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杜甫·奉先刘少府新画山水障歌》的思想感情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古诗《杜甫·奉先刘少府新画山水障歌》的思想感情

堂上不合生枫树,怪底江山起烟雾②。

闻君扫却赤县图,乘兴遣画沧洲趣③。

画师亦无数,好手不可遇。

对此融心神,知君重毫素④。

岂但祁岳与郑虔,笔迹远过杨契丹⑤。

得非玄圃裂,无乃潇湘翻⑥。

悄然坐我天姥下,耳边已似闻清猿⑦。

反思前夜风雨急,乃是蒲城鬼神入⑧。

元气淋漓障犹湿,真宰上诉天应泣⑨。

野亭春还杂花远,渔翁暝踏孤舟立⑩。

沧浪水深青溟阔,欹岸侧岛秋毫末[11]。

不见湘妃鼓瑟时,至今斑竹临江活[12]。

刘侯天机精,爱画入骨髓[13]。

自有两儿郎,挥洒亦莫比[14]。

大儿聪明到[15],能添老树巅崖里。

小儿心孔开,貌得山僧及童子[16]。

若耶溪,云门寺[17]。

吾独胡为在泥滓?青鞋布袜从此始[18]。

【注释】

①《文苑英华》卷三三九载此诗,题作《新画山水障歌》,题下注云:“奉先尉刘单宅作。”刘少府即刘单。少府是唐人对县尉的尊称。奉先,今陕西蒲城。山水障,即画有山水的屏障。②二句以惊讶之语赞扬画中景物的逼真,将画作真,奇语惊人。不合,不该。底,什么,为什么。③君,指刘单。扫却,画成。扫,有一挥而就的意思。赤县,唐时京都所辖的县称赤县,此指奉先县。沧洲,滨水之地,古时常用以称隐士居住的地方。沧洲趣,隐逸的情趣。二句谓刘单刚画完了描绘奉先县的《赤县图》,又乘兴画出了这幅充满隐逸情趣的山水障子。④此,指山水障。融心神,全副身心都用进画里,即呕心沥血作画。君,指刘单。重毫素,重视绘画,酷爱绘画。毫素,毛笔和素绢,都是用来绘画的。二句意谓,从刘单呕心沥血画山水障子来看,可知他是酷爱绘画艺术的。⑤祁岳,与杜甫同时的著名画家。郑虔,杜甫好友,善画山水。杨契丹,隋朝名画家。笔迹,指绘画技法。二句谓刘画水平超过了杨契丹、祁岳和郑虔等著名画家。⑥“得非”与“无乃”互文,都有莫不是意。玄圃,一作“县圃”。传说为昆仑山巅名,乃仙人所居之处。潇湘,指湖南的潇水、湘江,潇水在零陵县入湘江,合称“潇湘”。⑦悄然,不知不觉貌。天姥,山名,在今浙江嵊州东、天台县西北。杜甫早年游吴越时曾到此,《壮游》诗有“归帆拂天姥”之句,可证。清猿,猿的叫声凄清。二句是说看了画中境界,不禁使自己仿佛回到早年游过的天姥山,又听到了猿猴凄清的叫声。⑧反思,回想。蒲城,即奉先县旧名。开元四年,以奉祀睿宗桥陵,改名奉先。⑨元气,生成天地万物的原始之气。淋漓,沾湿貌,酣畅貌。真宰,造物主,古时假想的宇宙主宰者。因画新成,墨迹未干,故曰“湿”;因湿联想到“元气淋漓”;又联想到女娲补天的神话传说,故有“天应泣”之语。想象奇瑰,运笔之妙全在一个“新”字。以上八句,皆从虚处传神,极赞画之巧夺天工,直可惊天地,泣鬼神。⑩“野亭”以下六句,乃写画中实景。春还,春气回还。暝,暮色苍茫。[11]沧浪,水青苍色。青溟,大海。欹(qī)、侧,都有倾斜意。秋毫末,指所画景物细微逼真。秋毫,鸟兽在秋天新生的细毛。比喻极细微之物。[12]不见,犹云岂不见。湘妃,传说中舜的两个妃子娥皇、女英。舜南巡死于苍梧之野,二妃思念他,投湘水而死,成为湘水女神,亦称湘灵。斑竹,一种有斑纹的竹子,又叫“湘妃竹”。传说舜死,二妃痛哭,泪洒竹上而成斑,故名“斑竹”。二句谓湘妃已死,而江边斑竹犹活。[13]“刘侯”以下八句,赞刘单及其二子。刘侯,指刘单。天机精,天才绝顶。入骨髓,是说酷爱作画。[14]挥洒,指挥洒笔墨作画。亦莫比,也无人可比。[15]聪明到,犹言绝顶聪明。[16]心孔开,心窍机灵。貌,描画,描摹。[17]若耶溪,在今浙江绍兴市东南,发源若耶山,今名平水江。云门寺,在今绍兴市南云门山上。杜甫青年游吴越时曾到此。[18]胡为,为什么。泥滓,泥垢,比喻俗世。青鞋布袜,隐者所服。二句言自己为刘单所画胜景吸引,不禁心驰神往,忽动出世之想。

【评析】

天宝十三载(754)在奉先作。这是一首题画诗,先以惊人的起句叙起屏障山水,即所谓“沧洲趣”。次赞其笔意超绝,并以“悬圃裂”、“潇湘翻”,形容其迹侔仙界,以“风雨急”、“鬼神入”,形容其巧夺天工。接着摹写山水中景物,亭花、岸岛属山,渔舟、沧溟属水,斑竹临江兼映山水。最后见画而思托身世外。可谓层层紧扣诗题“山水”,笔笔绾合诗意“沧洲趣”,以画法为诗法,以诗境写画境,刻画入微,逼真传神,天机盎然,生动有趣,富有生活气息,使人读来如身临其境。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