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定气康三万天》墨未浓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大多时候,我们不顾及时间的快慢,时间却一刻也没有停止向前行进。愣神的当儿,闲聊的空闲,哪怕你的目光一直在凝注着时光的秒针,那生命的分分秒秒依然如故地敲打着你的神经,那“咔咔”的声音谁也无法阻挡,即使喑哑,却也铿锵坚定。

我们常常妄想有一个时光的隧道,让身体在一个适当的罅隙里游刃有余,可是妄想终归枉然。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著名作家蒋丹说过:“人来世上是个偶然,而走向死亡是个必然。”在这偶然和必然之间,我们付出了多少纤密的思维和无以复加的行动,我们明白,上帝不会知道。

有时候,我们的梦中常常有一个命运的天体在眼前飞转,转得眼花缭乱,转得天旋地颤。在一分一秒的光晕里,在倏忽之间,生命已经走过了几十年。我们精通算术,却永远不想去细数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三万天到底是多少年?

我们天天向着既定的目标攀登,翻越了一个个的高度,等定神的间隙,“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在登上一座大山之后,你会发现还有更多的山要去攀登”(纳尔逊·曼德拉)。

时间是人类最大的敌人,有限的时间里,角色却不尽相同,这就是世界的奇妙所在。

远古的时候没有时钟,我们的祖先在“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混沌世界里过着农耕生活,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分、什么是秒。现在人类的脚步愈来愈急促,灵魂却抛在了时光的背后。什么时候能让脚步慢下来,等一等负荷深重的灵魂?

马云说过:“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是绝大多数人死在明天晚上,见不着后天的太阳,所以每个人不要放弃今天!”“最大的失败是放弃,最大的敌人是自己,最大的对手是时间!”

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时间易逝,人生易老,在生命的长河里,一分一秒都是用金子铸造的。即使散尽千金,也不会滞留住一秒钟的行进。对于每一个人,这个世界上,只有时间是最公平的。时间不看你的脸色,时间不管高低贵贱,时间淡然地例行着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时间是公正的执行官。

时间是垒砌人的生命的基础,珍惜时间就是爱惜生命。《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作者前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以自己为原型塑造的英雄保尔·柯察金,曾有一句人人耳熟能详的名言:“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对每个人来说只有一次。因此,一个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把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但是,奥斯特洛夫斯基还有一句鲜为人知的名言,是他在生命最后时刻说出来的:“我们所建成的,却与我们为之奋斗的完全两样!”

谁都知道生命可贵,在一步步的行程中向着理想奋进,等山峰路转,曲径通幽;等雾霾障目,不知所向,你是否停止了自己的脚步?

滴水般灵动的时间敲打着坚硬的磐石,生命没有返程的车票,一往无前是人生不改的定律。三万天,我们用笔一天天划去一道道曳光,在时间的坐标上镌刻无悔的人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