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俊民·闻蔡州破》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李俊民

李俊民(1176-1260)金代文学家‍‌‍‍‌‍‌‍‍‍‌‍‍‌‍‍‍‌‍‍‌‍‍‍‌‍‍‍‍‌‍‌‍‌‍‌‍‍‌‍‍‍‍‍‍‍‍‍‌‍‍‌‍‍‌‍‌‍‌‍。字用章,自号鹤鸣老人‍‌‍‍‌‍‌‍‍‍‌‍‍‌‍‍‍‌‍‍‌‍‍‍‌‍‍‍‍‌‍‌‍‌‍‌‍‍‌‍‍‍‍‍‍‍‍‍‌‍‍‌‍‍‌‍‌‍‌‍。泽州晋城(今属山西)人‍‌‍‍‌‍‌‍‍‍‌‍‍‌‍‍‍‌‍‍‌‍‍‍‌‍‍‍‍‌‍‌‍‌‍‌‍‍‌‍‍‍‍‍‍‍‍‍‌‍‍‌‍‍‌‍‌‍‌‍。

闻蔡州破

不周力摧天柱折,阴山怨彻青冢骨。

方将一掷赌乾坤,谁谓四面无日月?

石马汗滴昭陵血,铜人泪泣秋风客。

君不见,周家美化八百年,遗恨《黍离》诗一篇!

这是一首为金朝灭亡而唱的哀歌。蔡州属金南京路,地处淮水支流汝水上,南与宋接壤。金天兴二年(1233)六月,在蒙古大军的压迫下,金哀宗仓惶出奔蔡州,进行最后的抵抗。同年八月,蒙古与南宋联军攻蔡,金军抵抗三月,城破,哀宗在幽兰轩中自缢而死,金朝自此灭亡。诗人此时正隐居于嵩山,听到蔡州城破的消息,无比悲伤叹惋,写下了这首催人泪下的诗歌。

诗的起句用共工与颛顼争帝的典故,意在说明蒙古大军攻金,使金王朝迅速土崩瓷解,其气势正同共工怒触不周之山一样凶悍,并暗喻蒙古统治者企图称霸天下的野心。第二句用昭君和番的典故,实际上是借忍辱负重,含冤而逝的公主形象,表达了金朝人民共同的怨愤之情。金宣宗贞祜二年三月,当蒙军围困中都之时,宣宗曾将岐国公主献给成吉思汗,从而换得金、蒙讲和。然而,用公主和亲只能换取暂时的安定,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民族争端。尽管公主们的尸骨已抛荒异域,但金、蒙间的战事仍然不断,以至于金朝垒面覆亡。面对如此悲惨的结局,不仅那埋在青冢下的公主们怨愤交加,那千千万万为国捐躯的英灵亦不得瞑目,“怨彻”二字集中概括了亡国后人民的悲愤心情。

三、四两句“方将一掷赌乾坤,谁谓四面无日月”,写金哀宗仓惶出奔蔡州的狼狈处境。哀宗出奔前,曾召白华问计,白华说:“以今日事势,博徒所谓孤注者也。孤注云者,止有背城之战。为今之计当直赴汝州,与之一决,有楚则无汉,有汉则无楚。”(《金史·白华传》)这坚定了哀宗孤注一掷、寻机与蒙军决战的决心。哀宗从汴京出奔后,先往归德,又听说蔡州城坚池深,兵多粮广,于是又迁蔡。哀宗到蔡州后,即派使赴宋借粮,希望与南宋联合抗蒙。他认为:“大元灭国四十,以及西夏;夏亡及于我;我亡必及于宋。唇亡齿寒,自然之理。若与我连和,所以为我者亦为彼也。”(《金史·哀宗纪》)但宋理宗与多数朝臣们认为:“国家之于金虏,盖万世必报之仇。”(《宋史·真德秀传》)于是宋与蒙古达成联合灭金的协议。天兴二年八月,蒙军由塔察儿率领,宋军由孟珙率领,联军攻蔡,蔡州城被围如铁桶,围城中的金哀宗就如日暮途穷的西楚霸王项羽一样,陷入四面楚歌的窘况之中了。

五、六句“石马汗滴昭陵血,铜人泪泣秋风客”,亦是借汉、唐典故写蔡州城玻时的惨状。蔡州粮尽时,金哀宗下令杀厩马五十匹、官马一百五十匹给将士食用,金廷的军马,像唐太宗的“六骏”一样,为金廷洒尽了热血。蒙军入主,将金朝宫室掳掠一空,并强令宫人播迁,这情景如同“铜人辞汉”一般,令人悲伤欲绝。将士们的血,宫人们的泪,和历史上已经覆亡的王朝一样,既悲壮慷慨,又哀苦凄切。

结句“君不见,周家美化八百年,遗恨《黍离》诗一篇”,是作者对金朝灭亡发出的叹惜和哀惋。昔者周王朝推行仁义教化,轰轰烈烈八百年,一朝覆亡,只有一篇《黍离》诗为其哀叹不已;如今阿骨打建立的金王朝,惨淡经营了一百二十年,已臻于汉化,却不幸沦亡作为金朝遗民的诗人,也只有像周朝亡国的大夫一样,为逝去的王朝唱起一曲无尽的挽歌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