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万明《时光书简(组诗)》

作者:郑万明 来源:原创

河西走廊断想

一个接一个的朝代走了

战争的灰烬

落在烽燧、炮台、城墙上

匈奴撤离时

戈壁刮起一场罕见的北风

到后半夜

月光恨成一柄弯刀

不过那一场接一场的大雪

落在了边塞诗上。那些长安城的诗人

酒醉之后,就搬来边关的雪醒酒

现在,我们读到的雪

是唐朝的雪。雪还下着

雪的厚度

就是边塞诗的厚度

饥渴

鹰饥渴了

就在低空盘桓

大风饥渴了,就把沙子抛到高空

马蹄饥渴了,就掏出戈壁厚厚的荒凉

鞭子饥渴了,就狠劲抽打烽燧上的孤独

在沙漠生活久了。牧人眼里足以装得下

半个内蒙,一个西夏

日暮·尕海

暴雨过后。无数金币从天空洒下来

那些刚刚经受雷电惊吓的羊群

呆望日暮時分

尕海产下的一匹苍茫

落日向山头退去,给雄鹰腾出巨大的寂静

牧人抽了狠狠一鞭子

抽疼草原深处的秋天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