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庆和《仰望一幅照片》

作者: 来源:

吉林省敦化市陈翰章烈士陵园内,一幅只有陈翰章将军头颅的照片安放在纪念馆的展台上,供人们瞻仰。 ——题记

仰望这幅照片,仿若在仰望一座高山,巍峨地屹立在中华大地。

这是一种高度。拥有了这高度,远眺,四海风云可尽收眼底,俯瞰,大好河山当尽览胸怀。正是这高度, 使陈翰章将军怀天下因而钟情华夏,哀民虐因而立誓革命。他是一位以智勇胜敌和献身无畏的先驱,是飘扬在同道者队伍里的旗帜,是照亮黑暗角落的火把,是激励前行者冲锋的号角 。

仰望这幅照片,如同捧读一段血与火的历史。1940年2月,抗联英雄杨靖宇将军牺牲了。慢道抗联无继,有我在!时为抗联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指挥的陈翰章将军,独撑第一路军大旗,伏击讨伐队,夜袭敌哨卡,在白山松水间与侵略者展开了更加坚决的斗争,谱写了抗联战士不屈不挠,艰苦卓绝的又一曲壮烈悲歌。

寡不敌众呀!终因寡不敌众,战斗到1940年12月初,面对敌人梳头发般的冬季大扫荡,一支60人的队伍最后只剩下了16人。这是革命的火种呀!保住这火种就保住了希望,保住了未来,保住了最后的胜利,一定要冲出敌人的包围圈。陈翰章带领着这支队伍昼伏夜出,艰难跋涉。雪地上,他们走得很快,大家都踩一个脚印,走在最后面的人再把脚印埋上,以防敌人发现追踪。队伍悄无声息地疾速前进,从12月5日到7日,3天时间,敌人根本没有发现他们的影子。眼看就要突出重围了,孰料这最后的16人中竟出了个贪生怕死的叛徒,偷偷离队向附近的敌人投降告密去了。投敌者虽然只有一人,却抵过了一直围堵他们的千余日伪军。由于敌人掌握了他们的行动计划,便立即增调大批人马,对陈翰章带领的抗联队伍进行了东、西、北有目标的三面合围。

那是杨靖宇将军牺牲(1940年2月23日)9个月之后的1940年12月8日,陈翰章带领着仅存的15人继续突围。由于出现了叛徒,原定在晚上的突围计划,不得已改在了白天。

几个方向已传来枪声,眼看敌人一步步逼近。陈翰章掏出手枪决定,由他和一名机枪手留下掩护,其余人由胡连长带领大家立即向附近树林方向撤退。然而,就在胡连长与陈翰章将军争论要由他来掩护的时候,几颗炮弹落下,胡连长不幸牺牲,接着机枪手为掩护陈翰章也不幸遇难。敌人离得更近了,已经能听到他们的喊叫声:捉活的,捉活的!陈指挥快投降吧,能当大官呢。为掩护战士们突围,陈翰章躲在树后,一串串子弹射向敌人,机枪子弹打光了,就用手枪打,敌人一个个倒下。他们见劝降无效,便集中火力向陈翰章射击。陈将军身中数弹,上身完全被血染红。最后,陈翰章将军凭着仅有的一点力气,挣扎着爬起来,让自己的上半身就近靠在一棵粗大的松树上,“如同一尊庄严的雕像,威武不屈”,时年他只有27岁。

为向关东军头子邀功,凶残的敌人不仅砍下了陈翰章将军的头,而且就在他中弹靠上松树之后,竟用刺刀捅进了他的眼睛……陈翰章烈士的头颅被福尔马林液浸泡,曾被保存在当时伪满洲国“首都”新京(今长春市)的“大陆科学院”。

人民想着念着这位为国捐躯的抗日英雄,1948年12月25日,他的遗首被找到,1955年4月5日安放在了哈尔滨东北烈士陵园。为纪念陈翰章将军,让他在家乡的土地上永生,敦化人民于日本投降后的次年8月15日,即把陈翰章将军的出生地敦化县半截河屯改名为翰章屯,并在县政府院内建立了陈翰章纪念碑。2013年4月10日,在陈翰章将军百年诞辰即临之际,敦化市男女老少手持挽幛,沿途数万人冒雪夹道迎回了将军遗首,并于6月14日陈翰章将军百年诞辰这天,在敦化市陈翰章烈士陵园举行了隆重的身首合葬暨公祭仪式,让一代抗日名将的英魂回归故里。

陈翰章将军的英雄事迹感天动地,英名流传八方。一首怀念镜泊英雄陈翰章的歌曲至今还在流传:“镜泊湖水清亮亮,一棵青松立湖旁。喝口湖水想起英雄汉,看见青松忘不了将军陈翰章。”如今来到敦化的人,也都把能够走进陈翰章烈士陵园瞻仰,能够去走一走抗联路,看一看密营的树,拜一拜烈士墓,作为了却心愿的一次经历而欣慰。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