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阿芬》周建明散文赏析

作者:周建明 来源:原创

自己也没有想到,在台湾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竟然是导游。

那天早上,我们4家共18人,成立了一个小型亲友团前往台湾旅游。飞机在台中机场降落。一下飞机,我们直奔人头攒动的出口处。只见一位挥舞着旅行社社旗的中年妇女朝我们呼唤:“欢迎,欢迎!欢迎大陆苏州的18位大朋友小朋友!”我们迎上去,果真是接应我们的旅游社。

我问:“你怎么那么准,就认定我们是来自苏州的?”

那妇女笑道:“凭直觉,我就知道你們来自美丽的苏州。”

我来不及惊叹,那妇女说开了:“欢迎大家来到美丽的台湾。我是你们这次春节台湾5天游全陪导游陈明芬。大家从今天开始直呼我阿芬或陈导,但我更喜欢大家叫我阿芬,这样更显亲切!”听阿芬这么一说,我们心里都暖洋洋的,特舒服。

我们就这样认识了导游阿芬。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领教了阿芬工作的麻利。有时候,她不像是导游,更像一名服务员。她一会儿帮我们拎行李,一会儿送上矿泉水之类,忙得不亦乐乎。就餐的时候,她跑前跑后为我们端菜端饭。她看到团队中有人想吸烟,就领到吸烟室。阿芬服务周到,她让我们在得到了尊重的同时,内心却滋生了一种相比而不足的自省。

我们在台湾穿行,尽情享受台湾宝岛的美丽风光。阿芬不失时机介绍着。她很能利用游客对台湾的好奇,总会拣一些话题。在台中,阿芬说:“早些年,两岸关系紧张时,台中是不开放的,台中机场即是军用机场。两岸关系改善后,台中这个军用机场就撕去了原先神秘的面纱,机场由军用改为民用。”阿芬的话亲切,带有一些新鲜和神秘感,我们这个团的18位老老小小都喜欢听。

阿芬见我们好奇,笑道:“不过,台中机场还是原样,显得比较小,与大陆机场无法相比。”

我们的心里像灌了蜜一样,甜透了。

我们纷纷称赞阿芬了解大陆,一口普通话说得很到位。阿芬乐了,她说道:“现在我们祖国强大了。在台湾,普通话变得越来越吃香了。”阿芬告诉我们,不少台湾人一般会三种话。第一种是台湾话,即闽南话。第二种是普通话,这是考中文导游的首要语言。第三种是日语。当年台湾沦陷成为日本的殖民地,时间达51年。那时日本强迫台湾人学日语。她是解放后出生的,所以第三种语言只会几句。

一路上,健谈的阿芬和我们特别有缘。她见我们对一路上漫山遍野的竹林感兴趣,她说道:“我从小就学会烧菜,现在我可用竹笋变化着烧出16种菜。我多想在老家宴请你们苏州朋友,那菜新鲜可口又营养好啊!”

我们当然想去阿芬的老家。阿芬说:“真想带你们去,可太远,这里坐车要3个小时。”阿芬顿了顿,她告诉我们:“我的工作地虽然离老家远,但我还是坚持每星期去。”

我吃惊起来:“你的家不是搬到台北吗?你去看谁呢?”

“看我的老母亲呀!自己的工作地虽然离老家远,但我还是每星期去看望母亲一次,住一夜,拉拉家常。”

不知不觉,阿芬把话题扯到她的家世上,让我们知道阿芬有着不寻常的经历。

阿芬出生台湾,但她的祖籍是福建漳州。很久以前,她的祖辈是大陆漳州的渔民,后来漂泊到台湾继续打渔并扎根下来。因为吃苦耐劳,到了阿芬爷爷这一代,家底变得殷实起来。但到了阿芬父亲这一代,家境陡然变得糟糕起来。说起来,竟然是阿芬父亲的缘故。他从小好吃懒做,染上了赌博等一些不良习惯,最后把家当全部输光。不仅欠了一屁股债,还把命也搭了进去。但这苦了阿芬的母亲。膝下的5个女儿如何养活?为此,阿芬的母亲整天以泪洗面。

身为长女的阿芬看到家里发生变故,无心继续深造,她高中一毕业就去找工作,含辛茹苦,和母亲一起养活了4个妹妹。如今,阿芬姐妹5个事业有成,让她们的老母亲十分欣慰。阿芬想尽孝,将母亲接到台北居住,但老人说不习惯大城市生活,她不久回到农村老家。如今,老人过80岁了,但身体十分健康,每次阿芬去看母亲,老人总是说,“我前半生命苦,后半生命好了。都是托你们小辈的福。我为什么这么长寿,正因为有你们小辈有作为,又特别孝顺。所以我要快乐地活下来。”老人不愁吃不愁穿,但十分节俭。有一次,阿芬送给母亲一条项链和一个白金戒指,她除了节日及生日穿戴外,其他时间都把它藏起来。

我发现,阿芬一边在说话一边在悄悄抹着眼泪。

车子里有人问:“今天又想妈妈了?过几天又要见面了嘛!”

阿芬点头,摇头。我吃惊起来,导游见多识广,见过各种世面,情绪不可能大起大落。她今天怎么啦?

见我们惊讶的样子,阿芬“咯咯咯”笑了起来,说道:“这几天我特别高兴。经公司考核,我的中文面试、笔试成绩名列前茅。公司以后就委派我接待大陆的观光团。前几天我接待了几批,但家庭组团真的很少,像你们苏州团我还是第一次接待。苏州很美也很富有,很有文化。‘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句话我从小就知道。看到你们一家家和和美美旅游,我特别羡慕,心里特别温暖!我的根也在大陆啊!看到你们的小家庭,我想到了大家庭。我说,大陆和台湾就是一个大家庭,你们同意吗?”

我们使劲鼓掌。此时,我的眼睛也变得湿润起来。我想,我们除了爱家乡、爱亲人、爱朋友,应该更爱我们的大家庭,那就是我们的祖国。不知怎的,我期待大陆和台湾统一的愿望变得强烈起来。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