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强华《山间集》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正午的村庄

山顶上有雪

它们好像一直就在那里

又好像,新近赶来

赴一场春天的约会

杨树尚未发芽,纸条稀落

树杈上乌鸦的巢完全暴露在阳光下

成百只乌鸦 ,一会儿飞到东

一会儿又飞到西,仿佛

正在演练一场集体的大逃亡

“它们嗅到腐尸的味道”

这样想,但我不能说出来

河水已经干涸

那些淹死在河里的人,许多年前

已经安然沉睡在河边的墓地里

“正午太空,小鬼们会乘机还魂”

母亲警告过我

不要在正午的阳光下独自行走

太阳有光晕

这可能是它本身的眩晕造成的

但也极有可能,只是通过某种预兆

制造一种虚空的假象

山间集

云朵从山顶上冒出来

像龙,像马,像虎,像豹,像狼

也像佛。都是山的意志

但从来不会像羊,这也是山的意志

向阳的山坡已经寸草不生

山不能让羊群再回来啃食自己的骨头

山不语,但它有自己的平衡术

不允许任何卑微之物

具有虎狼之心

我们羡慕鱼的自由,同时

又将渔网、鱼钩和鱼叉

设置在它们必经之处

那次,我们一边吃鱼

一边谈论着慈悲和绝望者的一条生路

一不小心,鱼刺就卡在了喉咙里

直到我咳出眼泪和血丝

那条被我们吞吃的鱼

才宽恕了我

青色的页岩

每一块都是来自远古的信

我要对你说的,都已经嵌入了石头

读信时,你不需要用手指

从山崖上一块一块往下抠

只要坐在山坡上,风就会念给你听

全路段为落石、泥石流等地质灾害频发区

正因为如此,这条山路

吸引着更多的人一次次进去

每次进山之前,我都站在路口想

假如没有回头路,这一次

我们就真得可以到达世界的尽头了

山从不哭泣

只有雨水会用细小的沟壑

划开山体

灰色的山已经老了,全身布满皱纹

而红色的山,因为经常流血

看起来还异常鲜嫩

河水被山一劈为二

左边循守河道

而右边已漫漶成灾

似乎永远是这样

自由和秩序,从源头上就开始势不两立

但最终,仍汇入同一条河流

花谢了

整片山坡重新归于物质

和现实主义

浪漫主义的偏执因此受到伤害

一听说十万亩油菜花将变成十万吨油菜籽

女摄影家的脸,顿时暗淡了下去

一只小鸟,落在溪水边

兀自张望。它小小的身躯

使整个山谷的寂寞显得异常硕大

我静静地注视,只是种鼓励

风停了,山谷寂静

似是要补偿给它整个世界的安宁

忽然泪水漫上眼眶

忽然来不及擦

忽然想把一条河流揽入怀中

壁立万仞,无欲则刚

此时,对一个女人又有什么意义

两岸陡峭的山壁永远欠她一个温情的拥抱

小雨一直在下,车声和锯木声也一直未停

我只是走了走神,让世界在雨滴落树叶的瞬间

安静了片刻

什么也没发生。只是一个人站在雨里

看雨水汹涌成河,锯子下的木雕

慢慢呈现出另一个人略显沧桑的脸

一个女人在山路上奔跑

白色的裙裾,在青石间

像蝴蝶,惊慌地飞

山体滑坡可能是蝴蝶引发的一种效应

揪心也是。我站在对面的山坡上

生怕一眨眼,那只蝴蝶就消失在亘古的蛮荒里

要栽树

要栽九排青海云杉

在阴坡的山洼里

九排松在山坡上,不是个奇迹

它的头顶上,除了庙宇

还有真正的辽阔指向天空

风中芦苇

沙沙,她们唱着歌

优雅地倾斜 风在四十五度的腰身

变软,非刻意的美

连着一大片

顺从的思想

在此之前,天空空着

灰白的羽毛不吸收火焰

继续蓝着

千篇一律的清澈爱着草

也爱着一只白天鹅矜持的孤独

山丹军马场

这梦也许来自于一场雪

六月,你从扁都口的大雪中骑马而来

我穿红衣,坐在草地上

大草滩的风吹拂着陌生的事物

它们的体内,已替我长满了新鲜的叶子

花草繁杂,天堂的植物园

到处都是善良的虫子,需要爱

而我只在一只盲眼蜜蜂的舌尖上

偷偷窥你

云压在山顶。呼吸不能再低了

马跑过的疆场,现在空无一物

只有一种叫金露梅的植物像遗落的马蹄钉

镶嵌在青稞酒瓶底的镜子里

草比你的手指还要柔软

——我需要在这儿打个盹儿

让那匹马奔跑的速度比风更快些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