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玭[pin频]家诫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魏晋以降,世家大族与寒门庶族的名分之争愈演愈烈,导致了尊门第重家世的门第观念和注重门第家教的风气。门第家教的一个共同特点是希望通过严诫子孙后代使子承父业,永保其家族既得的身份与地位。至唐代此风更有甚之,唐末名相柳公绰家族的家教就很有代表性。

柳公绰官升宰相后其家族地位由寒门庶族上升到世家大族。他为了使其家族子孙后继有人,很注重门第教育。他不惜重金延师教导子孙,期待柳氏后人通过科举入仕,世代为官。他的孙子柳玭,受惠于家教有方,年轻时以明经考试选为秘书正宗,后因书判出类拔萃,升任左仆射。

柳玭受祖父影响,极重视家教,在当时亦因其家学隆盛而名噪于世。他的家教办法主要是通过撰著家训的方式,综合柳家数世以来严束子女的家规家法,用以教诫子孙后代避骄奢,戒淫佚,树家风。

在诫子书中,柳玭把德行教养放在首位。他说:“余家本以学识礼法称于士林,比见诸家于吉凶礼制有疑者,多取正焉。丧乱以来,门祚衰落,基构之重,属于后生。夫行道之人,德行文学为根株,正直刚毅为柯叶。有根无叶,或可俟时;有叶无根,膏雨所不能活也。至于孝慈、友悌、忠信、笃行,乃食之醯〔xi西〕酱,可一日无哉?”(《新唐书·柳公绰传》附《柳玭传》)

把德行文学视作立家的根本,这是对士林之家性质的正确认识和把握。因此,读书人要由科举入仕,必须要修养德性,首先要成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同时要有扎实的学问。他指出,大凡名门世族,都是由先祖遵循礼教,以德行卓立于世,并且以悬梁刺股的勤学精神与毅力,积德进学才立下基业,然后立于世族之林。出身于高门世家后代,之所以往往使家族先辈创立的基业毁于一旦,主要是子孙贪图祖先的殊荣,放弃自己的努力,德行不修,学业荒嬉,久而久之养成骄傲、奢侈、荒淫、游佚的不良习性,到了这步田地,没有不毁家丧业的。

在诫子书中,柳玭总结了古今的世族兴衰存亡的经验教训,列举了许多注重德行文学家教的成功例子,阐述德教的重要性。指出:号称四大名族之一的崔氏家族,之所以与其他同时并立于世的大族不能比拟,其家族上百年兴盛不衰,是因为他们世代注重以孝悌为本,以孝悌家教作为传家法宝。崔琯〔guan管〕的曾祖母年高无齿,饮食困难,崔琯的祖母竭尽孝心,亲自下厨为老人做饭,使她几十年不吃成粒的饮食。尚书裴宽子孙兴旺,家族发达,为当世名门,其传家之宝乃是以忠信教训子孙后代,形成以忠信为本的门风。裴宽的先人在武则天朝与宰相魏玄同约为儿女亲家,还未及成婚,魏玄同被罗织罪名入了大狱,其家人被流放岭南,地位一落千丈。在这种情况下,裴宽的先人以信为做人之本,不仅没毁婚约,反而在魏家落难时冒着危险隆重迎娶魏家之亲。诸如此类,柳玭一一列举,认为每个家族都要有自己的立家守业之本,家教要严约子孙严守家规家法,只有这样才能长盛不衰。

柳玭在诫子书中指出,家庭或家族都是由个人组成的,每个人都要为家庭或家族的兴盛加强自我的德行修养。由此他强调了柳氏家族子孙立己处世原则。这就是一个人要立己,必须做到以孝悌为基,以谦恭为本,以礼让为务,以勤俭为法。只有坚守这四个原则,才能克奢侈,远祸患,使家世门第之福源远流长。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