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子:野柳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刘锬

看哟!你看:

多盛气!多猖獗!春天的花木:

柏树伸野爪出官墙来;

长春藤披散了短发,泼妇般,

紧抱着粉墙猛撼;

牡丹和芍药,

也都嗔怨少年,

不长留在她们裙边。

唯有你们,唯有你们哟!

衫儿淡淡,姑娘般娴静;

发松松,花结儿没簪;

傍冷落的破庙,依古塔,

默念那睡在断碑上的墓文;

或者立在溪边,

静观那浮在绿荇上的浣女之芳沫,

跟学步的雏鱼,

在细浪上跑。

蓬子

这首诗借描写野外的春柳,抒发了诗人内心忧郁、惆怅的感情。

诗中一开始用“欲抑先扬”的手法,极力描绘春日花木蓬勃生长的景象。“看哟!你看”,诗人的呼喊,把读者的目光引向一片生机盎然、盛气凌人的花木。“多盛气!多猖獗!”既写出了茂盛的柏树,繁密的长春藤以及艳丽的牡丹和芍药,春风得意的神态,也表达了诗人对这些在春天里态度傲然的花木不满之情。

诗中把自然景物人格化,使诗中描绘的形象更为鲜明生动。诗人运用象征性的形象和意境来表达自己复杂微妙的感情。如果说“柏树伸野爪出宫墙来”,是名句“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的化用,那么把长春藤的细枝,比作“披散的短发”,比作“泼妇”,这样的想象大胆新颖,十分贴切精彩。诗人在无生命的景物之中注入了有生命的感情,使描写的景物有声有色,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诗中虽写了春天奋发生长的花木,但对其“盛气”“猖獗”,洋洋得意之态,并不称赞。从“伸野爪”、“披散了短发”、“泼妇般”等形象中,可看出诗人对这些花木的贬抑之情。

诗中第二节赞美野柳。野柳并不象春天里那些顽强地自我表现的柏树、长春藤、牡丹和芍药,她“娴静”,恬淡,虽孤寂而怡然自乐。这是诗人所赞美的,也是诗人所追求的。诗中连用两个“唯有你们”,写出了野柳的与众不同,甘于淡泊,无所企求。“衫儿淡淡”、“发松松”恰切地描绘出野柳的自然而动人的形象。我们仿佛看到一位朴素淡装、未加打扮的少女,她伫立于溪边,含情低首,静观水面上绿色水草间留下的芳香的泡沫,或随小鱼在水面上戏弄着自己的柔枝。诗中以客观优美的环境,衬托出了野柳姑娘般美好的内心世界。然而,诗中也流露出了诗人的朦胧的感伤色彩。“傍冷落的破庙,/依古塔,/默念那睡在断碑上的墓文。“这些充满凄清颓败景物的诗句,表达了作为象征派诗人的颓废情调。对现实社会荒芜景象的描绘,在诗人其他诗中也有出现,如“破塔,/野寺,/都市的遗址”(《秋歌》),乡村“荒落得不堪入目”(《荒村》)。这些诗句,既表达了诗人对黑暗的不平的现实的憎恶,同时也流露出诗人内心绝望的烦闷。

这首诗,在一种新奇而朦胧的意境里,赞叹了一种“孤寂之美”,抒发了诗人感伤叹息的情绪,显示出一种“淡淡的哀愁”。人生充满了孤寂,诗人表现出不平和愤慨。这种思想情绪,与李金发的《弃妇》一脉相通。只是在《弃妇》中表现得更为强烈,更为晦涩。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