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子《不断醒来的自己(组诗)》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礼物

爸爸,你最爱的是谁

点点

要说实话,

因为没有一个人不是爱自己胜过另一个人的

是的,我也曾一直这样以为

直到你来到了我身边

直到这样的爱成为你从另一个世界为我捎来

的礼物

美是什么

美是什么

美是真理通过一棵树、一朵花、

一颗露珠、一张少女的

如此光洁的脸庞

来与我们相遇

悲伤的人有福了

无明即是罪

或者说,每一个人都是罪人

那悲伤的人有福了,那看见自己身上背负着罪

的人有福了

那洞穿了这尘世幻象的人有福了

那去蔽的人,那通过不断地放下自我,放下自

我与他人之间的分别的人有福了

直到他与万物之间那共同的幽暗显现,直到那将他,将万物熔铸在一起的

共同的心,直到道与真理得以显现的空无显现

直到婴儿,直到这最初你

在你摊开,并托举起的掌心显现

不断醒来的自己

异质文明是一面镜子吗?还是一间密闭的房屋

中,阳光涌入

而更远处的山峦得以徐徐展开的窗户

不,异质恰恰是不断醒来的自己

是我们一次次成功挣脱昨日之束缚,而终于成

为今天的我们

荷塘

今日的荷塘与昨日的

又有所不同

就在昨日

它还那么细小,那么娇弱

甚至有着全部的新

而在今天

它已重获一种绝望

一种熊熊燃烧,蔓延开来的孤独

迎面而来的十年

迎面而来的十年,一些可能的重大事件包括:

父母越来越年迈与衰老,以及越来越迫近的生

离死别

点点长大后,以及她拥有的,一种越来越独立

的人生

而在一次想象中的婚礼场景上

你脸颊上不知不觉地滑下两行滚烫的热泪

悲伤

一个哭天抢地的人

一个声嘶力竭的人

一个旋转着的小陀螺

那个冷漠而身体僵直的人,应该是她的父亲

他一次次成功避开这小小肉体坦克的阻挡

而那含混不清,裹挟着大量爆破音的声音里有

着怎样的惊恐与绝望

哦,我的悲伤是我不能和她站在一起

在这条我每天都必须经过的嘈杂小巷的另一侧

我的悲伤是我不能和那此刻的心刚硬着的

她的父亲站在一起

我的悲伤

是我不能和所有悲伤与沮丧的事物站在一起

我是

那再一次听从阳光的召唤

径直穿过我身体的种子是我吗

那在生命的孤寂中

再一次茁壮成参天大树的丛林是我吗

那在每一个春天

为大地深处的蔚蓝所驱赶

并一次次涌向枝头

又在每一个深秋或初冬落尽繁华的

这一次次的循环往复是我吗

哦,我是一只飞鸟径直坠向蔚蓝时的绝望

我是一缕星光经过亿万年的跋涉

凝聚成的,一只夏虫眼眸深处的忧郁

我是大地用尽所有的力量

并从无数的草尖喷涌而出的露珠

我是因无数细小的水珠而凝聚,并由整个天空和盘托出的朝阳

月亮湾的婚礼

亲爱的陌生人,我为你们祝福

就像老耿说出的

“在天愿作比翼鸟

在地愿为连理枝”

就像沈苇在一张红纸上写下的

“海枯石烂

地老天荒”

愿这些从未能在我们身上显现的奇迹

在你们身上得以显现

愿我们曾经的梦想

成为你们今夜的现实

亲爱的陌生人,我愿为你们祝福

我愿生命中所有的沮丧成为我一个人的沮丧

我愿生命中所有的孤独成为我一个人的孤独

祝福

需要一块巨石,需要一根粗大的鞭子

需要一把铁锤

这些都不是歹徒手中的凶器

而是你为唤醒浑浑噩噩的自己

而祈求,并从云层中径直落下的祝福

羞耻的见证

如果我们的奇装异服,甚至是搔首弄姿能让今

天的读者有所迷惑的话

那么,五百年之后,我们终将以一颗赤裸的心与我们的读者

与我们的故人相遇

我们在今天哪怕一丝的妥协,或那些最微小的

猥亵都将被一览无余

而我们此刻的奇装异服或搔首弄姿,无一不成

为那世世代代的

一种羞耻的见证

青山的徒劳

诗是那个矫捷而轻盈的江洋大盗,在雪夜的大

地上留下的痕迹

诗是那些从来不曾存在的瞬间,因一只知了在

盛夏或初秋的啼鸣

因一群蚂蚁终日的奔波得以显现的悲伤与欢愉

诗是一个人的徒劳,一条河流的徒劳

一座青山的徒劳,一粒微尘与头顶星空的徒劳;

诗是一个人、一条河流、一座青山、一粒微尘以

及他们头顶的星空

为孤独,为寂寞,为绝望,为这伟大的尘世赋形

空无的蜜

多与寡都不是你所注目的

你必须成为一

那唯一的,甚至比一更少

你必须在对心灵的持续倾听与追随中

饮下这空无的蜜

云的城池

突然间,风住且雨止

你得以在堤岸上驻足

并注目于静静的湖水

那里,一个无声的巨雷炸开了天空的一角

那里,是一个瞬间坍塌的,云的城池

本栏责编 东 涯

邮箱:lovetoever@126.com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