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缘》管大江散文赏析

作者:管大江 来源:原创

世间有万般情缘。我因在千里之外买砚台,和卖砚的妹子结下了一段莫名的美妙砚缘。

时光回溯到十几年前,大概是在仲秋时节,我和朋友到婺源旅游,一个偶然的机会,结识了卖砚台的小黄妹子。本人是个收藏爱好者。同行的刘老板是一位资深的收藏家,他光顾最多的是古玩店。他对古玩颇有研究,收藏时间长,阅历丰富,眼光独到,看到古玩眼睛里总是迸射出智慧的光芒,不仅能说出个一二三,而且往往有独到的见解。陪着他转是一个长知识的过程,听他的解说犹如沐浴春风般惬意,痛饮美酒般的享受。碰上中意的古玩或者工艺品什么的,他就慷慨地掏钱买下。受刘老板的感染,我对收藏的兴趣愈加浓了起来。暗自思忖,自己平常好练练书法,此行能碰上一方中意的古砚台就好了,既能使用,又能收藏,真是件两全其美的好事。主意打定,再转古玩店的时候,注意力渐渐地侧重观赏各种砚台了。见了砚台仔细地端详揣摩,观品相看材质,不厌其烦地向卖家问这问那,了解砚台的有关知识,对比较中意的就打破砂锅问到底,有意识地探究一下它的来龙去脉。

婺源是一个旅游胜地,卖砚台的古玩店很多,每到一个店,都能见识很多的砚台。转得多了,看得多了,慢慢地觉得对砚台有点入门了。

砚是文房四宝之一。史书记载端砚、歙砚、洮砚为三大名砚。早些年朋友送我一方泥质的砚台,盖子上是腾云驾雾的龙饰,乌黑锃亮的,煞是好看。有一天往砚台里倒上了墨汁,可不大的工夫就渗下去了。为了不让它渗墨,想一次把它喂饱,索性把墨汁倒得满满的,可等过了几天后,一看,砚台的底给泡坏了。好端端的一方砚台让自己弄坏了,觉得十分可惜。可一寻思,此砚外观华丽,但质地欠佳,不是多好的东西,坏了也罢。

这个事情过去了二十多年,不曾提起,在买砚台的当口,触景生情又想起了尘封已久的往事。前车之辙,后车之鉴。这次身在千里之外买砚台,还是买古砚,可别打了眼,花钱多少先放到一边,买假了丢人现眼,对谁都不好交代。因为有这个心结,所以转了多家古玩店,看了很多个砚台,也没敢出手。

旅游团队将近集合的时候,我们走到了一个门面较大的古玩店,抬头一看,门头上的牌匾镌刻着“ 三番古玩 ”几个大字。厅里面坐着一位端庄秀丽的女子,看到我们走进来便迅速站起来,彬彬有礼地向我们介绍。当她知道我们想讨个老旧砚台时,就热情地推介起展柜里的砚台。我们观赏一圈后说,展柜里的这些砚台不过眼,还有更好的吗?她说,想要好的,楼上请。走上二楼,直接到摆放砚台的展柜。一眼就能看出,楼上摆放的和楼下展示的,明显不是一个档次。楼上的砚台无论从器型、品相,还是质地,都让人眼前一亮。看着心中喜爱的砚台,听着铜铃般声音的介绍,陶醉在了博大精深的砚文化长河之中。

在众多的砚台中,我发现一方品相不错、价格也合理的砚台。我把它捧在手里,轻轻地抚摸,深情地凝视,有一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砚台是石质的,呈紫铜色,黑里透着红,红里浸着黑,看上去古朴典雅,暖暖的,很是舒服。轻轻地用手指敲了敲,砰砰然,发出硬木板的声响。砚台的样式像方砖,厚度有方砖的二分之一的样子,长度也略短一些。砚台的正面像个簸箕,周遭的四分之三铭刻着回形纹饰,砚台的一端有一个墨槽,近邻墨槽端有一对称的精美雕饰。砚台的中部有一个研墨形成的凹坑,直径五六公分,最凹处低于砚台平面大约有绿豆粒的深度,凹面平滑细腻,用手摸一摸,像小孩子屁股似的。硯台的背面镌刻着铭文:端溪宋坑,色紫石润,光亮生眼,造化生物之奇,不谓人间世有此矣。落款是:罗严 周作揖。接待我们的那个女人向我们介绍说,这方砚台曾是贵阳知府用的,贵阳知府周作揖在当时是很有学问的,他用的砚台能赖吗?看我疑虑未消,继续补充说,这款砚台好多内行都看过,要是假了我返给你两倍的价钱。她说这话时明亮的眸子里透着清澈善良的光,显得很真诚,像是要把心掏出来似的。我打心眼里喜欢这方砚台,就决计买下来了。恰在这时,导游打来催促集合的电话,于是就急急忙忙地包裹好刚刚买下的砚台,匆匆离开了古玩店,快步向事先约定的集合地点走去。

一方砚台成了交流的媒介,一方砚台架起了友谊的桥梁。到了宾馆,已是傍晚时分。打开包装,取出砚台放在桌子上,拧开台灯,左看看右瞧瞧,仔细地观察,静静地欣赏。开始观赏时,为买到称心如意的砚台而心怀喜悦,可过了一会儿又萌生了一些忧思,最大的担心是怕走眼了。情绪时好时坏,时高时低,心情像微风吹起的层层涟漪,一波一波地向外扩散。为进一步印证砚台的真伪和优劣,理顺一下自己纷乱的思绪,迅速找出了买砚台时索要的名片,拨通了名片上的电话。接电话的正是那位卖砚台的女子,当她听清楚我打电话是为了探讨一下有关砚台的知识,进一步求证一下所买砚台真伪优劣的意思后,她不假思索且带有自责的语气说道:老公回到店里得知卖砚台的事后,埋怨了她一通,说她把砚台卖贱了。并说,你若反悔不满意的话,可以原价退回。你们那伙人买砚台是很有眼力的,可以说是捡了个漏。我听她说话时的语气非常诚恳,讲话的内容非常客观,于是松了一口气,心情趋于平静,愉悦之情油然而生。

走到窗前,举目瞭望天际,嵌在蓝天上的一颗颗星星,眨着笑眼像是向我问好。低头看看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流,像是一串串欢快的音符,和着美好的旋律奔向远方。

人与人之间,虚情假意再多也是过眼云烟,转瞬即逝。往往一份真诚,久久难以忘怀,化为永恒。时光荏苒,回到家乡不知过了多久,我的手机里收到了一条短信:“买的砚台让当地的行家看了吗?不满意的话还可以退啊。卖砚台的妹子小黄。”我看着没有标注姓名的手机号发来的短信,心里涌起一股暖流,没想到这个经商的,在商潮滚滚多顾逐利的当下,还心存一份这么珍贵的真诚。我没有急着回短信,而是打开手机新建联系人的界面,在刚才发来短信的手机号码的姓名栏里,标注上了“小黄”两个字。

人隔千里情悠悠,十年未见话常通。自买砚台和小黄相识,十余年未曾谋面,但闲暇之余,偶尔通通话,聊聊古玩收藏的知识。虽然通话不那么频繁,但一直保持着联系。后来我的微信朋友圈里多了个好友“雨夜花开”,过了好长时间才知道是“小黄”的微信。小黄从微信里发来古玩店和她本人的几张照片,古玩店里的商品琳琅满目,看上去古玩店比当年更上档次更好了。照片上的小黄和十几年前没有多大的变化,依旧是那样的端庄秀丽。虽然至今也没问过小黄叫什么名字,但我记得婺源有个卖砚台的妹子叫“小黄”,她称我管大哥,我叫她小黄妹子。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很有可能她也不知道我的名字。尽管这样,十来年都没中断联系,冥冥中感到这是一种缘分。早就想给这个缘分冠个名,思来想去,觉得再没有比叫“砚缘”更合适的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