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纹波《李纹波的诗》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醒来

醉后,遭遇一树呼喊的桃花

却不见桃花一样的女子

这个匍匐在尘世的过客

只是闯进女子一样柔软的暮色

醉来过后

他的孤独已经生锈

而那些斑驳的孤独,形同虚设

回到六月

还在浮世漂泊

我的蔚蓝的梦呓里

一滴烫人的麦子滚落

而此刻的故乡,开始灼烧

短浅的荒草成灰,辽阔的事物疯长

当风拂过山麓,吹过麦浪

麦浪掌心覆垄的时候

我要赶回,马不停蹄

一只鸟能挟持了我的目光

站于高处,俯看一场金色的风暴

傍晚,从火烧云里取出刀剑

我要从火烧云里取了出刀剑

管他是楚汉的战火,还是晚唐的烽烟

像把一块滚烫的铁,放进水中

成飘绕于岸的薄雾

还要从我的唇上取出刀剑

从一群人的舌尖上,取出刀剑

一个人的夜晚

夜晚总是早早来临

窗外的虫鸟失声,剩下一冬耳鸣

翻开一页诗,懒洋洋地读

也许,我是这个村庄的夜晚

唯一读诗的人

忽然想起了什么

突然从冰冷的被窝里爬出来

打开手机,我要看看

未来一周的天气预报

巷子

小时候,我跟在父亲身后

走在巷子,这巷子太长

父亲出殡那天

走在父亲灵柩前面,巷子太短

此刻这巷子

抽打我,抽打父亲扑倒的背脊

深夜,一个陌生电话

深夜,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电话那头,直呼我的乳名

已多年没有人

在电话里这样喊我了

这声音很熟悉,但我不能胡乱猜测

“喂,你是?”

是从未联系的远房三叔

他说他家刚杀了只羊,要我立即赶回去

老家的路太远

只好谢绝了他的邀请

挂断电话,忽然还觉这种感谢不够

就按住这个号码

在新建联系人栏慎重地写下:“李大国”

点三次保存,像留住一个故乡的印记

那些春色,有毒

那些红的黄的紫的

粉的蓝的与绿的……

都是致命的诱惑

那些放荡的追逐,妖娆的炫舞

撩人的歌声,我就要窒息

想要远离侵袭

最好的方式是捂住耳朵

蒙了双眼,静坐

想平静地安抚孤独和躁动

而我的魂早逃向窗外

仅剩填满春色的,溢出幸福的躯壳

我渐渐爱上落叶

我渐渐爱上落叶

它不仅仅是

被摘下的秋天的隐喻

顺风而来随风而去

忽远忽近,忽高忽低

去哪儿都可以

我渐渐爱上落叶

让一秋的心事爬上高枝

挽风而舞,或顺水而下

在低处,我摘下面具

或放声大笑,或把抱头痛哭

李纹波

笔名冰山,1978年出生于贵州绥阳。鲁迅文学院第五届西南作家班学员。作品曾在《星星》诗刊、《十月》、《中国校园文学》、《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等刊物发表。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