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西桥》秦岳峰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月是故乡明。故乡因位于西岳华山之阴而得名。它东连晋豫,西接陇蜀,是通衢要冲,素有“关中要塞”、“三秦门户”之称谓。早在新石器时代,先民们就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公元前332年秦置宁秦县,至汉高祖八年(前199年)更名为华阴县,迄今已有两千多年。

华阴,南依秦岭山脉,北临泱泱渭水,景色秀丽,风光无限。近几年华阴市举全市之力,努力打造国家级园林城市。如今,不大的城区处处林木葱茏,芳草萋萋,灯明地净,如清纯少女,经刻意打扮,便有了小家碧玉的柔美。它,简约而不浓艳,率真而不媚俗。因了一个小字,华阴的文人墨客将自己的故乡亲切而又文气地称为小城。

小城的东西各有一座桥,东桥叫东平桥,平静的水面上印着西岳庙的影子; 西桥在县城西,是一座石拱桥,横跨于长涧河之上。长涧河集华山峪、杜峪、黄甫峪三峪之水洋洋洒洒向北流入渭河,到三河口与黄河、洛河汇流,咆哮着向东流入大海。当地人只管把西桥下的那条河叫西河,并不习惯叫长涧河。秦统一六国后,广修驰道,其长安至洛阳的驰道就经过华阴的西桥。从西桥沿驰道向东一百多公里至河南灵宝便是函谷关。历史上流传的关西夫子杨震的故事,其中提到的那个关,指的就是函谷关。传说老子过函谷关前,关尹喜见有紫气从东而来,知道将有圣人过关,果然老子骑着青牛而来。“紫气东来”的典故即出于此。

西桥又叫驻马桥,传说康熙皇帝某年来陕私访,一日行至华阴县城西的西桥上,勒缰坐于马上向南眺望,忽见华山无限雄伟,遂即兴吟诗一首:“一月风霜尘土中,忽观翠盖拥山峰。汉之金掌今应笑,唯有华岭并古松。”驻马桥由此而得名。

《韩诗外传》卷三有言:“是以德泽洋乎海内,福祉归乎王公。” 皇上来过的地方,百姓便有了福祉。圣雨沐浴,春光明媚,西桥人迎来了好年华,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世事安宁,连西桥西边那段高崖胡同常常有匪徒出没的地方坏人也没了踪影。

西桥下,满河白花花的石头,河水清浅,风声细碎,两岸成排的垂柳婆娑着柔软的枝条。芦丛旁,林荫处,妇人们扭动着娇美的腰身,舞着洗衣的棒槌,溅起朵朵水花,洗好的衣裳铺晒在草坪上,似一幅幅好看的图画。入夜,月亮从华山顶跌到了西河里,河水缓缓地流淌,月亮在河水里荡漾,满河一片白光,闪闪烁烁,好生宁静,只有风儿亲吻树叶甜蜜的窸窣声。西桥那家饭馆传来的喝酒划拳声,在静寂的夜晚更显粗犷豪放。

解放前,西桥西边那条短街就几家店铺,卖包子稀饭的,打烧饼的,骑着杠子碾擀大刀面的,卖麻食菜的,推上车车卖油茶的,都是些华阴特产。还有一家车马店,专为过路客商开的,人畜都能歇脚。依稀记得,解放初至六十年代末,这家旅店的老板是位中年女人,听口音像是河南人,镶着金牙,扎着小脚,长袄过膝,腰背微微佝偻,手里总不离一杆长长的旱烟袋,喝酒能喝个半斤八两的,见人总是大叔大哥的叫,邻居谁家有个磕磕坎坎的事,她会慷慨解囊,颇有点侠肝义胆。周围人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世,只知她姓田,大伙叫她田老板。店里附设一个小酒馆,常有人高升五魁的喝酒。酒是从西府运来的。西府人把酒装在簏子里,赶上马车,摇摇晃晃,咕咕咚咚,十天半月才能运到西桥酒店。酒是越摇越香,越陈越香,那些酒店的常客、真正的内行喝家都是赶在酒店一开门刚打开酒缸争着打浮在上面的哨子酒。每每这般时候,田老板总是笑眯眯的,得意洋洋地在一旁看着这帮酒友抢好酒喝。

后来,记不得是哪一年,西河里山洪暴发,半夜里把田老板连人带房淹没在洪水里。次日凌晨,西河岸上,大人碎娃齐刷刷站了一片,面对撒野的洪水,人们放声痛哭,在河水里撒酒祭奠,悼念这位好心人。西桥人永远铭记着她,她是西桥人的楷模与象征。

月光下,清浅的河水里泊着一轮明月,河上面氤氲着团团潮湿的白雾,朦胧中,她仿佛从时间深处蹒跚着向我们走来……她的青春和灵魂早已融入了西桥下那条川流不息的长涧河里,她爽朗的笑声、和蔼的善容、与人肝胆相照的浩然正气将永远镂刻在西桥桥畔的那座石碑上。

西桥西侧原立一石碑,上书“重修驻马桥记”,(1979年迁入西岳庙),该碑是邑人赵儒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撰立,碑文载:“邑门之西有河,来自华山张迢谷口,总成一派。考胡三省注,称为长涧河。西有古城,自山口迤逦而北,以达于渭,同注于河。往昔积石成桥,凡几洞,上砌以石,两旁为石栏杆,前后有石狮子,名曰驻马桥。人过者必驻马看华山,故有是名。前因地震,石坠沙拥,水流四溢,行路弗便。时临汾小溪李公时芳来尹是邑,政务之暇,奋然兴趣,妾老人刘云取石于华山张迢谷口,坠者起之,缺者补之,两旁为栏杆,为石狮。不特焕然可观,足为永久之计。相议成工者县承翼城陈玑,主薄孝义武安民,典史巴邑杜宗智相约而成。”

西桥虽小,但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沿长涧河西岸蜿蜒北去的魏长城遗址就在它的身旁,与它朝夕相处。魏长城是我国最早的长城,比秦长城还要早130余年,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与西桥很近的城南村东一段遗址长365米,残高7米,底层最宽处9.2米,并留有堡寨和烽火台遗迹。不少专家和学者经考证,确定今华阴市长涧河西岸的长城,就是战国时的魏西长城遗址,即《史记·魏世家》所说的魏惠王十九年所筑长城最南端的部分。

日月运转,桑田变迁,改革开放以来的几十年,古老的西桥更是脱骨换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永远巍峨的西岳华山见证了这一伟大的历史变迁。原先的石拱桥早在1982年8月即被洪水冲毁,取而代之的是稍具现代化气息的钢筋水泥大桥。虽说没有了石狮子和石栏杆,但它在小城人的心中仍是那历史深处的驻马桥。而今的驻马桥不再是当年少得可怜的几家店铺,街道向西绵延数里,整齐崭新的门面房,漂亮的水泥路,别致的太阳能路灯,频繁过往的车辆、人群,喇叭声声,人声鼎沸,一派欣欣向荣的样儿。

驻马桥上,风吟叶舞,大地飞歌,欢快潇洒的长涧河上斑驳的光影摇曳飘忽、捉摸不定,或星光点点,或明光片片,是天庭坠入人间,还是星河洒落河面?如此盛世美景,小城人一定诚邀康熙皇帝的在天之灵再来驻马桥视察、游玩,想君一定会感慨万千,掐须吟唱,留下永世的辉煌。

西桥的小吃有名,锅盔、包子、豆腐脑、麻食菜、家常稀饭、羊杂碎,如今,住在城里和远郊的市民一大早就坐上免费公交纷纷赶来西桥吃早餐,西桥成了华阴市民吃早餐的好去处。

西桥东岸原来是一条尘土没脚、屎迹斑斑的人行道,如今成了宽阔的滨河大道,向南延伸到距华山不远的地方。在它身旁是林木茂盛的植物园和新建的城市文化公园,还有高楼林立、洋溢着欢声笑语的银河湾小区。傍晚,夕阳西下,文化公园游人如织,湖面上曲桥、亭台楼阁的倒影,此起彼伏的歌声、戏声,水上喷泉喷射的彩色水雾,与西边天上燃烧着的红云遥相衬托,把个美丽的西桥映照得更加绚丽多彩!

古老的西桥下,长涧河奔流不息。伫立于驻马桥上,凭栏眺望秦岭群中的西岳华山,胸中顿生感慨:驻马桥,多像一位饱经沧桑、满腹经纶的老人!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