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德藻《次韵傅惟肖》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竹根蟋蟀太多事,唤得秋来篱落间。
又过暑天如许久,未偿诗债若为颜。
肝肠与世苦相反,岩壑嗔人不早还。
八月放船飞样去,芦花丛外数青山。
----萧德藻

傅惟肖曾知清江县(今属江西),是一个颇能同情民生疾苦的良吏。他许是诗人的朋友吧,然其诗不传。萧德藻这首次韵诗,抒发了他亟想退隐的情怀。

前两联写他落寞潦倒的心情。首联怪蟋蟀。蟋蟀在地下活动,啮食植物根部,诗人房舍周围的篱笆(篱落)是竹子编成的,故云“竹根蟋蟀”。又晋崔豹《古今注》云:“蟋蟀,一名吟蛩。秋初生,得寒则鸣。”诗人独处室内,感到分外寂静、冷清,又在百无聊赖之中,听到了蟋蟀的鸣声。蟋蟀鸣声虽细,可在情绪本已不佳的诗人听来,觉得十分聒耳,况且那蟋蟀又是伴随着萧瑟之秋而来的,因此,诗人不由得责怪起蟋蟀来,怪它“太多事”了:“唤得秋来篱落间。”这未免有点错怪了蟋蟀,原本是它随秋而生,可诗人却怪它将秋唤来。因为其时诗人情怀既恶,也就管不得蟋蟀的蒙受不白之冤了。次联转而怨自己。恼人的秋天既已来了,诗人意识到这点时,心头又一惊:“又过暑天如许久”,不禁暗暗埋怨自己: 计划要写的那些诗,至今都还不曾动笔——“未偿诗债”,真是难以为情啊!

由埋怨自己的“未偿诗债”,又进而埋怨自己的不早归山林(但话却是从反面说起),因而在三联中倾诉自己所怀未伸。先明言:“肝肠与世苦相反”,世人肝肠,便是热衷仕进,看重名利,自己则与之相反,自甘淡泊,不求名利,不慕富贵,而唯有隐逸山林方是志趣所在。“苦”,含有此乃秉性所致,便是自己亦无可奈何之意。其时诗人也许正官乌程(属今浙江)令,因此接着便道,至今尚混迹官场(想当有原因),不能如愿归隐山林,所以便是连那岩壑也在嗔怪我何以不早还了。“还”,含有自己原是山林中人、而却流寓在外未归之意。

既想“还”而未能“还”,末联便生出幻想: 就在这八月之中,我当能似陶靖节那样解职而归,可以放船像箭一样飞去,在芦花丛外,看到了青山座座,我就愿终老在这其中任何一座深山之中。末两句写出了诗人犹如网中之鱼忽得解脱,自由自在游回大海时的那种快感。这一联的虚写妙在逼真,仿佛实有其事。不过,后来诗人果如所愿,卜居在乌程的屏山。

这首诗虽然透露出了诗人的内心苦闷,但由于他笔致活泼,好以拟人化的手法从反面写来,如“蟋蟀唤秋”、“岩壑嗔人”,故给作品带来了幽默感,而冲淡了其中苦涩的况味。艺术上,虽字字锻炼,却又能不露斧凿之痕,好像是“满心而发,肆口而成”,于此可见诗人深厚的艺术功力。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