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选《张子选的诗》

作者:张子选 来源:原创

一阵风

在如此遥远的边地与水畔

秋与冷,同时逼近

黄昏,再次漫上心头

我先已感到时间的杯盘,有明显的错动

其后便是这阵风,不止一次,几乎直入此生

类似曾经的青春,昨日的爱情,无风则已

有风便会脉动如初,天地也要为之一新

这风一度吹远了我在世上的影子,又将其送回

像谁从内心轻轻拂下灰尘,又把它疼惜地置于掌中

似乎是想自茫茫寰宇,芸芸众生里,努力辨识出

究竟何人何事,才是自己来路与去向的真正前因

而眼下,这阵风啊

它正压低深草,扬起马鬃

雪出没的日子

今天,雪出没,注意

只是熊去了哪里

一个冬天似乎才刚派上用场,已面临终局

小有遗憾的化雪日:偏冷、泥泞而空气转湿

有种感觉,像是羊群外

更为卑微且畏寒的小小一只

避让过一切与宏观、高效和未来相关的事物

自积雪上、从人间,刚刚审慎地迈回过去

它若于雪残处留下了蹄踪,理应既浅且轻

一样会被余下的雪,轻柔地捧住复又捂起

像是谁和什么,仍被悄悄地疼惜着

只是愈显乏弱、凉薄和迟疑

直到最后,雪对所有的雪释开怀抱,就想化掉

疑似印在纸上的文字之美

字里行间的思想之美

一种有限且暂时的美近乎局促,仅限于

像种感觉,在雪出没、请注意的日子里

雪大程度,起码盖住过至少一头熊的冬眠了吧

只是这一点,即便雪消熊醒后,也不能被证实

世有桃花

雅砻江西岸, 细雨中

一小座藏寨之外的大片桃园

竟有七成桃花,一并开成了

远近口耳相传的一处暮春景观

盛况当前:那些于微雨湿冷中

普遍开得拖泥带水的耐寒桃花

竟疑似藏戏团女演员,在台上

高调群唱时,但见满目红口白牙

别人告诉我说,此地高寒

类似桃花很少坐果,多半会是谎花

胜在春未浅而花尚深,似乎

最是那无果之花,只消负责一段美艳

适逢有风乍起,使得众花一派哗然

倒也酷似一众姐妹,于斜风薄雨中

提了裙裾,笑闹着,施施然

就只负责顶花戴蕊地路过人间

此前,曾听闻两位年轻僧人

于另一片桃树下用藏语辩经——

问:因果循环,善恶何辨

答:世有桃花,美若菩萨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