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昭伦《我眼中的眼镜湖》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瓦尔登湖。眼镜湖,是我心中的瓦尔登湖!

我一直以为,与眼镜湖的距离,在于路途的漫长、海拔的悬殊、氧气的稀薄,这是一种感官上的距离。当我打破这种距离真的站在它面前时,猛然才发现,这个遥远,不是地理上的距离,而是精神上的距离、心灵的距离。由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眼镜湖了,心里还真有点淡淡的怀念。从奥陶纪公园出来后,我又来到了眼镜湖。

海拔1400余米的眼镜湖,是国家AAAAA级风景区重庆黑山谷内唯一的湖泊。湖泊像两面巨大的镜子挂在天上,仿佛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整个湖面就像造物主顺手撒下的一把把碎银子,星星点点闪着金光。早些年曾有报道说,眼镜湖的“面积与新疆天池大小相近”。其实没那么大,两个小小的池塘加起来估计方圆约两平方公里。也许是因为称“眼镜塘”不好听的缘故,当地旅游部门便将名字改为“眼镜湖”。

据当地上了年纪的村民说,眼镜湖里的水色会随着四季的变迁而呈现不同颜色,春湖蓝、夏碧绿、秋泛黄、冬墨绿。而每年春夏之交,湖水又会产生一些异常的现象,这些现象可以预示当年的旱涝。若湖水不断冒出泡来,则当年将发大水,必有洪涝灾害;若湖水水面比平时有下降,则当年必将大旱;若湖面水位无变化,则当年必将是一个风调雨顺的年份;而每当湖中出现鱼跃虾跳时,则倾盆大雨将至。听罢山民的叙述,感觉眼镜湖还真有些神秘。

也许是由于离我的居住地比较近的缘故,眼镜湖是迄今为止和我相交最深、去的次数最多的湖。我私下认为,眼镜湖是一架美丽的钢琴,全靠欣赏者用灵巧的双手,去弹奏出湖水的欢快、野花的芳香、彩虹的绚丽、鱼儿的鸣唱。在别人的眼里,这里的一切并不怎么惬意,但我却由衷地喜欢它、亲近它。也许是我的色彩记忆能力比较强的缘故,从眼前的枯萎中,我赞叹眼镜湖边那清新秀丽的阳春、水波送凉的初夏、丰美斑斓的金秋、萧瑟苍凉的严冬。对眼镜湖这种冷峻的美,我由衷地热爱。因为这种美可以让人变得成熟,让人变得坚毅。

悠闲踱步在去湖畔的路上,在干净整洁的路面一侧,是一栋栋造型各异、设计精巧、装饰华丽的别墅。在数间门面前,搭建摆设着大小不一、高低不同的布质帐棚。帐棚内外,坐着许多外地前来这里休闲度假的游人。路的另一侧,整齐的停放着上百辆各种型号的小车。一眼望去,不远的湖边,清澈的湖水里,有许多小鱼在游弋。据说,湖内长年有一二十公斤重的鲤鱼,和一种长如扁担的“须子鱼”。停住脚步仔细看,时不时有银白色的小鱼跃出水面,但很快又消失在浪花中。那场面,好像鱼儿是在给游人表演。在湖的一侧,我看见水面上几只鸭子正在戏水,这虽然是最普通不过的动物,但在这里能看见,着实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大自然总是按照自己的规律变换着。眼镜湖一年四季都有着不同的变化,而且每个季节的变化都很美丽。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春天到了,整个眼镜湖充满了勃勃生机。草地上,小草变绿了,小花开了,湖水变暖了。一阵风吹来,那些柳枝就像姑娘的头发,随风飘荡。夏天的早晨,明媚的阳光刚一照射到这里,新鲜的空气就扑鼻而来,眼镜湖四周便是人山人海。秋天的眼镜湖,早晨几乎没什么人,可一到傍晚就热闹起来了。有的在喝茶聊天,有的在沿湖跑步,有的在湖边观赏小鱼。湖边那些金灿灿的小菊,素娟娟的百合,粉嫩嫩的牵牛,一簇簇仿佛七彩的星星撒满碧野,给眼镜湖周围铺上了层层彩绸。

初冬的眼镜湖,依然如一片绿色翡翠,只是色更浓,金黄色的山体的倒影沉落在湖水中。于是,这片翡翠的周边生长了满是红色的各种各样的树,开满了白色的黄色的野菊花。绿色的湖水,随风而起的潮,柔和地拍打在湖边,碎成朵朵浪花。随手掐一根草叼在嘴里,细细咀嚼青草的草根,淡淡的清新,随着我的思维在嘴角溢开。玩一会儿水,捧一口清凉的甘泉,让受热的脸同时感受快乐,此时的心里像喝了美酒,兴奋得有点醉。找一块干净的石头小坐在湖边,视觉随着湖的风光在变,随着阳光的照射在变,随着山风的掠动在变,随着飘游的云雾在变……

湖是大地的眼睛,只要凝神对视,你才能看到自己投射在她那瞳眸中的影子。站在湖畔,脚踩在绿草上,任湖风微微吹来,热中带着凉意,凉中藏着一点微热,有种说不出的悠然自得和快乐。沿湖漫步,穿过松林间,趟过孱孱的小溪沟,裹了一腿浓重的露水,带着一股泥土的芬芳。轻轻走到它的面前,我就被它深深吸引住了。它是那样的毫无修饰,坦然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此刻无风,水波不兴,它平静得宛如一块碧玉,镶嵌在群山之间,连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周围山上的樹木密密匝匝,将大山包裹得严严实实。湖水又将它们的倩影倒映在水中,人恍如在画中行。

山因水而活,水因山而秀。眼镜湖的水由四周的溪流、山泉汇聚而成,最深处可达5米。湖水像大海的水一样,能映出朝霞的纯洁,明月的光华。我想,眼镜湖的水应该是上苍最原始、最纯净的泪珠汇聚的吧!湖水没有大波大浪,更没有惊涛骇浪,像一块温润晶莹的巨大宝石镶嵌在那里。微波荡漾的湖水,虽扑闪着漪澜的光彩,但平静爽滑,安详恬静,正应了“温柔如水”这句俗语。无论什么人,即便是有再多的忧烦,再暴躁的情绪,再不安的心境,只要投入到眼镜湖安静温馨的怀抱里,心态也会平缓安定下来,变得心平气和,波澜不惊了。

我的心在这湖光山色中,变得异常善感,一股从内心深处涌出的情感,好似牧人在马头琴弦上拉出的旋律,是那么地悠远而苍凉。面对蔚蓝得像晴空一样的湖水,经不住诱惑,我索性脱下鞋子,涉水走进澄碧蔚蓝的湖边,让略显酸软的腿感受湖水的亲吻,感受湖水的魅力。这里的天是蓝的,没有任何污染,不像城市里的天空,整天都是灰蒙蒙的。层层绫波随风而起,伴着跳跃的阳光,伴着我的心,在追逐,在嬉戏。几只苍鹰从远处的山头掠过,晴朗的天空中立刻划过几道云彩,然后像涂上了一团墨一样从山那边移过来。阳光照在湖心,水面波光粼粼,恍若夜空中的万点群星。我想,倘若再有一首山歌从水面飘来,那可真胜过江南水乡了。

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是躺在地球表面上的一滴眼泪。”静静的湖是可爱的,但雨中的湖更加动人。不一会儿,天空突然飘起了毛毛细雨,洒在湖的上空。细丝般的雨像一根根线飘下来,不停地织啊织,在湖面织出一块绿色的锦囊。明亮的湖面上,厚厚的水草像珍珠一样在水中晃动。还没等我们回过神来是怎么回事儿,天空一下子又变得万里晴朗起来。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倒映在湖水中,仿佛湖就是天,天就是湖。这人间的奇妙绝景,还真有点让人一赞三叹的味道。

岸边郁郁葱葱的松树林中,静寂无比,不时有飞鸟扑楞楞的从树林里窜出,然后在湖面上盘旋。望着微波荡漾的湖岸,呼吸着自由的空气,任凭湖光山色把我淹没。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有一对恋人。虽然相隔较远,但我依然可以隐隐约约地看见恋人脸上那甜蜜的微笑,好羡慕,好嫉妒。湖的前方,是一片宽阔的绿地。我看见几个小朋友正在那里玩耍嬉戏,他们的父母就坐在草地上,幸福、安详地看着他们的孩子跑东跑西。那一刻,我的心被陶醉了。不在觉得自己是孤独的,更不觉得自己是被冷落的。因为我喜欢这里的宁静中悄然闪过的温情,更迷恋这里每一个掠过我心扉的细节。

不一会,山风又来了,湖面上又不断变幻着美丽的风景。如绵似织的绵延着清隽如玉的湖,包容着灵秀与晶莹,荡漾着瑰丽与浓郁,抒放着淡雅与温柔。让人时时感受到清凉的惬意,呼吸欢畅的神往,暇想无限的怡然。正在思索间,湖水忽然开始变色了。先前还是绿色,一会儿变成了黄色、红色、蓝色、青色……反复变幻。当地传说,很早以前,有一年干旱,附近山民没水喝,就结队到不远处的南天门望乡台去求雨。那天,山民将所带的香烛、纸钱在望乡台刚摆放好,忽然,从天上就飘下了一群仙女,她们背来了神水,倒进了山谷,从此水开始漫溢,越来越大,越长越高,最后变成了现在的会变色的眼镜湖……

眼镜湖四面是青山草坡,湖周郁郁葱葱的树木自不必说,点缀其间的是数不尽的野花,红的、黄的、蓝的、紫的,五颜六色。在湖畔周围的草地上,偶尔可以见到当地山民放养的牛羊,它们在绿草地上啃着嫩草,像白云在绿色的天使上流动着。如果仔细端详,这湖水还真是色彩斑斓的。我似乎看到一位神秘的画家正用那支奇特的笔,在湖面上泼着各色墨水;我仿佛看到太阳变成了美女,把多姿多彩的光线投向了湖面上……

当一群白色的鸟儿从湖的上空掠过,当成群的山羊来到我身边,我眼前的风景才刚刚演毕。世外应无多响,此时无声胜有声。时光飞逝,青山绿水依旧,好像时钟在此停止不转。当我静静地享受着这方静土的時候,突然担忧喧闹声打翻了我的遥远的梦,害怕梦醒的一转身便拉开了现实的黄昏。从石上站起来,才知道太阳开始朝西边的大山方向滑去,湖中的色彩都变成了火红色的金鳞,像在燃烧一样,越来越灿烂,越来越美丽。

眼镜湖,你就这样静悄悄躺在这幽静的山谷里,沐浴着山顶的阳光,竹林的雨露,倾听着山谷的溪流声。眼镜湖,你是天庭跌落人间的明镜,曾收藏过嫦娥的喜怒哀乐,问候过袅娜多姿的绝代仙女,浸润过蒙迷婆娑的醉人仙气。你是王母娘娘宝盒里的珍珠滑落世间,带着温热,散发着馨香,释放着莹莹的珠光宝气。

我爱浩瀚深沉的大海,爱奔腾不息的长江,爱汹涌澎湃的黄河,爱活泼可爱的小溪,更爱美丽的眼镜湖。在我眼里,眼镜湖永远都是那么的美丽动人。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是那样地亲切,深深地打动着我的心房。

也许,我们的生活,就应该这样被她点点的妆扮得斑斓如画!

作者简介:罗昭伦,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万盛经开区作家协会名誉主席。出版有《万盛风光散记》《与山水共舞》《收藏一束阳光》等作品集。先后在《人民日报》《散文选刊》《北方作家》《重庆文学》等发表文学作品多篇。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