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叟如珏《一自人亡家破后》佛门禅诗分析与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一自人亡家破后

荆叟如珏[1]

钟山白刃赤身挨,几度曾经被活埋,
一自人亡家破后,了知无位可安排。

《续指月录》卷三页七十六

【白话新唱】

曾经在钟山追随智颖师父参学时
有幸得到师父严格的指导
也曾卡在铜墙铁壁里进退两难
自从家破人亡后
我完全明白了
人的修行境界没有任何位阶可以安立

【分析与鉴赏】

这首诗的前两句以被刀伤、被活埋的形容,比喻开悟的辛苦、艰难,令人印象深刻,也不禁对修行者肃然起敬。在人世的路上,创业维艰;在出世的路上,修道维艰。

“一自人亡家破后”,是悟道的比喻,因为悟道后,发现身心非我所有,无我故!

人们很难想象,当人拥有许多时,包括名利、身体、美色等等,反而快乐不起来,因为命运的风暴随时可能把这一切夺走,所以有失落的恐惧、有前程未卜的担心、有想追求更多的不安全感。可是当我们体认到,即使我们拥有这一切,但本质上我们仍然是一无所有时,真正的快乐反而不求自来。

“了知无位可安排”,在见地上,就像香严智闲所说的“贫无立锥之地”,是彻彻底底的一无所有。在佛学的知识层面上,就与各种果位系统产生关联了。简单地说,从原始佛教的四向四果,到大乘佛教的菩萨十地,这些“头衔”都是假名安立,只是对修行者的身心状况做某些观点的分类,它无法精确、百分之百地表达修行者的真相。如果修行者执著于“我现在已经证得四果阿罗汉了!”或者“我的老师是八地大菩萨吔!”这真是笑话一则。

因为了知无位可安排,所以禅师不认为自己是禅师,不认为自己是人,不认为自己是佛。他不认定自己是什么,只是就单纯地让“是什么就是什么”。

[1]荆叟如珏:六祖下十九世,嗣法于天童智颖。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