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赵金梅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金秋的一天下午,我们一家三口到了大鹏新区官湖海岸。

我跟着三岁的儿子漫步穿过官湖村落,路过转角的大排档,穿过烧烤城,便到了海岸边。远远地望见三个红色大字“蜜月湾”,让人不禁想到,这也是一个度蜜月的好地方呢。上一次来官湖已经是三年前了,当时大鹏新区还未成立,官湖海岸除了边上的小村落,几乎没有其他,连拍婚纱照的都不见几个。而现在,新区成立,连这个小海滩也颇具商业规模了。临海的烧烤场、新盖起的酒店,还有那大大的“蜜月湾”三个大字,就是最好的证明。

十月,深圳的阳光还有些炙热,海边仍不缺热闹。人不是很挤,孩子占了不少数。有的在水里,带着笨笨的游泳圈扑腾,亦或是用手轻轻波动。有的站在海边,拉着爸爸或妈妈的双手,小心翼翼地一动不动。哦,原来是等待海浪,想要感受一次又一次汹涌的惊喜!还有的坐在暖暖的沙滩上,或许是累了,静静地望着远方,时而低首,摆弄脚下的细沙,抓几把放在脚上,埋没了双脚。

我们小心翼翼地下了台阶,来到沙滩上。踢掉拖鞋,儿子便拿铲子铲起一铲沙子,抬起到腰高,斜斜地倒下,沙子顺势滑落。还好没有飞走。今天没风,不然真担心会跑进某人的眼睛里。

海平面很静,远方的船似乎停住了,半天也没一点动静。海浪却很调皮,一波又一波地拍打着,猛然扑向一个又一个成人,像极了个孩童想要扑向父母的怀抱;却又像个怪物般,张开如浴缸般的大口,想要将孩子们一口吞没,强劲地越过孩子们的头顶,又玩笑般悄然退去,只留下一片嘻哈的喊叫,和幼童们怔住的脸庞。

我试探了很多次,儿子终于答应去蹚水。我拉着他的手,慢慢走到浸湿的沙滩上,刚站住脚,一个海浪便扑了上来。穿过我俩的腿,随即便往回退,拉扯走脚下的沙子,似乎也想把我俩往海里拖。再感受几次被海水牵扯后,我拉着早就惊恐的儿子离开了。

悠闲地坐在沙滩上,我看着儿子和他爸爸一起挖坑。儿子兴奋地喊:“妈妈看,我挖的陷阱。”我抬头,只见一个直径半米宽的坑已经成形,他们还在继续。我在沙地上用沙子堆起两只小兔子,儿子看见,跑了过来:“妈妈,这是什么呀?”我答道:“大的是兔妈妈,小的是兔宝宝,包围他们的爱心就是兔爸爸,就像爸爸妈妈和你一样。”儿子乐得也在沙子上画起来。只见他用手指画了螺旋状,很多个圈圈,儿子说这是麦芽棒棒糖;随后他拿着铲子,用铲子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大的连接的环状……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海浪也逐渐大了起来。刚刚离陷阱还有一米远的海浪,此刻却一次又一次地冲向陷阱,沸腾的海水似乎想要冲进陷阱里,然而边上垒砌的护城河却一次次把它堵在门外,陷阱毅然没有塌陷。

起风了,我们起身回家。路上经过一家冲凉房,门口一美女扬着手机拍照。我好奇地转身去看:红彤彤的夕阳下,长长的海岸线,晕红了的蓝天,落日右下方突兀的身影,是一座模糊的山,那山怔怔地望着落日,似乎是在请求着什么。时间定格了,宛若一幅美丽的风景画,挂在蓝天上。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