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云《稻草人(组诗)》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问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稻草人是不是人

稻草人不是人,却有

人的形体

而且戴着人的帽子

穿着人的衣服

它们立在谷子地的中间

俨然是庄稼的主人

稻草人是人,却是

稻草的腑脏和木质的骨骼

它们没有思想没有灵魂

有的只是虚张声势的躯体

存在于麻雀的惊恐里

熙熙攘攘的人市里

也晃动着一些道貌岸然的稻草人

他们脾气暴躁架子很大,因为

他们知道很多人已经变异

变异为一群飞来飞去的麻雀

子夜以后

静,像一张无形的网

笼罩一切影影绰绰的物象

满月抑或弦月,独自

沉浮于稀疏的云层

像或睁或闭的眼睛

淡然而又机警地窥视沉寂的城郭

此刻,天地交融

世界正卸去浓妆

有的人与神合体

有的人与鬼在谈生意

更多的众生则疲惫地睡去

鼾声响起

他们甚至来不及裸体,来不及

做一个梦中的自由者

像无声的潮汐

淘洗世界

掩埋世界

独处

我喜欢独处

一个人选择一处安静的空间

消费如水一样漫溢的时光

看树枝发芽花苞绽开

听秋霜降落黄叶飘零

看大雁划过天空排成人形

听蝈蝈喧闹如世间嘈杂

感时

恨别

想与不想

任儒释道的风尘兀自起落

泗水东行

青牛西去

悟空八戒们也尽管去降妖伏魔

独处的阳光透彻

独处的月光空灵

独处而不孤

气闲而神定

就像苍鹰背负蓝天拥有自信

就像孔雀梳理羽毛拥有彩屏

给肉体一段放松的时间

给灵魂一方游走的绿地

与四季的律动契合

与阴阳的盈亏交融

且听风的絮叨雷的暗喻

滋养纯粹的精神清奇的骨骼

独处

仰观天象俯察地理

心可以无限大

心可以无限小

关于栅栏

远处,一簇簇的礁石

黑魆魆地蹲守着

像要捕捉远来的猎物

正在耐心地等待

近处,洁白的沙滩

自然而平静地伸展着

它们从容淡定的心态

已经历练了若干个世纪

太阳正跃出海面

天空喷薄出万道金光

潮汐自由地来去

阵风自由地漫卷

海腥味让宇宙充盈着生机

在沙滩的边沿

立着一道黑色的栅栏

木桩和枝条构成一道屏障

风风雨雨把它们浸成沧桑的模样

栅栏既挡不住风也挡不住浪

栅栏既挡不住飞沙也挡不住鸥鸟的翅膀

这个世界总有人喜欢栅栏

他们不在意是封闭他人还是自己

不知道栅栏是谁人所建

也不知道栅栏建自何年

哪怕栅栏只有象征意义

有的人已经习惯随时随地架设编织

是一种权力或责任的边界

抑或是一种意志的强势体现

栅栏有形或无形

都已经站立为一道风景

世间最重要的关山隘口

很多人

很多很多的人

他们说厌烦了人间的世俗与嘈杂

背起行囊走向远方

他们走向崇山峻岭江河湖泊

走向戈壁沙漠古堡廢墟

他们发现壮美与崇高,断裂与延续

沿着弧形的天际线,最后

他们寻找到的是一种自我认知

是一种缩放尺的效果

一种源自内心的脆弱与渺小

如果寻求宁静,只需

一方草庵三尺卧榻

半亩菜园五只鸡鸭

再种几株矮竹数排桃花

卧眠望冷月

晨起见暖阳

耳听虫声呢喃

眼观草色青黄

空间愈小心愈踏实

任它风声刮得昏天黑地

世间最险要的关山隘口

都躲藏在颅脑与腑脏之内

很多时候,我们

求之于大得之于小

求之于实得之于虚

没有让探究的眼睛照彻内心

却让膨胀的行囊压弯了脊梁

冰封的湖面

冰封的湖面

一种冷的力量让万物沉寂

激荡活跃的水体失去了流动

所有生动的嘴唇都被禁锢

一些水耐守不住寂寞,开始

在冰下暗自涌动

凛冽的寒风,让固体的水

沉积更多自信

而阳光只是微微一笑

迎春就在岸边亮出了花的骨朵

冰层仍在不断加厚

而所有的人都知道冰面终将消解

一切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一切的改变,又都在

悄悄地进行

立躯体以为旗

我的思想

一些奇怪的念头

一些玄思冥想

一些如云絮一样的情绪

都是从笔下流淌出来的

可是

我的笔很长时间没有启用了

笔头枯涩

在空白的纸张上几乎留不下

明显的墨迹

楷草隶篆

写的是皮囊

传的是风骨

而我的笔端仿佛插入荒漠

记录不下绿洲的生机

是生命日渐衰微

能量正在耗尽

还是心灵打上了锈蚀的枷锁

关闭的门窗遮蔽了温暖的阳光

隐约听到一种神谕

呼吸吐纳

动静有常

放下所能放下的

担当应当担当的

于是,我知道

立躯体以为旗

笔端自有溢出的精血

我只想做一条普通的鱼儿

曲高和寡

高处不勝寒

姑且不去理会这些所谓的借口

心中只默念着风光无限

默念着天堂圣地

默念着峰峦叠翠的祥云缭绕

相信本能与宿命,然后

生命的轨迹会有所改变吗

倘若天空的彩虹垂下一条云梯

你有勇气有能力攀援而上吗

风可以把蒲公英的种子带上高原

洁白的降落伞却不能再度繁衍

河流把高山的沙粒冲入大海

跌跌撞撞一路悲壮却注解平凡

墙角的苦菜花清苦一生

大田里的向日葵热烈一生

苦也过程

香也过程

它们都在阅风品雨

灵魂却各自安居心中

候鸟练就强健的翅膀

留鸟搭建温暖的窝棚

蛰伏的可以冬眠

翱翔的拥有蓝天

而我只想做一条普通的鱼儿

游动在一处不冻的水湾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