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冕《秋夜雨》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秋夜雨

秋夜雨,秋夜雨!马悲草死桑乾路,雁啼木落潇湘浦。

声声唤起故乡情,历历似与幽人语。

初来未信鬼啾唧,坐久忽觉神凄楚。

一时感慨壮心轻,百斛蒲萄为谁举?

山林岂无豪放士?江湖亦有饥寒旅。

凝愁拥鼻不成眠,灯孤焰短寒花吐。

秋夜雨,秋夜雨!今来古往愁无数!

谪仙倦作夜郎行,杜陵苦为茅屋赋。

只今村落屋已无,岂但屋漏无干处!

凋余老稚匍匐走,哭声不出泪如注,

谁人知有此情苦?秋夜雨,秋夜雨!

赤县神州皆斥卤。长蛇封豕恣纵横,

麟凤龟龙失其所。耕夫钓叟意何如?

梦入江南毛发竖。余生听惯本无事,

今乃云何惨情绪?排门四望云墨黑,

纵有空言亦何补?秋夜雨,秋夜雨,

何时住!我愿扫开万里云,日月光明天尺五!

这首诗劈头上来,就是情绪强烈、急切,哪像是隐士的手笔。“秋夜雨,秋夜雨”!短促的节拍、连声的疾呼,直揪紧了人的心,诗人自己,当然也是心潮荡漾。他给人们展示的画面,是光秃秃的秋,是惨瑟瑟的雨,是黑沉沉的夜,哪有什么清高、什么超俗,纯然是活生生的污浊世相。这是怎样的秋天呀:它摧死了百草、摧落了木叶,从北方的桑乾河、到南方的潇湘水,到处是饥马在悲鸣、到处是飞雁在哀啼,可怕的、肃杀的秋。这是怎样的雨声呀:汲汲奔走求索的游子征夫,闻声都顿生了乡思,淫雨分睨已困滞了他们的路途,不归又更何待?再细辨这雨声,乍一听是如此的历历清晰,再一听是如此的恐怖一一似乎是不落在地上,而在与地下的幽人在悄语,初闻时真不信是鬼的交谈,过久了才醒悟是鬼声的啾唧(细碎声),于是平猛然之间,心神凄惶、鼻中酸楚,感慨万千!还提什么少年壮志、遨游天地,原来多年来全是在与鬼为邻!还饮什么葡萄美酒、百斛千斗,原来多年来一直是沉醉在鬼乡!如今猛省过来,真不知这杯酒该为谁举?该自己饮下苦酒?还是奠给鬼叫它远离?游子征夫正动起了乡情,那些还散落在山林的豪杰、还飘流在江湖的旅人,或是还未走上游途,或是饥寒交迫、行走不得,他们闻说游子征夫的失望和省悟,还能有什么进取之心?于是乎,只能满怀凝愁,胸闷鼻塞,夜不成眠。可这又是怎样的夜呀:孤零的残灯、飘忽的残焰,连灯花也只吐出寒气,不带半丝暖意。进取吧,势必与鬼为伴;不进取,可又怎么熬过这可诅咒的秋夜雨!

秋夜雨中的游士、豪士、寒士,说的就是元末那些正直而无前程的士人;秋夜雨中的历历鬼声,正发自元末那些嫉贤害能的鬼蜮之喉:这,大概是很明显的比喻了吧?况且,王冕自己也曾北游大都、险遭迫害、失望而归,所以这番感慨中,大约也有他的切身体会在。不过,“坎康兮贫士失职而志不平,廓落兮羁旅而无友生”(宋玉《九辫》),这还是传统的秋愁,诗人也无意将此作为《秋夜雨》的重头,他把更激越、更猛烈的呼声,传达在再一遍的“秋夜雨,秋夜雨”之中;这已不是揪紧人心的呼声,这是震撼人心的鼓点,敲得更密、传得更广:绵绵不绝的秋夜雨,古往今来已酿成了无数愁;可往古凝起的无数愁,也敌不过这于今为烈的秋夜雨!杜诗圣大呼“床头屋漏无干处”,也不过只是茅屋被秋风破,可如今万村万落连漏雨的破屋也无处存,叫百姓去何处躲避这秋夜雨!李谪仙流放去夜郎,未走到尽头已是倦不堪,可如今这流离失所的百姓,还不知要在秋夜雨下行走到何时!丁壮早已征发尽,只苦了剩下的老弱幼稚:无力赶路,只有在地匍匐挣扎;无力哭泣,只有任凭泪下如注。谁来怜悯?谁来拯救?谁管此情?谁知此苦?哪里有“圣明”的天子?哪里有“贤良”的官府?他们全与这昏黑湿重的秋夜雨作一气,他们就是这害尽苍生的秋夜雨!

贫士的失职,还不是人间的至苦,更苦的还是黎民百姓的生死煎熬;践踏了人类,还不是秋夜雨罪恶的全部,它更可恶的是糟蹋了神州大地。诗人第三次疾呼“秋夜雨,秋夜雨”,更把目光投注到往日的锦绣山河--呀,如今全被恶雨浇注为寸草不生的盐碱地,全成了粗莽的长蛇、硕大的野猪的乐土!它们横冲直撞,恣意作恶;而那些瑞麟、鸣凤,却无处驻留,神龟、蛟龙,却无处藏身。“梦入江南烟水路”,往日曾是何等的令人神往,如今要问起那里的农夫渔翁梦着什么,他们提起来会叫你毛发倒竖、说起来会叫你惨不忍听I富饶的江南尚如此,他处的悲惨更不必言。秋夜雨,这无所不害、无处不灾的秋夜雨!

这是最疯狂的秋夜雨了,这已不是诗人平生听惯的小灾害,而是一个预兆,一个黑暗的时代达到黑暗的顶点,即将引起巨变的预兆了。敏感的诗人,虽然还说不清自己今天为何这么情绪激动、不同寻常,虽然也知道自己书生空谈,未必有补世情,但他毕竟感受到了这个预兆,他在房中徘徊不安,终于忍不住奋力推开房门,仰首四望。虽然天上是乌云密布、墨黑一片,这狞恶的秋夜雨似乎还远远没下到尽头,但毕竟是敏感的诗人,有时代责任感的诗人,他已经能透过秋夜雨的无穷无尽的假象,看到它终将完结的本相,而发出大声的疑问:“秋夜雨,秋夜雨,何时住”?随之,他也已经能喊出一个愿望、一个被事实证明在不远的将来就要实现的愿望,从而用这个光明的未来,取代那黑暗的现实,用这个他精心布置的尾声的灿烂光芒,彻底驱除他极尽形容的前大半幅篇章的丑恶阴影--万里乌云一扫而光,日月高照朗朗乾坤,光明的晴天近在咫尺!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