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峰《没有送出的《说园》》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济南玫德集团董事长孔祥存先生退休后,整个身心都融进平阴的公益事业之中,干得比原来做老板时还要起劲,犹如第二春焕发,满身的朝气。原来我只要回县里,几乎无一例外找他聊天,话题以时政和经济居多。他多真知灼见,不时闪烁出警句佳言,所获甚丰。前几年他自己捐资,先是在城西一片芦苇滩上,建起了玫瑰湖湿地玛钢公园,然后又精雕细琢,在园中建起石博园、玛钢文化苑、石刻园,让平阴人在县城又多了个好去处。这期间,聊的内容多半就是园林。出乎我意料的是,三两年中他居然吃透了不少造园精髓,并用自己独具一格的思想,打造出了独具孔氏特色的园子。

说到园林艺术,我也是一知半解,数次浏览江南园林,不过是走马观花的看热闹而已。对于内在那些玄机,没有细细地深究过,当然,主要还是不懂。说拙政园好,好在哪里?说狮子林妙,妙在何处?都难言其中一二。像小时候看书,囫囵吞枣地读,对于书中的宏旨奥义,别说领会,要点也未必能触上一个。外挂故事热闹一看,就没有再往里伸头探究一下,看看核心怎么个样子,就兴尽而归。现在想,浅尝辄止,这是阅历和能力问题,能穷究到核心的,都是行当里的翘楚。

入园林行之前,就盼着一睹陈从周先生《说园》丰采,后有热心朋友送了一册,我如获至宝。陈先生是当之无愧的当代园林大家,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园林艺术家。陈先生深入浅出地谈园林,主要是站在文化和艺术与自然有机结合的角度,贬褒名园建构得失。读后多少明白一些,构园要依据什么,如何品赏山水、楼台、亭榭的佳处,如何体味园林魂魄,算是我的园林开蒙吧。《说园》既是严谨的学术,又是可供赏读的美文佳章。

祥存先生追求完美,建完玫瑰湖湿地玛钢公园,余兴未尽,又沿着公园南侧建起石博园,购置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巨型灵璧石数块,在公园南侧打造出一道奇崛的石林风景。玫瑰湖公园的设计可谓匠心独具,巧妙利用了这大片水做底子,一个园子从而灵光四射。最出彩的一笔,当属借景,从南往北眺望,阮二庄的哥特式教堂,在它西北的背景上,远看俨然一体,意外出了中西合璧的效果。若仅有这一湖,太轻,不免有些飘逸的浮,石博园一立,就魂魄皆在了。水是陆之眼,仅因这片浩渺的水域,公园成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大眼睛“姑娘”。几个小园的建设,推敲的也恰到好处,不仅内容充实起来,还避免了大而无当的空洞,动和静也结合得很紧凑。

小园宜静观,如江南名园网师园、退思园,若步履匆匆地看,风景就会快的没了。大园宜动观,像是颐和园、圆明园,你若站在一处不动,其他的景致就只能抱憾了,会生遗珠之慨。动起来看玛钢公园,亦几步一景,且景景生动。我很喜欢公园入口的那座现代色彩很浓的桥,作为引景,自然分离出东西两歧,一点也不生硬。像是文章第一自然段,写得就很精彩,引你不由自主的前行,观景探幽。

公园门口东一块逼仄天地里,玛钢文化苑就落身在这里,这个小园做得精致,且容量巨大,像个小中见大的微刻作品。这里更多的是他的独到文化展现,他的思想和理念都刻在了石上。就碑刻而言,最能体现他一贯不墨守陈规陋习的精神,碑文全部用白话表述,而非文言,并且分段加标点。前人立碑无句读,让很多古文底子差的人,只能望碑生叹。他的碑刻,老少咸宜,妇孺皆懂,只要认识字就能读。实际上真理也很朴素,并不以高深莫测的样子唬人。非要把浅显的东西往晦涩里讲的,往往都是忽悠人的狗皮膏藥。把一些貌似玄虚的东西,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才是本领,这才叫深刻。文化苑也给了那些假模假样、故作深沉状的假大空文化,当头一记响亮的棒喝。

造园很难,陈从周先生说:造园一名构园,重在构字,含义至深。深在思致,妙在情趣,非仅土木绿化之事。什么人可以从事园林建设呢?陈先生又巧妙的说,领会不领会杜甫《陪郑广文游何将军山林十首》《重过何氏五首》中的佳句?就是衡量造园资质的标准:“名园依绿水,野竹上青宵”,“绿垂风折笋,红绽雨肥梅”,园中景也。“兴移无洒扫,随意坐莓苔”,“石阑斜点笔,桐叶坐题诗”,景中人也。有此境界,方可悟构园神理。说得实在是绝妙,也有些高不可攀。开始也担心孔先生造园会主题先行,要是很多主题都袒露得一眼就一览无余,那也会是败笔。没想到,他像个高明的画家,三笔两笔,居然把几个小园都掂对的错落有致,含蓄且隽永,也让我对这个以理性思考见长的人,重新再刮目看他。他对艺术也领会得如此深刻,这是意,很多领域的理都相通。几个园中园的建设,也是祥存先生煞费苦心的二度创作,是在有限空间里的舞蹈。他舞出了美,舞出了境,让生活在那里的百姓百看不厌,多了份休闲的享受。

造园本来就是没有设计样本的工程,一个园一个样子,不能照搬和抄袭。中间移植进来的那些百年古树木,对整个园子都是很大的提升,既有了层次,也出了纵深。后期又沿着东部做了石刻园,全是动物素材,新添一群动感造型。走在公园东部曲曲折折的小径上,几步就有一组动物造像闪出来。生动的狮虎、豹子、斑马、长颈鹿,拉着你无法匆匆离去,在湖光山色里慢慢品味一个又一个相态各异的惊喜。整个园子大看疏朗,深入则景深很大。陈从周先生说:园林密易疏难,绮丽易雅淡难,疏而不失旷,雅淡不流寒酸。这是结构要义,玛钢公园都遵循了。

每次回平阴都要到公园一走,和他聊天才会有备而来,他时间金贵,不想无谓地去浪费。跟他打交道,我喜欢直言,是就是,非就非,一味地恭维也就失去了谈话的意义。他有次竟当我面逐走了一位说话有些唠叨的朋友,撵他的理由居然是不能耽搁我们谈话。被一位人物看重,被一位自己敬重的人物看重,非仅仅是情谊,更是灵犀互通。

去年八月份去他公司,还是说公园的事情。进门他就铺开新规划图给我看,他计划在公园南侧的一座山上筹建黄河楼,一座可以眺望黄河的景观楼。通往黄河楼的石级两侧,附建骄子大道,树一百尊科学家实业家雕塑。国内的有航天英雄、两弹一星和实业巨子。国外的有爱因斯坦、居里夫人等科学巨擘。一般公共场所所塑造的多是先秦诸子,要么伟人和英模人物,集中地塑造科学家、实业家、应该在国内也是首创吧。实际上,我还是担心,国内同类的黄鹤楼、岳阳楼、滕王阁,名楼林立,他能独出心裁吗?有了骄子大道,这个担心也就多余了。如此宏大的主题,如此新颖且厚重的立意,足够立起的充分理由了。越谈兴致越高,嘴上把门的“岗”也就撤了,又说到对园子的感受:园子我走了多次,也换了多个角度看,有个明显的感觉,虽然南边的石博园压住了水的轻飘,可相应的北侧没有相应的东西相称,有些头重脚轻了,整个格局有些失重。

我无心地说了,也没有当回事,实际上还是在贩卖没有消化的《说园》,也仅是我个人的看法,别人也未必都这样看,说完也就完了。没有想到临近春节前又去看他,他很郑重地跟我讲,他也反复地看了多次园子,他已经决定在园子的北部建一座奇石山,和石博园南北呼应。而且在奇石山下,建一个游乐园,让更多的孩子观赏水底世界。他一向是自信到极点的人,居然还能从善如流,我想到了一个人的大,大到所有有益的东西都能容纳的襟怀。

我对园林那些一星半点的认识,不过是些支离破碎的小零碎,要是真的彻悟园林,还是看大家的东西。园林文化鼻祖,我们济南人李格非《洛阳名园记》,陈先生的《说园》,都是极好的读本。我说送他一本,他很高兴,说也很想看一看。对于一个永远有主题、有思想的人來说,他不缺主题。他的每一个命题,都会别于常人所思、所想。造园,不过是在一个有限的空间里,把思想艺术巧妙地展现而已,和写文章一样无定法,条条大路通罗马。耐读、耐品,天衣无缝的对接内容与形式,园林也概莫能外。

最后一次去看他,他拉着我多坐了很长时间,说了不少意味深长的话,有不少是鼓励我认准路子继续前行的,只是愚钝的我没有往深处去想。回济南不久,我邮寄的《说园》就到了,兴冲冲地准备回去送给他。给他打他电话竟是关机状态,听公司人讲,说他去北京看病,还要做心脏手术。我觉得那样大的医院,应该会轻松顺利过关的,也没太在意。正等着下一次把书送给他,期待再一次畅所欲言、尽兴而归的对话,突然在一个细雨蒙蒙的清晨,公司朋友给了我这个五雷轰顶的消息,说孔先生手术失败,不幸昨夜就走了。我不敢相信这个这个消息的真实,这怎么可能?我还沉浸在给他送书后快意畅谈里呢!先后给祥存先生挚友张春晓兄及公司总经理于瑞水打电话核实,才敢相信这个消息的确凿。

去菏泽的路上,我一上午没有一句话,尽量控制着自己不要失态,泪却流了一肚子,哀伤、悲痛、无助,心里满满的。我和一位老领导出席了祥存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告别仪式是空前绝后的,浩浩荡荡近万人的队伍里,最令人欣慰的是那些自发前来的百姓。这些和祥存先生素不相识的百姓说:他们在生活里享受了孔先生的馈赠,都说他是平阴的功臣。县委书记朱云生同志也在悼词中,详述了祥存先生的成就业绩和贡献。从教育到修路架桥、山体公园建设,不完全统计,他的公司及个人向社会捐资五个多亿。

祥存先生崇尚:行为利人皆善举,言语利人即文章。他还有句堪称名言的话:人有三十万、五十万是给自己挣的,有了几百万是留给子孙的,过了上千万,就是社会的了。这是他对财富的宏大理解,他也是这样践行的。他自己无名牌衣服,前几年还雷打不动地用着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的家具办公,他那张写字台当时的官价一百二十元,公司乔迁新厂才换掉。出来吃饭更是大小店无所谓,卫生过得去即可,从不挑食,没有说哪样东西是自己最喜欢吃的。做石刻园去河北曲阳看样品,他四点多就出发,冬日的天还漆黑一片,俨然忘了自己已过古稀之年,且有严重的心脏病。李庆余先生说,早上经常四点就接到他的电话,商量公园事宜,已经成为他工作的新常态,这些年他就是这样高速跑过来的。一个濒临破产的小厂,让他做成了世界同行业的首席。我终于知道了如何解读这个感动了我,也肯定感动了很多像我一样的人的大词“鞠躬尽瘁”,祥存先生为这个词做了很全面的注释。

这篇从他离开那一天就准备写的文字,到今天才磕磕绊绊地写完,想到他我就无法平静,失控到歇斯底里。这棵大树的倒下,是一个区域的重大损失,真不知,如果上天再借先生二十年,他还会有什么惠民的创举。他数亿的财富撒在平阴,他的思想影响了更多的人,更多的人从迷茫中醒来,更多的人找到了致富的路径。他改变了平阴,让不管是谁,再谈平阴时仅说“玫瑰之乡,阿胶故里”,不加上“管件之都”就不完整,就是天缺一角。他的企业是世界最大的链接管件公司,世界所有有人的地方,都有他们生产的管件。平阴县委、县政府对孔祥存做出高度肯定的同时,并在全县范围内开展了“向孔祥存同志学习”的号召。近期,济南市委宣传部也在着手推介这一典型。

他走的那一天,2017年5月8日,玫瑰正在悄悄地绽放。我说他本身就是一硕大玫瑰,毫无保留地盛开了自己,把美和香留给了平阴。他的名字写在了平阴大地上,刻在了平阴百姓心里。那天还下了场雨,并伴有春雷声,我说那是大地给先生辉煌的一生鸣响的礼炮。他走得太仓促,太戛然,但令人安慰的是,他的接班人接过旗帜之后,不仅效益大步前迈,先生生前所勾画的宏愿及远景,还都在一如既往的延续着。

先生走后,有次我去公司跟现任董事长孔令磊先生谈事,还忍不住顺腿到了他人去房空的门口,还想着坐下来海阔天空地和他聊天,想看他那样歪着头,认真地听我漫无边际的话题。

昨晚,又看到郑重搁在我书桌上,那本没有送出的《说园》,还想着兴冲冲哪天去给先生送书。继而,反切回现实,眼里又泪水涟涟了。孔先生教会我的高度理性,又不知跑哪里去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