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性德《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注释】

疏窗:雕有镂空花纹的窗户。被酒:醉酒,酒酣。赌书消得泼茶香:用宋代女词人李清照和丈夫赵明诚故事。李清照曾云,其与丈夫在家乡屏居时常在书房中烹茶赌书:“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金石录后序》)

【评析】

此阕既用李清照和赵明诚赌书泼茶故事,则词旨亦应为悼亡。性德常借赵、李夫妻来自比与卢氏琴瑟相谐的夫妻生活。上片写实景:以眼前所见所感之凄凉秋景为起,最终定格在“沉思往事立残阳”的词人身上。下片转入虚景,揭示词人所沉思的“往事”,即回忆的内容:“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这是铺陈当年词人和妻子在一起对饮酣醉、赌书泼茶的幸福时光。然结句“当时只道是寻常”使幸福时光来不及延续便戛然而止—一切幸福已永远停留在“当时”。此词通过虚实对比、今昔对比、哀乐对比来衬托性德与亡妻婚姻的幸福,以及幸福骤然消逝带给词人的巨大悲痛。一句看似轻描淡写的“当时只道是寻常”,蕴含着词人多少刻骨铭心的相思和追悔莫及的痛苦:原来最平凡的相守才是最幸福的人生,只是当时并不懂得珍惜,只有失去之后才能痛彻心扉地感到当初的拥有是多么珍贵。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