩水,不亦乐乎。这个菜园有我太多的记忆!如今已经成为老人种菜、锻炼养生的世外桃源!

老爸老妈又送我到门口,嘱咐我开车慢点。我从爸妈的脸上能看出他们今天过得很开心!作为女儿,我知道我是爸妈温暖的依靠,给爸妈一个开心的重阳节,我也很幸福!

我的车子渐行渐远,透过倒车镜,看到爸妈站在门口遥望我的身影,我潸然泪下,也不禁想起龙应台的《目送》,“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拐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但是,爸妈在,我们尚有来处,爸妈去,人生只剩归途。所以,作为儿女,我想说我们必须追,我们要给父母温暖的晚年!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