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菩萨蛮·黄云紫塞三千里》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菩萨蛮

黄云紫塞三千里,女墙西畔啼乌起。落日万山寒,萧萧猎马还。

笳声听不得,入夜空城黑。秋梦不归家,残灯落碎花。

词译

边塞三千里,何处是尽头?

大漠孤城着甲衣,尽是金戈铁马忆。几缕风声萧瑟,数声枯鸦悲啼。日落西归,群山畏寒而呜咽。北风呼啸,战马巡狩亦回营。纵然相思起,无人将把胡笳吹。天已黑,夜已深,空城待人归。欲入梦中寻故乡,却被秋风扰,执笔待把愁思藏。

评析

从此词“秋梦不归家”之句看,可能与上一首词(《菩萨蛮·榛荆满眼山城路》)作于同一时期。

上阕描绘边塞黄昏苍凉的秋色。首二句,“黄云紫塞三千里,女墙西畔啼乌起”。

“黄云紫塞”,指黄河长城一带的西北边塞之地,距京师有数千里之遥。“黄云”出自唐诗人王之涣名句“黄河远上白云间”。“紫塞”,据《古今注》:“秦筑长城土色皆紫,汉塞亦然。”一说雁门草皆紫色,故名。“女墙”,城上墙名女儿墙,词中指代城墙。此二句以如椽之笔写景,不胜开阔,直追盛唐边塞诗。单看之,无丝毫狭小局促、落落寡欢之感,谓词人被边塞特有的秋景深深吸引,亦无不可。接下是“落日万山寒,萧萧猎马还”,豪壮大气不改,初添萧索苍茫之感。上阕四句,连而读之,自是一幅流动的画面:近有城墙西边的“啼乌”,远则是落日与群山,在红红的落日与苍莽的群山的衬托中,又有猎马飞驰而来。词中的景,有声、有色、有动、有静,把边塞景色的特点,完全体现出来了。

下阕是描绘入夜之景和抒发思乡之情。“笳声听不得,入夜空城黑。”“笳声”指胡笳声。塞上本来就多悲凉之意,与词人的远戍之苦、思家之心,融合在一起,而胡笳吹起时,那呜呜的声音,使边地的开阔感和词人的惊异感顿然消失,充溢着的是一片悲凉的情调,词人的心情也随之沉重起来。所以词人说“笳声听不得”,因此整阕词的词情在微微的灰白之后,忽然黯淡起来。而“空城黑”三字,又为词境增加了些许荒漠凄凉之意。这两句在肃杀中寓悲凉,展现出词人已经蓄满的感情,直至引出末二句“秋梦不归家,残灯落碎花”。“秋梦不归家”是抒情,是感叹,道出了深蕴的悲怆孤独的思乡之情。“残灯落碎花”是写眼前实景,诗人“归家”而不得,希冀于梦中,又不能入睡,就只能在“残灯”下独坐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