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诗歌我的歌》贾志英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过这样的话:有三种单纯而强烈的激情支配着我的一生:那就是对爱情无法抑制的渴望,对知识永不停止的追求,以及对人类苦难痛彻心扉的怜悯。

小时候,夕阳里的父亲在小院里一边打理架上的花草,一边给我讲红楼梦里的诗词。少女多愁善感的目光,渐渐喜欢上翡翠洋绉裙,藕香的罗帕以及身居两地,情发一心的纯真爱情。初识《红楼梦》便结下了不解之缘。我迷上了唯美的汉字,因为这部书,我喜欢上了诗歌,因为写诗,我的内心世界充满了悲悯的情怀和从容的心境。凭我的情商,做个小官发点小财,应该还能做到,是诗歌神秘的魅力让我无处藏身。放弃了众多可能的幸运,从此,世间少了一位功利者,脂粉堆里妆扮了一位女诗人。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陆游诗歌里的一夜喜雨,吹开多少心事,在春雨中绽放。教会我静听雨打芭蕉,远眺炊烟升起,以及杜鹃的啼唱中,体会游子的思乡之情。深冬的下夜,西窗的月光如练如洗,明月如此圆满,如此皎洁,美得触目惊心。这种美,如彩云易散,琉璃易碎,唯其短暂,才格外鲜艳,格外滋润人的灵魂。心灵的息息相通,在自然中美丽着、绽放着、苏醒着。诗无定势,水无常形。诗歌,是我不离不弃的爱人,需要的时候,总在那里,可以亲吻他乌黑的明眸,抚摸他浓密的小胡子,可以对他说出内心深处的悄悄话,写诗让我蜕变,从女孩儿到女人。成了一个对世界无处不在的美,充满感觉的人。

诗歌是艺术,是宗教,是文学皇冠上的明珠,诗心诗作,如恒河之沙,能穿越时间的攸关,寥若星辰。亲人的骤然离去,家庭的重大变故,把我一个人孤独的遗留在世界上,生活一片狼藉,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生活的苦难响彻云霄,尘世的颠簸动荡,俗日的煎熬与挣扎。断肠人凄寒彻骨,长夜难眠。多情自古伤离别,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流不出的眼泪,哭不尽的悲伤都借助于千里烟波,冷冷的烟花,得以解脱和释然。纵然迷失了自己,也要迈出崭新的一步。

知识只能生存,无用的诗歌才能见證生命的非凡之美,三十年日日如昨,我一直在路上,不曾停歇。诗歌的意义,让我用感情的力量,迫使自己与自然生死相依,共享人间的悲欢。如果没有诗歌,生命的重负何以担当得起,心怎么能承得下,苦难的人生何以安放。

人间存在各种各样的病,所以人类发明了诗歌,动物追求温饱和繁衍,而人类才会追求诗意。我的病无药可医,惟有诗歌聊以敷伤,诗歌与功利无关,与贫富无关,不可学,不可教,只可悟。诗意就像一个顽皮的小精灵,夜深人静时飘然而至,躲在门后,悄悄递上一杯滚滚烫烫的热茶,顿时虚室生香,唇齿留芳,痛苦的眼泪喜乐如花。

2015年6月,我出版了第二部诗歌集,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远行的风景里,发现了我的初心。我不是天才,仅凭这一点点小才情,我反复修改,不断整理自己作品,回望之处才发现,诗歌在修改整理着我的命运和性情里不可屈服的意志。

从小乖巧伶俐,为人着善,小心从事。于是我一直活在别人口舌之下,绯议当中。38岁当决心为自己内心而活的时候,我的人生刚刚开始。不是为了嫁给谁,为谁生孩子,而是为了在更加精彩的大千世界里遇见最好的自己。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世界和心胸更加开阔了,看透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余下的时光里,我将在自己的桃花源里与我的诗歌共度余生。

李清照的词和汤显祖的《牡丹亭》是我的恩师,前者把东方女性在晚风细雨中的高雅憔悴写到了极致,让我的诗歌里有了金石般的坚韧,学会了华丽的转身,自信的解脱和体面的蜕变。后者则让我学会了至情至性,从容而优雅的穿越人生。删繁就简的生活方式。

平时,是小职员,是母亲,是女儿。

写诗的时候,可以着手钏脚铃,栖息在桂花枝头,长裙的流苏叮当作响,眉宇间的甜蜜溢满整个夜晚。 写诗的时候,可以和爱人依偎在满月的 扁舟里,点点渔火拨动浓情蜜语,一梦便不再醒来。写诗的时候,可以奔月可以填海,可以驾祥云越万水千山,携清风细雨撒遍人间河山。写诗的时候,心是醒着的,可以从早春的鸟鸣里一路欢歌,舒展着新鲜的枝叶。

从此山水不相逢,不问旧人长与短,孤独是诗歌最好的朋友,时间是诗歌最好的对手。写作的过程中,诗歌已经给了无数的慰藉、幸福。行走在诗歌里,穿梭其中,我愿意做一回人,做一回骨子里充满诗意的女人,我愿意把自己交付给诗歌。因为我爱这成熟,妩媚,性感,温暖入心,让人高潮迭起,泪如泉涌的汉字。

诗歌是有力量的,如同祈祷。大唐的繁荣以诗取仕,可见一斑。要有一颗怎样细腻明媚的心,才能走进如酥的小雨和早春几近透明的绿,走进韩愈笔下满城柳丝的景色,让人品味魂牵梦萦的春天里真正的意境。江山可移主,经典难再现,正如俄罗斯最有力量的不是普京,而是普希金 ,印度的长河里闪烁 金子般名字的不止是拉甘地,更有放逐在疾风暴雨里那只飞鸟的泰戈尔。

老树着花无丑枝,诗意是我心里的花朵,不管年华怎样老去,心中有春意,每个年华都可以蓬勃新鲜的绽放。诗歌,就像栖息在生命里的精灵。如果没有诗歌,我可能活不下去,因为生命里有了诗歌,让我活的与众不同。

我写诗的时候,整个世界是安详的,万物静默如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