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红楼梦》中的“贾三多”》刘朋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贾宝玉作为《红楼梦》中的主角,其人物形象成为历来学者解析的重点。笔者阅读《红楼梦》,并参照学者们的研究解读,认为贾宝玉的人物特征可以概括为“三多”。

首先是多情。

《红楼梦》第五回警幻仙子引导贾宝玉游览太虚幻境时,对贾宝玉说:“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意淫’二字,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汝今独得此二字,在闺阁中,固可为良友,然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眦睚。”古人讲究男女大防,男女若稍有过多接触,便会被视为“淫”。贾宝玉公开宣称“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且喜欢在内帏厮混,古代没有“闺蜜”这个概念,于是便将贾宝玉这种体贴女性、尊重女性、崇拜女性的情感和态度称之为“意淫”,是“天生情种”、“闺阁良友”,但是为当时社会所不容。《红楼梦》第四十四回,贾琏与凤姐夫妻打架,都拿平儿出气,平儿被李纨拉入大观园中安慰。平儿被让入怡红院后,贾宝玉先是替贾琏与凤姐向平儿赔不是,后又帮平儿找换洗的衣服,还吩咐小丫头们为平儿舀洗脸水,并帮平儿梳妆。平儿走后,宝玉“竟得在平儿前稍尽片心,亦今生意中不想之乐也。因歪在床上,心内怡然自得。忽又思及贾琏唯知淫乐悦己,并不知作养脂粉。又思平儿并无父母兄弟姊妹,独自一人,供应贾琏夫妇二人。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帖,今儿还遭荼毒,想来此人薄命,比黛玉尤甚。想到此间,便又伤感起来,不觉洒然泪下”。以对待女性周到为荣幸,发自内心怜悯女性的不幸,贾宝玉确实是大大的“暖男”。《红楼梦》第六十二回,香菱与芳官等人斗草,众人玩笑打闹起来,香菱的裙子被污湿了,香菱十分着急,对宝玉说:“这是前儿琴姑娘带了来的。姑娘做了一条,我做了一条,今儿才上身。”宝玉跌脚道:“若你们家……二则姨妈老人家嘴碎,饶这么样,我还听见常说你们不知过日子,只会糟蹋东西,不知惜福呢。这叫姨妈看见了,又说一个不清。”香菱听了这话,却碰在心坎儿上,反倒喜欢起来。为了不让香菱受到埋怨,贾宝玉说服袭人将其一条一模一样的新裙子赠与了香菱。如此温暖周到,贾宝玉堪称“超级闺蜜”。

其次是多愁。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西江月》的这句判词批宝玉极恰。《红楼梦》第二十二回,薛宝钗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点了一出《鲁智深醉闹五台山》,宝玉表示不满。宝钗笑说,词藻中有一支《寄生草》填得极妙,并念给宝玉听:“漫搵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发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此后不久,黛玉与湘云口角,他从中调和不成,反落埋怨,于是陡然联想到那日听的《寄生草》,不禁心灰意冷,并也仿照《寄生草》写了一首词:“无我原非你,从他不解伊。肆行无碍凭来去。茫茫着甚悲愁喜,纷纷说甚亲疏密。从前碌碌却因何,到今回头试想真无趣!”闺阁琐事,女儿口角,居然能让贾宝玉生出如此巨大的幻灭感和出尘之意,在普通人看来,贾宝玉着实“玻璃心”。《红楼梦》第五十八回,贾宝玉病后散步,看到杏树上结了许多小杏,“因此仰望杏子不舍。又想起邢岫烟已择了夫婿一事,虽说是男女大事,不可不行,但未免又少了一个好女儿。不过两年,便也要‘绿叶成荫子满枝’了。再过几日,这杏树子落枝空,再几年,岫烟未免乌发如银,红颜似槁了,因此不免伤心,只管对杏树流泪叹息”。邢岫烟是邢夫人的侄女,与他只是远亲,邢岫烟也只是在贾府做客暂住,与他也并无朝夕相处之情。宝玉看到杏花落、杏子结,便联想如此许多,真的是多愁善感的艺术性人格。

最后是多余。

《红楼梦》第一回开宗立义,本书是女娲挑剩下的一块顽石渡劫历世的所见所闻,“多余”就是对贾宝玉一生最好的注脚。贾家本是武荫之家,但是国朝定鼎以后,国家进入了和平期,武将作用渐小,于是贾家长辈期望子孙通过科举进入仕途。贾宝玉作为贾府嫡孙、贵妃之弟,被寄予了殷切的希望。无奈贾宝玉偏爱杂书,不喜欢读那些显身扬名的正经书,甚至仇恨科举,将读书上进的人,称为“国贼禄蠹”。其实,不喜欢读书,不进阶仕途,倒也不能称宝玉“多余”。就像贾赦说的“想来咱们这样人家,原不比那些寒酸,定要‘雪窗萤火’,一日蟾宫折桂,方得扬眉吐气。咱们的子弟都原该读些书,不过比别人略明白些,可以做得官时就跑不了一个官的,何必多费了工夫,反弄出书呆子来”!贾琏“也是不肯读书”,但是他“于世路上好机变言谈去得”,所以能在荣国府住着,“帮着料理些家务”。元妃省亲,贾府建设大观园,贾政与王夫人是甩手掌柜,内外大小事宜,都是交给贾珍夫妇、贾琏夫妇操办,且不论这两夫妻为人如何,但看这办事能力,尤其是贾琏夫妇,还是颇可以称道的。贾宝玉日常对仕途经济极为厌恶,史湘云劝他,“你就不愿读书去考举人进士的,也该常会会这些为官做宰的人们,谈谈讲讲些仕途经济学问,也好将来应酬世务,日后也有个朋友”。贾宝玉平时在姊妹面前最是温柔和善、伏低做小的,但是一听这话立马变脸,顿时下了逐客令:“姑娘请别的姊妹屋里坐坐,我这里仔细污了你知识经济学问”。人生在世,总得有个安身立命的本领。“国贼禄蠹”这话原也不假,“仕途经济”确实功利世俗,可是无论帝王将相还是贩夫驺卒,终究不是生活在真空中。小说《倾城之恋》中,白流苏在家庭中遭到哥嫂挤兑,对亲戚说:“她完了”。亲戚劝她,“完”这样的话是说不起的,即使出家当姑子,化的也是人间烟火。生活就是这样,无论高不高兴、喜不喜欢、乐不乐意,他总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而改变。宝玉不喜欢读书上进,不喜欢仕途经济,只喜欢和家里的姑娘们吟诗作对、调脂弄粉、摘花斗草,妄想在天真烂熳的世界中度过一生。只可惜,时间的车轮并不会因为宝玉的愿望而停止,无论出身什么阶层,姑娘们都会长大,都要嫁人。结婚前风花雪月,结婚后就要柴米油盐,就要参与到各种各样的生存竞争当中,这也是一种“仕途经济”。李纨结婚前,肯定没有想过自己以后需要为积蓄钱财而一毛不拔。王熙凤小时候就能杀伐决断,所以才震得住荣国府那些一个个心术厉害的管家婆,才能在一个五六百口子的公侯府当家主事。探春兴利除弊,将园子里的土地分给了底下的婆子们。这些婆子们得了这些土地,就如得了“万世基业”一般,只因为宝钗的丫鬟莺儿摘了些花,这些婆子都能闹到宝钗这样的亲戚房中。其贪婪的模样,连她们自己女儿都看不起。可是,能保证她们的女儿结婚后,不会变成这般模样吗?宝玉悲叹,为什么清清白白的女儿结了婚,都变成了“死鱼眼”。那是因为,成人的世界是残酷的。未出阁女孩子的世界,还不会那么确切地感受到这种残酷,所以宝玉喜欢和她们厮混在一起。但是这种情况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宝玉自己也明白,所以他不求天长地久,“只求你们同看着我,守着我,等我有一日化成了飞灰,飞灰还不好,灰还有形迹,还有知识。等我化成一股轻烟,风一吹便散了的时候,你们也管不得我,我也顾不得你们了”。宝玉只求姊妹丫鬟都散后,他也像轻烟一样散去,果然是“于国于家无望”。

贾宝玉崇尚个性解放,抵触封建制度,具有平等精神,故而他多情多愁,但是他没有直面现实的勇气,不能和光同尘改变自己,更不能奋力抗争改变社会,终究成为了不合时宜的“多余人”。

题外话:贾府中,还有一个“多余人”,那就是贾宝玉的父亲贾政。贾政自小酷爱读书,本想通过科举考试进入仕途。但是他爷爷一道奏本,皇帝格外开恩,让他不经考試直接进入官场。他是荣国府当家老爷,但是府中一应事务交予贾琏夫妻,自己下棋读书,子侄们偷鸡摸狗他不管不问。他只能胜任闲散官职,后来授了个实职到地方上任,结果弄了个亏空灰溜溜回京。“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他也就只能在“修身”上做做文章。天天弄帮门客围着自己清谈,为自己赢得个“礼贤下士”的美誉,回回拿老夫人的心尖、贾府的宝贝宝玉作法,也不过是显示其“教子有方”。每次读到他教训宝玉,笔者都愤愤不平。

(作者单位:山东省菏泽市第一中学)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