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忆(外一篇)》魏红梅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去岁春,因了病痛,我常到融景城附近一中医处拿药,去的次数多了,常去的几人就熟悉起来,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面色苍白、神情落寞的女子。她的目光沉郁深邃,有意无意间的叹息,让我感到她内心藏了太多的故事。谈到信仰,她语调平缓处有了些许小亢奋。心感投缘,便互留了电话,自此我的通讯录里多了一个叫彩虹的女人。

一个春雨霏霏的午后,她约我小坐,哀婉地讲了她的感情经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伤感得令我泪雨纷飞,是以记下:

十八岁那年,我高中毕业,与我相恋的同学伊考入了省城一重点大学,虽相隔遥远,但鸿雁传书。他大学一毕业便来我家提亲,可父母坚决不同意,原因他是涉县人,母亲说:宁肯往东移一千(里),也不向西挪一砖。母亲的坚决令我们伤心绝望。

二十二岁的年龄,来说媒的络绎不绝,可我铁了心非他不嫁。他在涉县与我一样,非我不娶。就这样,我们与家庭对抗了三年。二十五岁那年腊月,他父亲得了癌症,弥留之际,老泪纵横着嘱咐他赶快成家。他无言,默默流泪,望着父亲蜡黄的脸,瘦得皮包骨头的身子,心开始动摇。没几日,他娶了本村暗恋他多年的小琴。新婚的第七天,父亲就过世了。当我知道他成家的消息,身心如掉入冰窟,一股力量促使我挣扎着买了去往涉县的火车票。绿皮火车把我载到了涉县县城。而后又踩着厚厚的积雪,艰难地寻到他所在的村庄。当我怯怯地敲开他家的大门时,一俊俏的小媳妇站在面前,背后是她的郎君,我的心上人。我咬着冰凉的嘴唇,脸颊上挂满泪水,幽幽怨怨地望着他,相视了很长时间。他的母亲把我引领到屋内坐下,小媳妇递来一杯热热的糖水。我不知说什么才好。所有的委屈满肚子的话,都被他娘挡了回去,老太太对他媳妇说道:“你看我这干闺女,提前也不打声招呼,这冰天雪地的就跑来了。家里都好?他姨的身体可好?”我不作声,一任泪水默默地流。那一刻,我仿佛觉得自己是世上最蠢笨的小丑,我没听清他媳妇随声说了句啥,只记得她温和的声音:“妹子,快把鞋脱掉,坐到炕上暖和暖和!”以一个女人特有的敏感,我知道她心里明了我和伊之间的恋情,只是她是个有涵养知书达理的女人,她在刻意隐忍着。

那天夜里,我和他母亲睡在一屋,暖暖的土炕上,我却手脚冰凉。他娘谦和着表示了对我的歉意,并说木已成舟,希望我不要过多地指责他,也许是命定吧,没有女儿的她老人家想认下我做个干女儿,我还有何话说?

回家以后,我很快听了父母的劝,嫁给城东一家做木材生意的人家。生养了一个女孩。可没多久,他在外有了女人,与我离了婚。

也是一份偶然的相遇,注定了我们再次相逢。那一年的三月十五,涉县娲皇宫奶奶庙会,我和妹妹来到娲皇圣母庙。不知你理解我的感受不,爱一个人,你就会爱这个人所在的城市。当我一踏上涉县这块土地,内心总是涌动着一股激情。这方土地因为有他,我感到哪里都好,心总是柔柔的,我多么期望能再次与他相遇!拜别圣母后,下山途中崴了脚,我坐在湿漉漉的台阶上,心情颇糟。正在这时,转弯处过来一人,熟悉的身影令我心头一震,尽管细雨打湿了他的头发,尽管三年没见,但他依然是我心中那冷峻帅气的模样。顿时一股暖流浸注心间,几乎同时,他也停下来望我。继而他激动地问我怎么会在这儿,并急忙搀扶着我向山下挪动。没几步,他执意背起我,我俯在他肩头,雨水和泪水混合在一起弄湿了他的衣服。

下山后,他担心我的脚,恳切地邀请我和妹一起去他家歇息一晚,我默然应承。他母亲照样热情地招呼我这个干闺女吃饭休息。那晚,我们聊至夜深,我知道了他的妻子已病故半年有余。

自此,他又走进了我的生活,复活在我的生命里。每个周末,他都会来武安看我。我们倾注满怀柔情,疯狂地相爱,多年来,我习惯了他的体贴温存、关心呵护。为了我生活得幸福,他方方面面操碎了心。

可好景不长,我的世界再次因他的离去而塌毁了。一提到他的离去,我就泣不成声,我不敢提他的名字,不敢回想和他在一起的每个细节,不愿提及,可我还是要说,七月七,这个让我痛心的日子!两年前的那天,天将黎明,他发来信息:等我,赶中午到。每年的七夕,他都来武安,我们静静呆在葡萄架下,感受牛郎织女相会的泪雨纷飞。谁知这个七夕竟成了他的祭日,在这样一个让人不能释怀的日子,叫我怎能忘记?

那天上午,我呆呆地望着窗外,期盼他的身影。可一直揪心地等到次日中午,他也没来。一个陌生的电话打来,说伊病重了,让我赶快到他家去。一种不祥的预感轰然冲击着脑门,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突然病重了呢?

我急急地冲出家门,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涉县。从未感到武安至涉县的路在今天是如此遥远!车刚一到村口,没及停稳我就跳下急跑。他家门口,一对刺眼的白灯笼令我心惊脑胀……我疯了一样冲进门,可看到的是他躺在冰冷的棺材内。天啊,一阵天旋地转,我晕倒在地……

依稀听到干娘哭得死去活来。老天啊,我的四肢瘫软,站立不起,艰难地睁开眼皮,眼前的一切告诉我:他离我而去了,狠心地离去了,我的冤家啊,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呢?干娘抱着我泣不成声:“昨天中午,他突犯心梗……”老天在惩罚我啊,让深爱我的人为我操碎了心,又决绝地离开我,孤零零地飘落进阴冷的那方世界……

望着棺中他清冷的面庞,我心如刀割,肝肠寸断,我的世界毀灭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趣?一时性起,我抄起窗台上的一把剪刀,干娘急忙夺去。我对干娘哭叫着:“娘啊,他在那边冷清孤单,你就让我去陪他吧!”干娘紧攥着我的手,瘦弱的身子颤抖着。求死不能,生如死灰,乘人不备,我迅疾剪下自己的辫子,执意要干娘放入棺中,放入他的手心。我要让这缕缕情丝陪伴于他,只因害怕他在那头孤寂冷清……

自此,我每日以泪洗面,伤心落魄,心随着他的离去而死了,身体一直虚脱得无力撑起这生活。内心的苦楚原本不想再向人吐露,可遇见你,我情愿一吐为快,你可以写出我的故事,我希望相爱的人好好珍惜吧,因为天有不测风云,不知何时老天会夺走你的至亲至爱。

禅·妖

书房里挂着两幅字,一幅是几年前著名作家“三驾马车”之一的谈歌先生写就的“禅”,一幅是前几年武安书法名家帮宝生老先生在云岩寺为我挥毫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去岁仲夏,因了身体的病痛,我把自己宅在家,宅在書房内。陪伴我的是书柜里名目繁多的各类书籍。往昔逛书市,喜欢了,只管买来,没时间看便高阁之。这次身体抱恙,倒有时间静心读书了。鲁迅先生曾说过:生一点小病,的确是一种福气。看来养病的确与书籍脱不了干系,不然不称其为“养病”。

除了读书,我便望着那大大的“禅”字发呆,望着那黑黑的“妖”字出神。大大的“禅”字忽而充满虚空无边际的大,忽而又浓缩为一个点,如老僧入定,我仿佛看到了佛神在菩提树下证悟,达摩在少室山崖面壁。黑黑的“妖”字,看得久了,便有些虚幻,似有股妖气在弥漫,让我想到千年狐媚、万年蛇妖,心便开始浮躁,莫名的烦恼,以致于不知所措。

生命在乎于一呼一吸间,呼吸之间便有无数个念头在闪,有无数个境在转。“禅”字能让我安定身心,淡然地面对一切。而“妖”字又让我回归人性,向往尘世浮华。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我很无奈,虚弱的身体使我不能像往常一样随意而走。卧床休息的同时,便靠着满书柜的书来滋养羸弱的身体、困顿的灵魂。小说精粹、散文乐章……我翻看着这些书,一遍遍倒腾着它们存放的位置。书是有灵魂的,文字是有灵性的,我读懂了它们,它们也似乎读懂了我,给我思考,给我聪慧,给我身心滋养。

读累了,便整理自己的书橱。把近几年发表在各刊物上的作品及荣誉证书,分门别类整理好,让往昔顾不上打理的东西有了条理性。整理完文章便整理照片,儿子的、老公的、我的,生活照、工作照、采风照,分门别类标上日期地点存放好。匆匆岁月在手指间翻飞,往往勾沉起无数美好的回忆。原以为被时光磨淡了的记忆却原来堆积得如此深厚。

埋头整理的当儿,总觉得有两只眼睛在虎视眈眈地注视着我。那便是大大的“禅”和“妖”。

天性自洁自尊、自恃清高的我,骨子里坚强如梅,素雅如莲,看淡了名利浮云,看淡了风花雪月,人至中年看重的越发是亲情、友情。静坐闲窗,做一个淡定的文人,吟诗填词,附庸风雅。我对那“禅”字说:所做的这一切皆是“禅”吗?窗外吹进一阵凉爽的风,那“禅”字便抖动一下,似乎在说:禅就在当下,洋溢在生活的每一个环节,心地一扫,便是禅。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这辈子淡漠了名利,只喜欢了文字,敬畏了文学。

书读多了,思绪便纷乱,屋内弥漫着浓重的草药味,也弥漫着浓浓的思绪。女人一旦失缺了应有的宫殿,便少了温柔的情愫,再加上身体各种不适症状颇多,常常无名火起,莫名烦恼。那种纠结,那种缠绕,让我变得焦躁不安,心神不宁。这就委屈了照顾我的老公,好脾气的他总是谦让于我,宠惯于我。本不善言谈的他为了我身心康健也变得幽默风趣,冷不丁一句笑话常常让我舒畅心扉,开情一笑。电视广告间隙,他推开书房门瞅瞅,捏着嗓子细声细调的唱一句:“女人的泪一滴就醉……”我精声精气的回应:“男人的心一揉就碎……”和声:“爱情这杯酒谁喝都得醉!”电视里一个好节目有时让他忍俊不禁,书读到精彩处也让我无所顾忌地放声大笑,并捂着肚子,弯腰出来向他复述。幸福其实很简单,夫妻间一些微妙平淡的细节却可以带来柔软的感动,互相包容与迁就也是一种禅道,一种心性的磨练。

正是体虚之时,书读多了,便伤了眼睛,至如今眼干眼疼,不能看电视、电视与手机,书也翻不了两页,这让我很痛苦,心生恐惧。恐惧没了明亮的眼睛,恐惧天黑的来临。当暮色四合时,我只有静坐书房,不开灯,不看那“禅”与“妖”,只是闭上眼睛,瞎想。遐想曾经的喜怒哀乐,曾经的沧桑岁月。我自卑自己没了往昔的容光焕发,本是开朗豁达的我,变得郁郁寡欢。文友聚会,不到场;文学沙龙,不参加。文友来探望,一起填词作赋,聊文学聊人生,烹茶养心,不尽风雅,她们望着我虚弱的身体严肃地说:你再看书写作,我们就把你的书柜贴上封条!你要敢撕,我们就每日来窃书,要你的“命”!

天啊,那就让一切归于沉寂吧,不读书,不写字,安心调养身心。又一个春天来临,身体依然很虚弱,做事常常心有余而力不足,眼睛刺疼、视物模糊,仍没有好转。书屋内,王菲的《心经》循环播放,空灵的梵音让浮躁的心趋于平静,脑海里,佛性,人性,禅定,妖气,轮回变换——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内心世界,都在既定的轨迹上不停行走,也都有自己难念的一本经,骨子里执着的东西太多,总也看不破放不下,烦恼无穷无尽。尽在生病之时,人生观极易改变,心境会开阔许多,觉得什么都次要,唯有健康的体魄最重要,便能原谅那不曾原谅的人和事,淡然从容地面对一切。

禅是直指人心的,每个人的心态不同,修养不同,境界便不同。我们都被自己的心魔牵扯着。心苦则万事皆苦,心欢则万事皆欢。佛说:心生万法,万法归心,心念想到哪里就是哪里。你想那个妖,妖气便在心里横行;你想那个禅,便心定神清。心定,则一道清净;心有,则万境纵横。

这样想着,便满屋子的书与字,皆在说法。道不完的千古情事,说不尽的悲欢离合,到头来都归结于一处,安然地沉寂。一个人,从生到死,不管期间多么轰轰烈烈、灿烂辉煌,又不论多么平平凡凡、贫穷凄凉,时日一到,所有的悲喜荣辱,皆归于一缕青烟,一片尘土。把一切看淡,不执著于爱恨情仇,名利浮云。对纷乱的事物,我们若能善待与宽容,心便如禅;心若妖,鸡也叫,狗也叫,鸟也叫,便繁乱芜杂。

岁月无声,可日子有痕,每一天都真实的存在。愿人们用一颗禅心,一颗纯真善良的心,恬淡快乐地度过每一天。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