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耀宗《牌子问题》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老部长不再是部长了。

因为年龄到线,老部长已改非了,通俗一点说,就是改为非领导职务了。一改非,就成了老部长。

虽然不再是部长,但人们见了他,依然喊他部长。他觉得很受用。

老部长虽然不再是部长,他的办公室还在,“部长办公室”的牌子还挂在上面。

老部长是新部长的恩人,老部长在任时,新部长还是副部长,是部长力排众议,向组织上提议提拔新部长当部长的。

新部长心里念着老部长的这个恩。

老部长对新部长说:“我时不时还要到部里走动走动。”

新部长爽快地说:“您的办公室我给您留着,您什么时候想来就来。”

新部长原以为老部长说的“走动走动”,仅仅是嘴里说说而已。

没想到,像在位时一样,老部长依然每天到部里,准时上下班。

新部长感到心里别扭得很。

新部长的办公室在部机关最里面,老部长的办公室在外面。

所以最让新部长别扭的是,他每天上班必须经过老部长的办公室。起初,出于对老部长的尊重,他每天总是要先到老部长办公室坐一坐,问个好,喝喝茶,说说话。时间一长,他觉得每天都要向老部长“请安”,自己这算什么——不是成了傀儡部长了吗?这要是传出去,不被别人笑掉大牙才怪!

新部长感到老部长太碍手碍脚了。可他怎么说呢?

最让新部长烦心的是两间办公室的牌子:新部长门口是崭新的“部长办公室”牌子,而老部长那块布满灰尘的“部长办公室”木牌依然悬挂在那里。

本来老部长已改非了,门上的“部长办公室”应该摘下来的,办公室主任也向他请示过两次摘牌问题。可新部长是细心人,他着实想了很久,感到左右为难,下不了手:摘下来吧,老部长心里会怎么想?他心里能承受得了吗?

这可就麻烦了。外人来找新部长,十有八九会走错办公室,一看老部长的办公室门口的牌子,往往会一脚踏进去,结果搞错了。

新部长感到伤透了脑筋,不知如何是好。他心里数落着老部长:“别的领导改非后,几乎在单位不见踪迹。你退了就退了,本该好好在家颐养天年享受天伦之乐,享享儿孙福的,可你呢?何必天天还来折腾?烦死人!”

他心里甚至诅咒着老部长:最好得个半身不遂或重病才好呢!

可老部长身体挺硬朗,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

就在这当儿,按上级部署,部机关要成立关心下一代工作办公室,要挂牌。办公室主任向新部长汇报说:“ 这块牌子挂在哪里好?”

新部长眼前一亮:“挂在老部长门口不就是了。”

新部长觉得这事还要征求一下老部长的意见,以免对方心里有想法。于是,他带着办公室主任找到老部長。

老部长满口答应:“没问题,你想挂什么就挂什么,要怎么挂就怎么挂。”

新部长还说:“老领导,关心下一代工作需要您关心支持、把握方向,我想请您担任顾问,您看如何?”

老部长心里乐开了花,哈哈大笑:“好呀,好呀,我这个老朽一定全力支持!”

不久,部机关党组开展“两学一做”活动,要挂牌子。新部长又来到老部长办公室商量牌子的问题。

老部长一听,非常高兴:“还要征求什么意见,挂上去就是了。”

之后,老部长办公室门口又陆陆续续挂上五花八门的牌子:信访办、维稳办、综治办等等。这些牌子给人眼花缭乱的感觉,不要说外人,就连部机关的人都不知道这个办公室该叫什么办公室。

前几天,又要挂个“党员谈心室”,可老部长门口实在无法再挂上去了,怎么办?办公室主任不知怎么办才好,便向老部长讨主意。

老部长左看右看,指着门口那块布满灰尘的“部长办公室”的牌子:“这块牌子还挂在这里干啥?碍眼碍鼻!取下来,‘党员谈心室’的牌子不就能钉上去了吗?”

刚好,新部长从外面回来路过这里,老部长的一番话让他心里压着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