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跃《在时空中旋转(组诗)》

作者:鱼跃 来源:原创

幻想在天空的眼睛

我坐在飞机上

踩着金子的、马蹄的、浪花的云

色彩斑斓的天路

霞光像牡丹

又瞬间变成紫色的玫瑰

整个行进的过程

无非就是从这朵云停在另一朵云上

我坐在比梦还软的云朵上

穿过逆风、顺风、横着的风

后来星星冒出来了

还有月亮的船,都很近

它们柔软地俯就自己

忐忑在安全带上的心

任一片片鸟翼样的云朵匆匆掠过

那蓝色的极光不停地

刺着我幻觉中的眼睛

让我看见过去及将来的一切

不仅仅是豪迈的逆风、顺风、横着的风

以及月亮的船

以及想在云丛种上一片麦田的幻想

听雨

旷日持久的雨

布匹织在初冬的天空

枝头少许的几瓣也被洗刷干净

空留光秃的枝干

雨打湿了它亲吻的巢穴

一只野鸽湿漉漉的眼睛

穿过燃烧的风雨

呼嘯地落在我清冷的窗台

或许是避荒而来

然而它发光的身体

点亮了这阴霾的世界

我的眼帘瞬间跳动起异样的色彩

我聆听冬雨这般的锦上添花

它蹲坐在锃亮的钢条上默默无声

时而摇头探脑地张望我的动静

我小心翼翼地屏住右肺呼吸

不敢惊扰它的存在

雨舌的焰火滴答在时空的分针

打在它的彩色羽衣

它却不屑一顾任时光流逝

我莫名地怀疑起它的样子

它没有唱歌的咽喉和跳舞的双脚

也没有蓬松的长发

仿佛是朵彩色流动的液体

燃烧在天空的水帘

它寂静无声地坐着

我默默地望着它,也望着雨

面纱

我不知道火星是否有火

旧电影的插曲在酒吧,我们未曾看见

也未曾去研究或者分析

一个方阵统一了世界

我想这些暂且不去定论

比如月亮上的一场火

烧掉了嫦娥的花园

赤流中,这些虚幻的信息不停地冒着泡泡

面纱让变形的时间变形的手去揭开

打开落日之前的一盏灯

夕阳,火焰的舌头

在叫喊中的旷野边缘

仿佛他们放飞一只风筝

村庄,柳树

这些形影在柔波荡漾的水中

仿佛在打坐修功

根茎一样,一动不动

我在关注,沉沦中的万物

黑夜就要降临

夕阳的火焰即将消失

连同阴沟里的形影

这些类似的幻觉会去哪里

且如我们需要的,生活的本真

阴暗面中,水或空气

还有栖息的光,交织纵横

这阴阳交合的时分

夕阳的风筝

被黑暗中的绳索牢牢牵住

我努力着,打开落日之前的一盏灯

灰云

一艘云船

在天边,哦,在天边……

一大束灰云做的船

在悠悠地飘

眨眼之间,遮住阳光

偷走了整个白天

偷走了我明亮的幻想

太阳不见了,云船消失了

乘着夜幕,月亮爬上天穹

这从一片片漫卷的灰云里

诞生的鲜嫩的事物,让我的瞳孔再次见证了奇迹

在时光中旋转

我在路上,哦,那条铁轨

飞了起来,时光在旋转

朝前飞奔

时光是什么

看见了,你们也看见了

色彩斑斓的村庄,田野……

我正经过天堂,去更美的地方

我的去路没有阻挡

溪水在潺潺流淌

鸟儿在飞翔,白云在飘荡

我乘着时光的列车绕过联合国

绕过开满鲜花的城市

这一切在我喧嚣的心地

日出日落

陌生的美妙的

这些事物一直陪着我

反复穿行

等待

他们在漆黑的屋子

两个抽烟的人

黑暗的心事

等待往事来点亮的灯火

三十年后的约见

他们毫无防备

村子没有人,没有一柱灯火的村子

他们还在暗地中沉默挣扎

记忆中磨破的伤口仍在淌血

他们不停地划着火柴

认为阳光已在很远的地方

他说我们要老了

有人在欢呼寂寞的村庄

灯,通电了

照亮他们怀着心事的白发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