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性德《沁园春(瞬息浮生)》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沁园春(瞬息浮生)

丁巳重阳前三日,梦亡妇淡妆素服,执手哽咽,语多不复能记。但临别有云:“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妇素未工诗,不知何以得此也,觉后感赋。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记绣榻闲时,并吹红雨;雕阑曲处,同倚斜阳。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遗容在,只灵飙一转,未许端详。重寻碧落茫茫。料短发、朝来定有霜。便人间天上,尘缘未断;春花秋叶,触绪还伤。欲结绸缪,翻惊摇落,两处鸳鸯各自凉。真无奈,把声声檐雨,谱出回肠。

【注释】

《沁园春》:又名《寿星明》,一百十四字,前片四平韵,后片五平韵。丁巳:康熙十六年(1677),性德二十三岁,妻卢氏卒于是年五月三十日。

红雨:落花。灵飙:灵风,阴风。此谓亡妻在梦中随风消逝。碧落:天上,与黄泉相对。绸缪:深情,情意殷切。摇落:凋残、零落。

回肠:悲痛情思。

【评析】

此亦悼亡词。词序云“梦亡妇”,词中亦铺陈了梦境中与亡妻相会的温馨:“绣榻闲时,并吹红雨;雕阑曲处,同倚斜阳。”在日常的工作完成之后,他和妻子常常安静地依偎在一起,一起看黄昏的夕阳,一起怜惜春天的落花,享受着新婚燕尔的甜蜜。然梦境中呈现出记忆中与妻子相守的幸福,只是为了衬托出午夜梦回时独守空房的凄凉肠断:“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此词可与弥尔顿的《梦亡妻》参照阅读:“……然而她正俯身拥抱我,我苏醒,她飞了,白天又带我回漆黑一片。”正与性德“遗容在,只灵飙一转,未许端详”异曲同工,其情痴绝,凄音婉转,令人黯然神伤。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