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两心同(伫立东风)》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两心同(伫立东风)

伫立东风,断魂南国。花光媚、春醉琼楼,蟾彩迥、夜游香陌。忆当时、酒恋花迷,役损词客。别有眼长腰搦。痛怜深惜。鸳会阻、夕雨凄飞,锦书断、暮云凝碧。想别来、好景良时,也应相忆。

【注释】

《两心同》:此调有三体:仄韵者创自柳永,《乐章集》注大石调;平韵者创自晏几道;三声叶韵者创自杜安世。此词当写于远游之第三年景德二年(1005)春在湖南时。柳永词多写实之作,往往实话实说。从这个角度来看,此词可视作柳永此次南国之行后,对自己在汴京岁月的自我检讨,在柳永与其妻的感情龃龉中,极富史料价值。伫立东风:凝神伫立在春风中。东风,谓春风。断魂:消魂。“花光”句:于词谱,应为“花光媚、春醉琼楼”;于词义,应为“花光媚春醉琼楼”。花光媚春,谓花的光彩使春天变得妩媚。琼楼,玉楼,本谓仙人所居之楼,此为歌楼之美称。蟾彩:谓月光。《后汉书·天文志》刘昭注引张衡《灵宪》:“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姮娥(即嫦娥)窃之以奔月。将往,枚筮之于有黄,有黄占之曰:‘吉,翩翩归妹,独将西行,逢天晦芒,毋惊毋恐,后且大吉。’姮娥遂托身于月,是为蟾蜍。”其后因称月为蟾蜍、银蟾,称月光为蟾光、蟾彩。夜游香陌:谓夜游歌馆。香陌,犹香径,本谓花间小径,此指通往歌馆的小路。“忆当时”句:总括前四句,谓回忆起当时与歌妓厮混的时候。酒恋花迷,即恋酒迷花。花,代指美女,即歌妓。役损:劳损。“别有”句:此句以下写妻子。眼长,疑是“眉长”之误,古人以眉长为美,眼长则丑矣。腰搦,腰肢细而柔弱。搦,满握,满把。鸳会阻:谓与妻子不能相见。“鸳会阻”,别本有作“鸳鸯阻”者。锦书断:谓妻子的书信断绝。锦书,妻子的书信。《回文诗序》:“前秦安南将军窦滔,与宠姬赵阳台之任,而遗其妻苏蕙于家,蕙织锦回文,题诗二百馀首,计八百馀字,纵横反复,皆为文章,名曰璇玑图。”

【评析】

与先景后情的写法不同,此词首二句即谓“断魂南国”,以下全系对所以“断魂南国”的展衍。谓“酒恋花迷,役损词客”,是柳永对混迹于歌妓丛中的坦诚认可,也可视为对往日“帝里疏狂”的检讨。但柳永始终对结发妻未能忘怀,故始有“别有眼长腰搦。痛怜深惜。鸳会阻、夕雨凄飞,锦书断、暮云凝碧”等句。“想别来、好景良时,也应相忆”,又设想妻子思念自己。柳永虽与妻感情出现裂痕而远游,远游在外又反复思念,足见其感情之深。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