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野散步》毛崇尧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隆冬,万物萧瑟,一片宁静。

窗外,漫天阴霾,朔风劲吹,寒气袭人。我在密不透风的房间里呆久了,想到外面去透透气、散散心,让自己焦躁紧张的心放松一下。于是,我驱车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小山村,踯躅在人迹罕至的乡间小路上,远离平日车水马龙的喧嚣世界,享受“空山不见人,只闻鸟语响”的宁静生活。

大山脚下的小山村没几户人家,三面环山,一条“S”形的小溪穿村而过,把不大的村庄分隔成里水、外水两个自然村。

村中有一條窄窄的小路,随着小溪蜿蜒向前,一直通往大山深处的白云人家。我漫步在蒿草丛生的小路上,仔细聆听,隐约能听见小溪流淌的叮咚声。周围一片寂静,我就这样徜徉在小溪边,漫无目的地走着,独享这一份久违的宁静与安谧。这里的空气清新而温润,目之所及,芳草萋萋,枫树、桦树、麻栗树,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树木,落光了叶子,光秃秃的树枝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随着年龄渐增,我不喜欢群居和热闹,喜欢一个人,独占一隅,就这样静静地走着,或者坐着,倾听风吹草木的天籁之声,静观片片落叶告别枝头,盘旋蹁跹,在我的跟前悄然落下,在这样的境界里,我忘却了一切,内心有一种超然若脱的满足感。

眼前,小路旁原来擅自疯长的野草,在风霜雨雪一天又一天的摧残下,早已失去了生机,大片大片枯黄的蒿草在我的眼前一直蔓延到大山脚下。灌木丛中,有鸟雀欢蹦乱跳的身影,我想悄悄靠近它们,可还没等我走近,这些小精灵就成群结队“呼”的一声从我眼前飞起,掠过我的头顶,鸣叫着飞到了远处的高枝上,只留下毫无生机的蒿草丛和灌木丛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走近了,我细看灌木丛的枯枝败叶中,还残存着一些淡黄色、暗红色、灰褐色的干瘪小果实,我想,这大约是大自然的慷慨和怜爱,故意将这些干果留给小鸟作冬天的食物吧!

一路前行,随处可见小溪边矮矮的陈旧的小木屋,随地势随意而建,沧桑的木屋,因风霜雨雪长年累月的肆虐侵袭,有的已经歪斜,主人用长短不一的圆木顶住房梁和柱子加固。有的木屋因主人长年外出,房顶砖瓦开始脱落,裸露出像鱼刺似的木梁柱。有的木屋已经开始坍塌,门倒墙穿,瓦砾遍地,狼藉一片。也有老农长年居住的小木屋添了新瓦,掸去房梁上的灰尘,清除屋檐下的蛛网,门柱上贴着火红的春联,门口挂着火红灯笼,院中除杂草,通水沟,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修葺一新的老房子顿时恢复了原来的生机。浓郁的乡土气息迎面扑来,空气中似乎夹杂着草木和泥土的芳香。

不远处,是一片空旷的田野,一丘丘不规则的梯田呈现在我的眼前。冬天,一片萧瑟,草木凋敝,毫无生机。阵阵寒风刮在脸上,针扎一样疼。我双手捂住冰冷的脸颊,任凭寒风吹拂。寒风呀,请把我心中的一切烦恼忧愁和杂念奢望统统吹走,只留一颗晶莹剔透的心,无忧无虑的安宁地生活,逍遥于天地之间吧!

我用脚无意蹭了一下枯草,突然发现枯黄的草丛中,似乎有一点点绿意,起先我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蹲下身子,扒开枯草,底下嫩绿的草芽在枯草的庇护下露出,那浅浅的新绿,令我肃然起敬。这些有名的无名的、认识的不认识的野草,都在枯叶下透出了绿意,它们笑迎寒风,与雪花共舞,蓄势待发,默默等待明媚春天的到来。

顷刻间,心中一切烦恼和不如意烟消云散。小草忍耐寂寞,扎根大地,沐阳光,斗风雪,任凭寒冬肆虐,霜冻冰封,依然泰然处之,静默等待漫长寒冬过去。今天,小草无言地告诉我,应该如何面对纷繁复杂的生活,一下子,我的内心释然了。

我的眼前似乎立刻明亮起来,天空中的阴霾也不知何时已经退却,温暖的阳光洒向大地,整个山村一片祥和的景象……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