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元《好你个狗官》

作者:李忠元 来源:原创

一个寒冷的冬日,雪花飘飘洒洒,漫天飞舞,把世界装点成一片混沌的白。只有一处还有点黑,那就是地上一行歪歪扭扭时深时浅的脚印。

王乡长因为下乡扶贫攻坚,一路瑟缩着,顶风冒雪下乡去。可巧,正赶上一个农户杀年猪,就被村长领去吃饭了。

虽然是下雪天,农家小院却并不平静。院里人来人往,屋顶炊烟袅袅,腾腾的热气从敞开的房门喷薄而出。

王鄉长见了,心里顿时有了暖意。他快步走进屋,屋里一铺大炕,散发着烤脸的热度。王乡长伸出手,摸了摸火墙,觉得很烫手,急忙缩回来,心里已没了冷意。

炕上主人摆了饭桌,一桌杀猪菜已然上齐。杀猪烩菜、血肠、烀白肉、烤肉、炒酸菜、尖椒炒肚、凉拌猪耳朵、猪皮冻,一样又一样,摆了满满一桌,让人大开眼界。

王乡长在农村工作多年,他最爱吃杀猪菜了,每逢这个季节,他都会被群众请去吃杀猪菜。

今天也是一样,王乡长扶贫下乡,正好遇到了老乡杀猪,就被请进了家里。你还别说,王乡长还真馋杀猪菜了!

宾主客套了一番,纷纷落了座,大家在热烈的气氛中抄起筷子吃了起来。今年入冬刚封冻不久,杀年猪才刚刚开始,王乡长今年也是头一回吃杀猪菜,感觉很香,特别是白肉、血肠,他就着蒜酱,一连吃了好几块,觉得很过瘾。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王乡长在乡亲们的友好气氛里志得意满地撂下碗筷,在炕头上盘腿大坐,一边拿着牙签剔牙,一边和村长神侃。王乡长还真没做无用功,他从牙缝里剔出一小块肉,正觉得轻松惬意呢,这时,猛然听到厨房一声高喊——

“好你个狗官,马上把偷吃的肉给我吐出来!”

王乡长心里吓得一蹦跶,心想,是谁这么大胆,竟敢出口辱骂本官?

想到此,王乡长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他看了看村长,本想发怒,却见村长面无表情,无动于衷,不得不忍住了。

王乡长忘不了,过去的几年里,也是在这个村子吃杀猪菜,他也曾多次碰到过这样的尴尬。

不过,每逢听到百姓私下里骂自己狗官,他虽然不好声张,心里却总是觉得羞惭。事后,他总是扪心自问,一边翻拣记忆,一边暗自检讨,努力去改正工作上的一切过失,保持廉洁自律,从不敢马虎大意。

王乡长想不明白,几年过去了,自己经过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熏陶,在“走转作”上久久为功,已经成为全县干部实践党的宗旨的典范了,怎么还会有人……

听了骂声,王乡长再也坐不住了,他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屋里的火炕继续发散威力,王乡长感到今天的火炕实在太热了,烤得自己脸上淌汗。于是,王乡长借故上厕所,想到外面透口气,也探探究竟,看看这个骂人的老百姓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王乡长三步并作两步走出房门,一路咯吱咯吱,将白色的雪地踩出一条坑洼不平的新路。

王乡长心情不好,他根本没有心情欣赏什么雪景,径直走向院外的茅厕,打算好好方便一下。

“狗官,你给我站住!”

王乡长正低着头,一心一意地走路,突然听到背后一声怒吼,吓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急忙一扭头,发现身后有一条狗正向自己扑来。而紧随其后的村长扯住狗尾巴,正一句不迭一句地喊,狗官,狗官,你可不能咬乡长啊,他可是我们的父母官啊!

听了村长的话,王乡长恍然大悟,原来老乡们一直叫骂的狗官,不是自己,而是真的一条狗啊!

王乡长上厕所的愿望像个松开手的氢气球,转瞬没了踪影。他威严地站住了,那条狗吓了一跳,汪汪了几声,随即跑远了。

村长红着脸,尴尬地搓着手,立于王乡长面前,显然对自己刚才的口误,感到不好意思呢。

王乡长看了看村长,释然地一笑,说,咱继续回屋喝酒,刚才那酒喝得一点也不痛快。喝了酒,咱付了饭钱再走人……

两个人进了屋,接着痛快地喝了起来。王乡长喝了二茬酒,有点超量,话也多了起来。于是就提到了自己多年的疑问,这才从村长的口中得知,“狗官”其实是当地人对狗的统称,并不是在骂人。

王乡长吃饱喝足,骗腿下地,没想到却踩到了趴在地上的那条狗,狗被踩得汪汪乱叫。

王乡长心生恼怒,他趁着酒劲,指着瘸着腿跑出去的狗,和村长一起笑着骂:“这狗官!”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