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视的故事》李湛冰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童年往事缤纷美好,在那有如溪水般湍流着的银白色记忆里,最美的浪花莫过于与看电视有关的故事了。

那还是在我很小时,我们这个有九百多人口的小村庄,忽然一天大队部从天津购来一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那时电视还是稀罕之物,被人们十分好奇的称为“小电影”的这个宝贝刚一到家,立即被锁进一个早已准备好的笨重铁皮柜子里,并派专人负责看管。

从此,每天吃过晚饭,月亮逐渐升起来,这个神奇的宝贝就把人们从家里,从村里村外的大柳树底下全给吸聚过来了。大队部的两個干部先抬出一张桌子,认真仔细地摆正抹净放稳,再小心翼翼地把电视机抬出来。

拄着棍儿的老头老太太们赶来了,他们活了多半辈子,从没见过天底下竟还有这样神奇的玩艺儿,“啧啧,稀罕呗!”;大姑娘小伙子们赶来了,他们衣着整洁,一看就精心梳洗打扮过,“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人看似瞅着屏幕,眼角的余光却向左右寻觅打量着看有没有自己的意中人。电视里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像绵绵春雨一样滋养着、升华着他和她之间尚还朦胧的情意;孩子们也赶来了,蹦啊跳啊,吵着闹着要冰糖葫芦吃,要糖蛋蛋吃。一台小小的14英寸黑白电视机,把全村上百口子的欢乐全给释放出来了。

慢慢地我也成了个小电视迷,成了每天晚上这群人中必不可少的一个。夏天的晚上,在宽阔的大队部院子里搬来小凳子、小马扎儿,轻摇着蒲扇,看《虾球传》《霍元甲》,冬天,尤其快过年时,人们又都拥挤在大队部会议室里,袖着手,张着嘴,看《家》《武松》……精彩的电视剧在大家的无限期待中散场了,走在坑坑洼洼没有月光的乡村泥泞土路上,心中装满着沉甸甸的喜悦与收获。

后来,村子里零零星星竖起了几根白杨木天线杆,有亲戚在外头(城市)的人家率先拥有了跟大队部一样的14寸黑白电视机,几百口子的电视迷们慢慢解体了,分解成了一股股小纵队,不管春夏秋冬,三五成群地聚拢在这一家,聚拢在那一家,看《射雕英雄传》,看《春节联欢晚会》、看每周只翻出一集的《西游记》……

后来,我离开了那座小乡村,去了县城。

再后来,我高中毕业了,接到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踏上火车,去了遥远的东北一座大城市。可不管走到哪里,每每想起故乡,我都会想起小乡村看电视的经历,想起那些看电视的人们,点点滴滴,轻柔的海浪一样击打我心,给人一种温暖、梦幻、叫人无比留恋的美好感觉。

如今,我参加工作已经快十年了,有了自己的家庭,喜欢看电视的习惯依然没有丝毫改变。电视多好啊,不出屋外,使可知身边事,知全中国事,知全天下事。发明电视机的人真是伟大呵!但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电视,这个伟大的发明早已经变得微不足道,不值一提了。谁家没台电视机啊!城里人家家有,农村人也家家有,还全都是彩电。而且,从笔记本电脑上,从手机上都可以很方便地下载网络电视,真是走到哪里,都能电视到哪里啊!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